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九十一章 厚礼!
    大厅内,一时间气氛显得有些紧张。
  
      王仁表说完后,就定定地看着李泽轩,期望他能同意。
  
      一旁的王裕沉默片刻,开口说道:“血风寨绑架一事,的确是我们王家理亏在先,王家愿意为此付出一些代价,换取谅解,李县男若有要求,也可以跟老夫提,老夫只希望能保住小儿一命。”
  
      王裕顿了顿,神色有些哀伤地说道:“无论如何,仁义都是老夫的孩子,老夫已经年近半百,说实话,世间浮名利禄,老夫早已看淡,只希望仁表和仁义能平平安安,还请李县男能站在一个父亲的角度体谅下老夫。此次李县男若是能高抬贵手,今后我们整个王家,都会记住这份情义!”
  
      李泽轩默然无语,这王裕虽然长年身居高位,但此刻他仅仅像是一个老父亲,只是李泽轩有些不明白,就他这样优柔寡断,顾念亲情的性格,是怎么混上家主之位的?前世看的小说里面,那些大家族的家主不都应该是冷漠无情,万事以家族利益为上吗?
  
      “王刺史,既然您这么说,而且那天绑架事件,仁表兄也的确为我tígòng了很多帮助,那这件事就此作罢。但是我不希望日后王仁义再跳出来对我身边的亲人不利,不然小子绝对会不惜代价,诛杀于他!
  
      到时候纵然崔、王两家一齐发难,小子亦无所惧,七大世家高高在上千百年,别人怕他,我却不怕,大不了将这天捅破一个窟窿!”
  
      李泽轩想了想,这次的确要不了王仁义的小命,抛开面前王裕、王仁表的情分以及崔、王两大世家的压力暂且不谈,李二之前也曾出面保过王仁义,况且那天事发之后,王仁义这小人就提前开溜了,现在估计除了王裕、王仁表之外,谁都不知道王仁义在哪,所幸就此作罢,权当送王仁表一个人情。
  
      但是该打的预防针还是要打,若有下次,他李泽轩就算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将王仁义斩杀于剑下。
  
      王裕先是一喜,接着又听到李泽轩后面那句杀气腾腾的话,顿时吃了一惊,暗道这年轻后生不过十四五岁,却有好重的杀气。
  
      “李县男放心,那孽子这次回去已经被族中刑罚堂囚禁,再也不会出来作恶。这次的事情,是我们王家欠你一个人情,他日若是李县男有什么需要帮助,你尽可与仁表知会一声,老夫得到消息定会鼎力相助!”
  
      李泽轩默默点头,只是他的心中却是起了一些波澜,他没想到,这王家竟然还有刑罚堂。这玩意儿听起来怎么跟某些修真小说里面,那些修仙门派一样,什么传功堂、执法堂、长老堂、刑罚堂等等,应有尽有,看来这些个传统世家,没有一个简单的呀!
  
      “为表诚意,老夫此次前来特备了一些薄礼,还请李县男能收下。”
  
      王裕说罢,从王仁表手上接过一个红色的檀木盒子,递到了李泽轩身前。
  
      李泽轩还真是有点“受宠若惊”,这事情都已经说开了,误会也都解除了,王裕身为一州刺史,竟然还要给自己这个五品小官送礼,这是要闹哪样?这老头儿真是王家家主?怎么这么低调?
  
      “不用不用,王刺史客气了!”
  
      李泽轩连忙摆手拒绝,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啊!
  
      “这里面只是一些不值钱的玩意儿罢了,李县男如此拒绝,莫不是还不肯与王家和解?”
  
      王裕又把盒子推到了李泽轩的面前。
  
      又这样几次三番下来,李泽轩终于接受了,反正王裕说这里面的东西不值钱嘛,收了就收了吧。
  
      ………………
  
      又闲聊了一会儿,王裕父子便知趣地告辞,期间双方当然又达成了不少协议,比如李泽轩跟王仁表之前谈的那项合作,在绑架事件发生后,李泽轩就让奇趣阁和酒坊单方面地停止了供货,王仁表当时自觉是王家理亏,并没有提出抗议,如今双方关系修复,这项合作也重新先来了。
  
      回到西院房间里,李泽轩这时候也没了睡意,目光不经意间瞥过手边那个深红色的檀木盒子,心中一动,将它拿了过来,放在手上掂了惦,嘿,还挺沉也不知道里面装的啥玩意儿。
  
      李泽轩小心翼翼地将木盒打开,顿时就被亮瞎了眼,就见木盒被分成了两排四列八个小隔间,每个隔间内都安静地躺着一个拳头大小的夜明珠。
  
      夜明珠内,荧光像液体一样流淌,要是一个或许不会显得很刺眼,但这八个放在一起,还真有些晃眼。
  
      “额嘞个曹啊!王裕这老头儿竟然还说这只是一些不值钱的玩意儿,这要是不值钱,那还有啥值钱?王家貌似比小爷我都还有钱啊!”
  
      这种货真价实的夜明珠,李泽轩前世就只在一些纪录片里面看到过,虽然它的发光原理很简单,某宝上也有很多六块钱的人工夜明珠,但是眼前这种纯天然的夜明珠,可真是有价无市啊!至少他穿越过来这么久,还真没在市面上见到过有人售卖这么大的夜明珠。也不知道王老头儿从哪儿搜寻来这么多颗,这可真是下了血本呀!
  
      ……………………
  
      “父亲,您就这么将那八颗夜明珠,送给李泽轩了?”
  
      坊道上,一辆朱红色的马车里,王仁表对王裕问道。
  
      王裕之前一直在闭目养神,此刻他眼也不睁地说道:“不过是一些会发光的死物罢了,放在族中宝库,也只会明珠蒙尘,不如拿来缓和两家关系!”
  
      “父亲,世家处境真的恶劣至此了吗?”
  
      王仁表对于自己父亲今天的低姿态也很诧异,但稍微一想,他就猜测到了王裕为何如此这般,只是他还有些不太相信。
  
      王裕终于睁开了双眼,他看着王仁表沉声道:“今日为父觐见陛下,陛下也曾侧面敲打过为父,让我好生约束族中子弟,而且听陛下的意思,怕是要不了多久,便会对世家出手。仁表,你记住,当今陛下雄才大略,绝对不会允许世家凌驾于朝廷之上,并且为父认为,当前的世家纵然全部联手,也绝对不会是陛下的对手。其他世家看不清形势,妄图螳臂当车,但我们王家一定要看清形势,学会明哲保身,低调行事,否则即便圣眷再浓,王家的举族覆灭,也只会在顷刻之间!”
  
      王仁表神色郑重地点了点头。
  
      “是,父亲,孩儿记住了!”
  
      王裕看着车窗外川流不息的行人,沉默半晌后,他满脸疲惫德叹息道:“唉,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啊!”
  
      ………………………
  
      谢谢瞬暗五岳、姓龚名序字老龚的又又又又又又又又又一次打赏!
  
      谢谢不知所谓、淼、心有春秋、梧桐的月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