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八十章 袍泽情义!
“进达、知节、药师、敬德,你们怎么都来了?”
  
  第二日午后,刚到未时,牛进达、程咬金、李靖、尉迟敬德四位军方大佬,联袂而至秦府,可把秦琼吓了一跳。
  
  “哈哈,二哥,我们这不是听说小轩要给你输血治病吗,就想着过来观摩观摩!”
  
  程咬金开心地笑道,这里面就数他与秦琼的感情最深,全都是过命的交情,一想到自己好兄弟的病有希望了,程咬金心里比杀了几百个敌人还要痛快。
  
  “正是如此,夺血救人这种奇闻异事,老夫之前也是闻所未闻,今日来长长见识,看这方法日后能不能在军中推行,还请叔宝不要怪靖不请自来啊!”
  
  李靖矜持地捋须笑道。
  
  秦琼摆手道:“药师说这话就见外了,都快进屋坐,管家,上茶!”
  
  ……………
  
  一行人在秦琼的招呼下来到前厅坐定,自有丫鬟仆役过来奉茶,秦夫人也知道今日李泽轩要过来为丈夫治病,因此也在前厅等候。
  
  尉迟恭抿了一口茶,看向秦琼问道:“叔宝,你的气色看起来比往常好多了啊,现在还能上马一战乎?”
  
  相比半个月前,秦叔宝的气色的确好了很多,最起码看上去更像一个健康的正常人了。
  
  秦琼摆了摆手,笑道:“敬德说笑了,秦某现在虽然能行动自如,可若是上马作战,怕是有些力有未逮,比不得敬德、知节你们孔武有力!”
  
  牛进达安慰道:“叔宝戎马一生,能安安康康地就很好,如今我大唐很快就四海升平,叔宝尽管在家享清福,不也是人生一桩美事!”
  
  程咬金也拍着胸脯道:“对对对,打仗有俺老程就行了,二哥你可不许跟俺抢!”
  
  秦琼摇了摇头,看向北方,叹息道:“北方突厥未灭,老夫如何能在家安心养老!”
  
  李靖凝眉胆:“叔宝也不必过于忧心,突厥也不是铁板一块,去年是他们趁我大唐内部空虚,才能兵至渭水,我大唐只要整军备战两年,肯定不怕他突厥狼骑。”
  
  “老爷,孙道长和李县男来了!”
  
  这时一个家丁,进来拱手道。
  
  秦琼站起身子,激动道:“快请快请!”
  
  片刻后,李泽轩和孙思邈一起走了进来,孙思邈身后,还跟着胡竟然。
  
  李泽轩在门口也问过小姑娘了,胡汉云和胡果然都治好了,已经回家了,他们之前本来还想去李家给李泽轩磕头谢恩的,奈何李泽轩当时在国子监上课,便作罢了。
  
  屋内几人跟孙思邈见完礼后,程咬金直接开始数落起李泽轩:
  
  “好小子,让我们这么多长辈等你一个人,你小子这是架子越来越大了啊!”
  
  李泽轩连连拱手告罪:“各位伯伯恕罪,小子因为要准备一些东西,这才来迟,是小子考虑不周。”
  
  李靖捋须笑道:“知节就不要吓唬小孩子了,只要能治好叔宝的病,我们几个老家伙等一会儿又有何妨?”
  
  李泽轩看了李靖一眼,疑惑地拱手道:“敢问这位伯伯是?”
  
  在他想来,能坐在这儿跟程咬金、秦琼谈笑风生的人,肯定也是个大佬,这才出言问道。
  
  牛进达指着李泽轩笑道:“哈哈,你小子竟然连大名鼎鼎的李药师都不认识!”
  
  李泽轩吃了一惊,没想到自己碰上了这么一个吊炸天的牛人啊,他连忙行了一礼,说道:“原来是我大唐军神,小子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李将军勿怪!”
  
  李靖脸色微微一变,摆手强笑道:“什么军神不军神的,小娃娃莫要胡说,你也可以向称呼知节、叔宝一样,叫老夫一声伯伯。”
  
  李泽轩连忙又叫了一声“李伯伯”,李靖说道:“小轩你快去为叔宝治病吧,老夫今日只是来看个热闹,你莫要在老夫这里耽搁时间。”
  
  李泽轩连忙拱手称是。
  
  这个时候,孙思邈已经为秦琼诊起脉了,李泽轩立在一旁,等待诊脉结果,期间用眼神给秦夫人打了一个招呼,秦夫人对他投了一个善意的微笑。
  
  半刻钟后,孙思邈站起身,对众人说叹息道:“秦将军体内的暗伤已经渐渐好转,只是早年损失的气血,并没有补回来,这么久,补回来的怕是不到一成,秦将军已近中年,不如年轻人一般气血旺盛,怕是仅仅通过药石之力,很难弥补回所有损失的气血。”
  
  众人均是面色一暗,忍不住有些失望。
  
  孙思邈看向李泽轩,继续说道:“那接下来,就试试小轩你的夺血续命之术吧!”
  
  程咬金附和道:“对对对,小轩,快抽血吧,你看俺老程的血合不合适!”
  
  “李爵爷,您也看看小人的血合不合适?”
  
  这时侍候在旁边的秦府管家上前躬身恳求道。
  
  “李爵爷,请您看看我等的血合不合适!”
  
  屋外突然传来一阵近百人的齐声大吼。
  
  秦琼等人大惊失色,连忙走到门口,就见秦府近百家将整整齐齐排成了十列队伍,所有人双手抱拳,单膝跪地,这是标准的军中礼仪。
  
  原来李泽轩今日要来为秦琼输血治病的消息,在秦府下人之中早已传出,相应地,李泽轩上次所说的那一套夺血治病的理论,他们也都已经知晓了。
  
  家主有难,他们这些做家将的怎能不出一番力,并且他们之中绝大多数人,早年都曾伴随秦琼左右,征战四方,后来由于征战过程中,身上留下残疾,秦琼看他们有些人,孤苦无依,这才收为家将,这么多年,一直供养着。因此他们对于秦琼的感情,比任何人都要深。更何况根据李泽轩所说,抽一点血又不会死人,那还有什么好怕的?
  
  秦琼此刻,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战场,身前这些全都是可以为他赴死的袍泽兄弟,他此时,有些忍不住热泪盈眶。
  
  “庄七,你带他们会在这儿,是想做什么?还不都给我回去!”
  
  “家主,我庄七今日所为,全是自愿,当年若是没有家主,我庄七早就饿死在路边,如今家主有难,莫说只是抽我老庄一点血,就是要了俺老庄的命,俺也愿意!”
  
  为首的庄七,冲秦琼抱拳,大声说道。
  
  “对,家主,我们全是自愿的!”
  
  “我们都是自愿的!”
  
  “李爵爷,你抽我的血吧,我的血最多!”
  
  ………
  
  后面其他家将,听到庄七满含神情的话,纷纷出声吼道。一时之间,秦府前院,吼声涛天,气势如洪!
  
  李泽轩也被这战场兄弟情义感动到了,正要站出去劝一劝秦琼,就听门外传来一声气势豪迈的大笑:
  
  “哈哈,都说战场男儿重情义,秦府家将,果然个个都是顶天立地、重情重义的好儿郎!”
  
  …………
  
  (求正版订阅支持,作者要吐血啦!)
  
  谢谢N男子不稳重的打赏!谢谢书友们的推荐票,投票票的最帅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