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培训、周考!
雨淅沥淅沥地下着,天空也阴沉沉的,直接导致了教舍里的光线也明显不足,看起来昏昏暗暗的。
  
  李泽轩坐在讲台上,眼睛滴溜滴溜地看着下面的学生在做着试卷。
  
  这教舍里本来是没有讲台的,但后来他总感觉站在平地上讲课不舒服,于是就让人做了一个讲台搬进来了。
  
  今天天气难得凉快,热了这么多天,终于下了一场雨,李泽轩一身轻薄的白色长衫,趴在讲台前面那高高长长的几案上,看着讲台下面的学生们苦逼地考试,他心里很是惬意。
  
  曾几何时,他也经常像他们一样,正襟危坐地坐在下面,争分夺秒地答题,不仅要保证速度,还要保证答案的正确性,那可不是一般地苦逼呀。
  
  如今,他这算是开了上帝视角,高高在上,看着别人考试,心中自然又是另一般滋味。
  
  没错,今天正是每七天一次的小考,不过,李泽轩心里习惯性地管它叫做“周考”,虽然唐代的人们,还不知道什么叫做“周考”。
  
  思绪飞回到前两天,在孔颖达的严厉监督下,李泽轩不得不给国子监的所有教习、助教、博士,进行了两个下午的拼音“专场培训会”。
  
  让一个年仅十四岁的小娃娃,给他们这些大多数都年过四旬,甚至还有很多年过六旬的老学究“讲课”,肯定也会有一些人表示不服。
  
  不过这次孔颖达亲自为李泽轩站台,并曾明确表示,谁若不认真听课,最后没学会拼音,孔颖达会亲自上奏陛下,将其开除国子监。这种极其严厉的惩罚制度,直接便将某些蠢蠢欲动,想要跳出来搞事情的教习,扼杀在摇篮之中。
  
  要知道,国子监的教习、助教、博士这些职位,对于文人来说,可是一种莫大的荣耀,真论起来,这身份比前世北大清华的教授都还牛掰,因为这些职位可都是有品级的呀。
  
  他们这辈子,苦读几十年,好不容易才混到如今这地位,哪里舍得就这样被革除这光荣的职位。于是这两个下午的授课,并没有出现什么装逼打脸的恶俗情节,他们反倒一个比一个认真,再加上黑板教学的辅助作用,这些国子监的“老师”,学习效率出奇的高。
  
  不过头一天他们初步掌握了拼音之后,对于李泽轩的态度就完全变了。他们搞了这么多年教学,岂能看不出这拼音的伟大之处?因此他们的学习态度也越来越端正,上课的时候,他们脸上的表情,狂热的就好像在朝圣一样。
  
  唉,这些“老师们”,学东西可真快,不过这样更好,估计再有一个下午,他们就能全部掌握拼音了吧?到时候自己每天下午,岂不是又能继续回家睡睡觉,调戏调戏小丫鬟,那是何等的逍遥自在啊!
  
  李泽轩单手撑腮,坐在那里美美地想着,突然瞥见下面有动静,他这个位置可是有“高台视野”的。
  
  有些学生可能会觉得自己在桌子下面偷偷地搞一些小动作,李泽轩应该会看不见,可他们却不知道,坐在讲台上,利用这个“高台视野”,下面的一举一动,可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李泽轩用手指夹起一支粉笔,折了半寸,掂在手上,对准下面某个方向就是一扔,那半寸粉笔顿时就跟一个巡航导弹一样,精准地砸在了程处默的脑门儿上。
  
  正在偷瞟秦怀玉卷子的程处默,被这突然袭击,吓了一大跳,连忙看向讲台方向,就碰到了李泽轩那凶狠的目光。
  
  “哼!再有下次,零分处理!”
  
  李泽轩冷哼一声,拽拽地说了一句,心道,这前世监考老师的口头禅,用起来可真爽!
  
  教舍里的学生纷纷抬头,想弄明白李泽轩到底在说谁。
  
  程处默若无其事地揉了揉额头,然后这货就跟李泽轩说的不是他似的,装作一脸淡定地瞅着自己的试卷,虽然有些题他并看不太懂,但是这种时候,肯定不能让大家发现李泽轩说的就是他啊!他虽然脸皮厚,但是抄袭实在太过丢人呐,程处默表示,他还是要点逼脸的。
  
  看到程处默老实了下来,李泽轩也就没有继续深究了,他走下讲台,开始巡视。
  
  首先来到的地方就是李泰那个位置,这小胖子正在奋笔疾书,他好像丝毫没有受到刚刚那动静的影响,正在草稿纸上飞速地做着演算。
  
  李泽轩瞅了瞅他的试卷,心中微微惊讶,这小胖子竟然都做到倒数第二题了,速度真心有些快,现在距离考试结束可是足足还有近半个时辰啊!就是不知道这小子做的正确率怎么样。
  
  李泽轩停留了一会儿,就继续巡视,发现大多数学生,都还停留在倒数第五题或者倒数第六题的位置,秦怀玉、铁蛋、柯世清都做到了倒数第三题,并且李泽轩所见的几道题他们都答对了。
  
  让李泽轩惊讶的是,孟文浩竟然也做到了倒数第二题。关于这孩子的家世背景,李泽轩之前从徐宏志那里了解了不少,这孩子是真正的家境贫寒。在这个时代,穷苦人家想要将孩子培养成才,困难程度是现代社会的几十倍。要想通过各地方的层层选拔,最终进入国子监,也是十分的不容易。因此,在李泽轩看来,无论是孟文浩,还是孟文浩他父亲,都是一个真正了不起的人,李泽轩心里对他们的坚持,真心有些佩服。
  
  从孟文浩此刻写的那部分来看,这道题的思路他已经完全想透彻了,只要他不主动作死,这道题的分,他肯定能拿全。李泽轩暗暗点了点头,心道:若是这次周考,这孩子能考前三,那就去他们家里家访一下,顺便给他们家,解决一点生活困难吧!他对于孟文浩这种刻苦勤奋的孩子,是打心眼里欣赏的。
  
  程处默这货见李泽轩过来“视察”,他连忙捂住卷子,瞪着眼睛不让李泽轩看,李泽轩一脸无语,心里腹诽道:这货脑子是不是短路了?你不早晚要把试卷交给我看的嘛?现在捂住干嘛?
  
  李泽轩不爽地哼了一声,便又回到了讲台。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