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八十三章 该死的小明!
秦夫人听到程咬金的混账话,有些好气地横了他一眼。
  
  程咬金平时经常跟秦琼勾肩搭背、有说有笑,但是对这个嫂子还是有几分敬畏之心的。感受到秦夫人明显略带愤怒的目光,程咬金讪讪地嘿嘿干笑两声,然后颇为自觉地拿开了放在李泽轩肩膀上的左手,回到了座位上。
  
  秦夫人满意地笑了笑,看向李泽轩,一脸慈爱地说道:
  
  “你跟雨惜,一个是婶婶的侄子,长的算是一表人才,另一个是老身的义女,长的也是天生丽质、闭月羞花,端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你俩能在一起,婶婶是打心底里开心,雨惜这丫头啊,他娘去的早,也是个可怜的孩子,我们秦家如今也算是她的半个娘家,老身对她可是疼爱的紧,日后你可不能欺负那丫头,不然老身可不饶你!。”
  
  汗,李泽轩这才想起,从某种角度上说,秦夫人也算是他半个丈母娘了,他连忙拱手保证道:“婶婶放心,我和雨惜真心相爱,成亲之后,只会疼她爱她,怎敢欺负她?”
  
  秦夫人闻言,眉开眼笑道:“呵呵,这才是好孩子!”
  
  ……………
  
  抹着满额头的汗,李泽轩从秦家终于出来了,这秦夫人虽然只是半个丈母娘,但也不是好应付的呀,李泽轩听她唠叨的耳朵都快起茧了,还是程咬金走的时候,捎了他一把,这才能走出秦家。
  
  “嘿嘿,你小子这次可得怎么感谢俺老程?”
  
  街道上,程咬金拍着李泽轩朗声笑道。
  
  李泽轩想了想,说道:“这回是得好好感谢程伯伯,不然陛下要的六百升烈酒,我们酒坊最起码要赔进去一千贯。”
  
  “哈哈,那当然,小子你这次成亲,可得请老夫痛饮一番,就用你今天给叔宝消毒的那种烈酒!”
  
  程咬金得意洋洋地笑道,能跟李二对着刚正面,整个大唐也就那么几个人。
  
  李泽轩听到程咬金的话,差点给跪了,大佬,医用酒精你也敢喝的嘛?你这是嫌命太长了呀!
  
  “呃,程伯伯,这消毒用的烈酒可千万不能喝,回头您也得和陛下说一声,严令军中将士不许喝消毒烈酒,这东西能喝死人的!”
  
  李泽轩郑重地说道,他现在才醒悟过来,刚刚忘了跟李二交待这事儿了,军中好汉大多都好酒,难保不会有酒鬼打这医用酒精的主意啊,到时候这人没死在战场上,反而死于酒精中毒,那他李泽轩的罪孽可就大了去了。
  
  程咬金听他说的这么严重,也收起了笑脸,问道:“此言当真?”
  
  “千真万确!”
  
  “好,老夫信你,你的担心也不无道理,明日老夫就给陛下上书言明此事。”
  
  李泽轩舒了一口气,拱手道:“有劳程伯伯!”
  
  …………
  
  李府西院。
  
  “小兮,快过来。”
  
  李泽轩看见小兮,拿着一匹布,好像要去前院,连忙喊道。
  
  “少爷,什么事?”
  
  由于是在室外,小兮并不担心李泽轩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什么禽兽举动,于是快步过来问道。
  
  “小兮,上午我娘去道观合八字,那道士怎么说?”
  
  虽然有正当理由,但是作弊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李泽轩小声地问道。
  
  小兮展颜一笑,答道:“少爷,原来您还在担心这事呢!您放心,小兮上午趁老夫人没注意,偷偷给那道士塞了两百文,后来那道士对老夫人说,少爷和少夫人是天作之合,少夫人有旺夫相,娶回来定会让少爷步步高升,让李家子孙满堂!可把老夫人高兴坏了,老夫人回来的时候还说,明天就去韩家纳吉,再过几日就纳征,后面就定个黄道吉日,少爷就能正式成亲了!”
  
  “呀!太好了,小兮你做的不错,等少爷我成亲了,大大的有赏!哈哈!”
  
  李泽轩强忍住将小兮抱起来转两圈的冲动,只能激动地在原地拍手笑道。
  
  ……………
  
  “小轩,这个小明是谁?哥哥我非得去揍死这个龟儿子!”
  
  第二日上午,李泽轩刚给大家上完课,正收拾完东西,出门准备回家吃饭,程处默从后面追了上来,满脸愤恨地问道。
  
  李泽轩被问了个莫名其妙,他疑惑道:“咋了?”
  
  “呸,这瓜娃子端是可恶,你看他一会在水池里倒水,一会儿又往外放水,这龟儿子是闲的没事儿干吧?这不是为难俺老程吗?还有,这小子总是丢三落四,上学还忘带东西,回去拿东西就罢了,竟然还问俺老程,他跟他老娘什么时候能相遇,这他娘的我哪知道啊?还有还有,你看………”
  
  程处默指着课本上李泽轩出的几道数学应用题,在那儿喋喋不休地控诉小明的累累罪行,看这货抓狂的样子,估计是被这几道题折磨的不轻呀!
  
  李泽轩心中暴汗,简直就跟日了那啥一样,这夯货为什么脑回路总是跟别人不一样啊?他不就是出题的时候为了图省事儿,直接把所有的应用题,弄成了小明吗?这货至于这样吗?
  
  “噗嗤!哈哈,丑牛,你怎么能这么理解,小明只是一个代号罢了,先生出这题的意思,是让我们学会这类问题的解决方法,而不是让你关心题目中,事情的对象是谁啊!”
  
  后面跟随而来的秦怀玉,听到程处默逗比的话,忍不住帮李泽轩笑着解释道。
  
  李泽轩踹了这夯货一脚。没好气道:“怀玉说的你听到了没?成天正事不想,净想一些歪门邪道,再这样我就去程府家访,跟程伯伯聊聊你最近的学习状况!”
  
  程处默虽然不知道家访是什么意思,但是听到后半句话他也大致明白了,这货立马跳脚道:“卧槽,小轩你特娘的还是不是兄弟,这么缺德的事儿你咋干的出来?”
  
  “咋滴?你这是文斗不过想武斗吗?来来来,咱兄弟俩也好久没练过了!”
  
  “曹,傻比才跟你打!”
  
  跟着李泽轩这么长时间,这货都会说傻比了。程处默还真怕李泽轩要跟他练练,说完后立马撒丫子就跑。
  
  ……………
  
  呃,我只是说把中午那更放到晚上发,怎么就有人说我要太监呢,晕…!
  
  太监多败人品,我才不太监!虽然最近要忙招聘,但是我就是不吃饭也会保证每天保底两更的,公交上,地铁上,上厕所的时候,我都会抽空码字,你们都是花了钱看书的,我不能太监对不起你们!
  
  谢谢王盖伦的打赏,谢谢城市的天空不是…、童年皮村扛把子、逍遥的月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