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八十一章 大佬云集,见证奇迹!

  随着这声豪爽的大笑,李二一身明黄色的常服,大步流星地走了进来。
  
  所有人大惊,全部拜倒道:“参见陛下!”
  
  李二挥了挥手,哈哈笑道:“都平身,哈哈,叔宝,朕听青雀说,李泽轩今日午后要给你输血治病,特来一观,叔宝不会介意朕这个不速之客吧!”
  
  秦琼躬身道:“老臣岂敢!”
  
  李二能亲自过来看他,秦琼心里既欣慰又开心,去年玄武门之变他孤身事外,只是不想参与这场弑兄夺位、兄弟相残的人间惨剧,与他的立场并没有关系,他始终是站在李二这一边的。
  
  可是从玄武门之变后各大臣的封赏来看,所有人都认为秦琼失了圣宠,不会再受重用,平常也就只有程咬金、牛进达这样的曾经战场兄弟愿意来秦府走动。如今李二亲自出宫,看望秦琼,某种程度上,也算是让一些谣言不攻自破,秦琼虽然不在意这些浮名,但李二亲自来看他,他还是心里挺开心的。
  
  “哈哈,都别愣着,你们继续,可别因为朕,耽误了叔宝的治病。”
  
  李二并没有喧宾夺主,催促着大家该干嘛干嘛!
  
  李泽轩看了看,上前跟秦琼说道:“秦伯伯,既然这些好汉愿意为您献血,不如咱们就先开始验血吧?小子之前说过,抽取少量的血,对人体不仅没有害处,反而有益,这点小子愿意用性命担保!”
  
  秦琼拍了拍李泽轩的肩膀,说了一句“老夫信你!”然后他看向眼前的家将队伍,高声道:“你们都起来,今日是老夫欠你们一个恩情!”
  
  庄七站起了身子,咧嘴笑道:“家主言重了!”
  
  李泽轩让他们十人一排地站着,其实根本用不了这么多人,他打算一旦找到合适的血型后,就让其他人离开了。
  
  他先用瓷瓶取了十个人的血,分别在瓶子上贴好名字。然后拿回去分别与秦琼的血,做血型试验,片刻后便出了结果。
  
  “秦伯伯,庄七和梅温化的血型跟您相同,可以用他们的血。”
  
  李二等人在一旁看的啧啧称奇,并没有出声打断。院子里,庄七听到李泽轩的话,顿时就得意地咧嘴大笑道:
  
  “哈哈,没文化,这次你就别跟俺老庄抢了,李爵爷您用我一个人的血就成,没文化身体不如俺老庄壮实!”
  
  第一排一个瘸腿的老兵顿时就不乐意了,他大骂道:“庄老七,你特娘的这是瞧不起俺们老兵啊,你不服气就出来陪俺大战一场!”
  
  秦琼忍不住呵斥道:“都住嘴,不可在陛下面前失礼。”
  
  顿时俩人就安静老实下来了。
  
  李二摆了摆手,表示不在意,他早年混迹军中,对于军队里这种打打闹闹早已司空见惯。
  
  李泽轩和孙思邈对视一眼,上前道:“秦伯伯,就用庄七的吧,您可以让其他人散了!”
  
  梅温化年龄的确有些大了,他自己的造血能力都有些不足,要是再给秦琼输血,怕是要玩完啊。
  
  秦琼点了点头,喊道:“庄七出列,其余人散了吧。”
  
  “家主!”
  
  梅温化还想再争取一下,结果被秦琼一个眼神给瞪了回去。
  
  …………
  
  众人来到一间卧房,孙思邈上前为庄七号了一下脉,看他的身体是否健康,有无病史,这个是李泽轩来的时候专门跟他说的,可不能让秦琼输血后,又被感染,生了其他病。
  
  庄七乖乖地被检查,神色间并没有透露出任何不耐烦,片刻后,孙思邈冲李泽轩点了点头。
  
  李泽轩指挥着庄七,让他躺在床上,并让人拿来蒲垫,让秦琼躺在地上。这怪异的安排可把庄七吓了一跳,他连忙站起来表示他要躺地上,让秦琼躺在床上。
  
  李泽轩没好气地拍了他一巴掌,要真那么躺,那到最后,到底是谁给谁输血呀!
  
  二人就位后,李泽轩让他们撸起袖子,他拿起“棉签”,其实这是细棍的前端,绑了一团蒸煮过的粗布,这年头棉花还只是一种稀有的观赏性花卉,并没有普及为农作物,李泽轩一时半会没有找到棉花,只能这样弄了。
  
  他用“棉签”,蘸上酒精,涂抹在二人的胳膊上,顿时一股异常浓烈的酒味弥漫开来,程咬金使劲地抽了抽着鼻子,馋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心中暗道:这小子不厚道呀,有这么好的东西竟然还藏着掖着。
  
  李二虽然喜欢喝酒,但是他更在意的是李泽轩此举的用意何在,他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眉头不由深深地皱了起来。
  
  孙思邈没什么顾忌,他直接问了出来,“小轩,你在他们手臂上涂抹烈酒是何意?”
  
  李泽轩一边忙,一边回道:“这是在消毒呢,人的皮肤表面会有一些肉眼看不见的小虫子,这烈酒能杀死它,其实军阵中,有人受伤,最后伤口感染化脓,就是因为这种被空气中一些这样的小虫子感染的。”
  
  孙思邈虽然不知道什么叫做空气,但大致意思他还是听明白了,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李靖眼睛一亮,忍不住问道:“那此种烈酒用于军阵,是不是可以极大地减少受伤将士的死亡?”
  
  李泽轩点了点头,说道:“理论上是可以的。”
  
  李靖神情激动地看向李二,李二冲他点了点头,示意先看完秦琼的病再说。
  
  消毒完毕,李泽轩在庄七的胳膊上找到血管,看着那有些粗大的针头,他咬了咬牙,狠狠地扎了进去,庄七身子明显一颤,但并没有痛的大呼小叫。李泽轩等待针管内的空气排尽,将另一头的针尖,也插进了秦琼的胳膊。血液因为高低势差的缘故,缓缓地顺着针管,流进了秦琼的体内。
  
  屋内众人都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盯着那流动着血液的针管,见证着人类史上第一次输血案例。
  
  渐渐地,秦琼一脸惬意地进入了梦乡,李泽轩盯着桌子上的沙漏,过了一会,他冲孙思邈点了点头,二人上前取掉他们手臂上的针头,用蘸着酒精的棉签按压住伤口。然后李泽轩起身开始收拾工具。
  
  秦琼胳膊上的伤口当然是秦夫人上前帮忙按着,至于庄七,这货跟没事儿人似的,按了一会儿就将棉签扔了,倒是用鼻子在胳膊上嗅了好一会儿,还一边嘀咕道:“好酒!”
  
  屋内几个老将,轻轻地将秦琼抬到床上,就见他呼吸均匀,睡的很沉,并没有被外面的动静吵醒,秦夫人站在一旁,高兴地不停抹眼泪。孙思邈上前又重新为秦琼诊了脉,没一会儿,他面带微笑地冲秦夫人点了点头。
  
  这地方明显不是说话的地方了,秦夫人反应过来后,一脸歉意地招呼着李二等人去前厅用茶,李泽轩收拾完东西就想溜,却被尉迟敬德老鹰抓小鸡似的一把提了起来,带到了前厅。
  
  …………
  
  谢谢梧桐的打赏,谢谢18370的月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