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同去同去,怕个球!
国子监饭堂内。
  
  听到孙子凡的话,李泽轩停下了筷子,抬起头,瞥了这小逗比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你回去问问你爹愿不愿意让你来算学馆再说吧!”
  
  不是李泽轩妄自菲薄,而是国子监六学馆之间,的确存在等级制度。
  
  算学馆、书学馆、律学馆基本就属于垫底的存在,这三个学馆的学生,只有在一年一度的考核中脱颖而出,才有机会升到四门学馆,之后再是太学馆,最后就是国子学馆。
  
  孙子凡由于他老爹是从三品的大理寺少卿,这才得以直接进入太学馆,不过要是他老爹再厉害一点,升任正三品的大理寺卿,那他可能就直接进国子学馆了。
  
  在当下国子监这种层层递进的等级制度下,孙伏伽要是愿意让孙子凡去算学馆那才有鬼了。
  
  孙子凡嘿嘿笑道:“嘿嘿,师祖,您老发明了拼音,这事情我爹已经知道了,他对您也很是赞赏。况且当下魏王和三位国公家的公子都在算学馆就读,我爹有什么不愿意让我去的?您就说您收不收我这个学生吧?”
  
  天塌了有个儿高的盯着,有李泰、程处默、秦怀玉、尉迟宝琳这几个牛逼的纨绔二代领头,那别人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孙子凡这货虽然口无遮拦,但是心里头门儿清着呢。
  
  其他学生听到这逗比的分析,纷纷觉得有理。如此说来,算学馆不仅“福利待遇”好,老师亲和谈得来,而且有李泰、程处默这几个纨绔顶着,还不用担忧前途问题,这样的好去处,傻子才不去呢!
  
  于是李泽轩周围顿时就热闹起来了。
  
  “对对对,李先生你们算学馆还招不招人啊,我叫王文华,当年我的算学成绩可好了!”
  
  “王文华你放屁,你算学成绩有我好?李博士,您别听他的,我算学成绩比他好,您收了我吧!”
  
  “师祖,您老收了我吧!”
  
  “收了我吧!”
  
  “收了我吧!”
  
  …………………
  
  收收收,收你妹啊!
  
  李泽轩满脑门黑线,连饭都吃不下去了。特娘的,这面前要是一群女学生哭着喊着要自己收了她们,那他会很兴奋,最起码证明了自己很有男人魅力,可是面前这些都是一些大老爷们叫嚣着要自己收下,这他娘的算是什么鬼?
  
  “咳咳,这事儿我做不了主,国子监的监规可不许你们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你们去找祭酒说去!”
  
  李泽轩连忙撇开责任,真要收了他们,那得罪的人可就多了去了,那到时候,他还在国子监怎么混?索性将问题抛给孔老头儿去,让他去头疼吧!
  
  他本来以为,这么说也可以让孙子凡几人知难而退,毕竟身为学生,哪有几个敢去见“校长”的?可是他低估了这货的尿性,孙子凡听到李泽轩话里的意思并没有明确拒绝,顿时眼睛一亮,他笑道:“找就找,到时候孔祭酒要是答应我调班,师祖你可得收下我啊!”
  
  在他眼里,自己的老爹是从三品的官,国子监祭酒也是从三品,那还有什么好怕的?
  
  他不怕可不代表所有学生都不怕,也有些胆小学生偷偷地退出了人群,这些人多半是凭靠自己努力,从算、书、律三学馆升上来的贫寒子弟,他们没有什么背景,不敢跟着孙子凡一起浪。
  
  但是仍然有跟多二世祖跟着孙子凡附和道:“对对对,子凡,为兄跟你一起去找孔祭酒。”
  
  “我也去,我也去,怕个球!”
  
  “同去同去!”
  
  …………………
  
  说罢,这群人连饭都不吃了,呼啦啦地跑了出去,要去找孔颖达。
  
  李泽轩愕然,这群混蛋还真是无法无天了!
  
  摇了摇头,懒得管他们了,让孔颖达去头疼吧!
  
  ……………
  
  草草吃过午饭,李泽轩来到了国子监正中央一个朱红色建筑,这个算是国子监老师们的“办公楼”,里面有大大小小十几个房间,从一开始就有李泽轩的位置,只不过这货之前一直没去过。
  
  前两天他中午没回去,就在那儿休息,期间倒是认识了不少教习。
  
  “李先生!”
  
  “李博士!”
  
  刚进“办公室”,里面的两个“同事”就跟李泽轩打起了招呼。严格意义上说,他们也是李泽轩的学生,而且最近李泽轩在国子监的声望如日中天,一些该有的尊敬是必须有的。
  
  “呵呵,赵助教、牟助教,你俩没回家呢?”
  
  李泽轩也笑呵呵地跟二人打了一个招呼,这两个人,一个是四门馆的,另一个是太学馆的,为人都还不错,至少不会倚仗老资历,在新人面前耍威风。
  
  “没呢,这么大的雨,可怎么回去啊!”
  
  “嗯,确实如此啊!”
  
  几人互相唠了几句,眼见距离下午的培训还有挺长的一段世间,李泽轩便回到座位上,开始批阅试卷。
  
  赵、牟二人见状,均是诧异地互视一眼,李泽轩前两天虽然也来过“办公室”,但都是在这里陪大家聊天打屁几句后,便趴在桌子上睡觉了,今天竟然来这儿办公了,莫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李泽轩没心思管这两位仁兄的想法,他提起朱笔,认真地为学生的试卷打分。这里要说明的是,所谓朱笔,并不是毛笔蘸着红墨水,而是将朱砂磨成粉做成的颜料,其主要化学成分是硫化汞。这玩意儿虽然有毒,但它不溶于水,也不容易挥发,只要不直接吞服,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吸入人体的,因此李泽轩才敢用这东西的。
  
  ……………
  
  李泽轩这货是安逸了,孔颖达那边可就彻底悲催了。孔老头刚吃完饭,回到他的单间“办公室”,正准备眯一会儿呢,他的房门就被敲响了。
  
  “祭酒,开开门,学生有事找你啊!”
  
  “对,祭酒快开门,我们几个都有事找你!”
  
  孔颖达听到外面闹哄哄的声音,微微皱眉,因为他从那哄闹的人群里面,听到了几个很熟悉的声音,而这几个声音的主人,都是国子监的刺头。
  
  孔颖达颇为头疼地揉了揉脑袋,起身去开门。
  
  ………………
  
  明天五更爆发!
  
  本章写于从2017年9月30日,从北京西开往XX的火车上,没有座位………十二个小时…试过站票的人,都能知道其中的酸爽!
  
  倒霉催的,一个月前,放票当天就准点进网站抢票,结果页面卡的一比,等不卡了,票也没了,后面好不容易才抢到了一张无座票,对,你没看错,无座票也是需要抢的,泪奔!
  
  为了能在火车上用手机码几章,侠客在候车室,第一次买了传说中的“vip先上车“业务,提前上车抢到了一个有利地形,就是厕所对面的水池那个角落,然后拿出之前买的小板凳,算是有了一个安身之处了。原谅我是一个穷逼,之前还真的没买过这种业务,今天算是涨见识了。
  
  明天要爆发,今天晚上必须攒几章存稿。
  
  侠客知道十一人多,本来没打算出去的,可是十一要带女票回老家见父母,异地恋,五年多,受到过很多方面的反对,经历过很多磨难,直到今天,也不能很确定我俩最终能不能走到一起,因为压力的确很大,但是能走到见父母这一步,也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去年过年,我去过她家,结果……你们懂的。
  
  十一假期虽然侠客有很多事要忙,但是该爆发的还是会爆发,我晚上会加班写的,提前预祝大家十一快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