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二百零六章 九贤论道!
“哦~!终于可以调到算学馆喽!子凡兄,这次可是多亏你了啊!以后我们也可以每五日便休息两日了。”
  太学馆教舍内。
  余东才一脸兴奋地拍着孙子凡的肩膀,哈哈大笑道。
  “呵呵,东才,你以为我费尽心思,调到算学馆就是仅仅为了这些吗?”
  孙子凡低声笑道。
  小胖子闻言顿时眼睛亮了亮,他贼兮兮地靠近孙子凡身边,问道:“哦?难道子凡兄此举另有深意?”
  “嘿嘿!”
  孙子凡得意地笑了一声,随即他神神秘秘地说道:“那当然了,东才你好好想一想,李博士之前可是教过牟助教他们,严格来说,我们都得叫他一声师祖,对不对?”
  “嗯,的确如此!”
  “嘿嘿,可是过两日我们调到算学馆后,李博士可就成了我们的师父,牟助教也就成了我们的师兄了,而我们,岂不是成了其他学生的师叔了嘛!啊哈~!”
  孙子凡一脸贱笑地说道。
  余东才被自己哥们儿的奇葩思维,惊了个目瞪口呆,不过他想了想,也觉得的确是这么个回事儿,于是他连忙竖起大拇指,哈哈笑道:
  “对对对,子凡兄此言有理有理,大有道理!哈哈!没想到你我二人这么快就要当师叔了,哈哈哈!”
  这张狂的笑声立马吸引了教舍内其他学生的注意力。
  “啪!”
  孙子凡恨恨地拍了他一巴掌,没好气道:“你小子是不是傻?这么大声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吗?”
  “额,抱歉抱歉!不过今日牟助教为何还没来?”
  余东才揉了揉后脑勺,然后疑惑地问道。
  孙子凡翻了个白眼,道:“我哪儿知道?不过中午让你小子去买一份报纸赔给我,你买了吗?”
  余东才连忙干笑道:“哈哈,子凡兄放心,我之前已经派了我家书童去奇趣阁打听这报纸了,到时候肯定可以买到。”
  ……………………
  国子监东面的松树林里。
  来自不同学馆的九位先生,在林间的石凳上,把酒言欢,坐而论道,好生自在。
  “牟助教,这马周能写出如此锦绣文章,定是大贤之辈,不知你之前可听过此人?”
  王亚纶端着一杯浊酒,率先发问道。
  “王博士,此人之前一直默默无闻,某从未听说过,如今这马周一鸣惊人,着实惊艳了所有人呐!”
  牟助教连忙回道。
  王亚纶点了点头,捋须沉吟道:“嗯,老夫对这马周的某些观点,倒是有不同的看法,就是不知,老夫写一篇文章,能否登的上这,到时候也好与马周同台辩论。”
  其余几位助教、博士也附和道:“对啊,要是能与马周同台辩论,最好不过了!”
  “是啊是啊!”
  牟助教回道:“我也有此想法,不过我却不知如何将文章发在上。不如我等再一起看下去,如何?”
  “此言大善!”
  …………
  须臾。
  “”
  “为何这篇文章开始用白话了?没有丝毫文采?”
  “的确,着实令人失望,不过这里面的内容倒是非常有意思!”
  “嗯,或许这马周是故意用白话,想让普通百姓也能看得懂。”
  九位先生看完第一篇新闻后,忍不住对这由文言向白话的巨大转变,议论纷纷。
  “”
  “”
  “”
  后面接连三篇新闻,却让所有人都傻了眼。
  “本还以为这马周是个雅人,没想到竟然如此庸俗不堪!”
  “是啊,后面这几篇文章题目,浮夸且庸俗,实在有辱斯文!”
  “我辈读书人,岂能如此不知廉耻!实在可憎!”
  声音几乎一面倒,几乎全都是声讨马周的,马周一下子从众人顶礼膜拜的云端之上,变成大家口诛笔伐的斯文败类。
  只有牟助教和王亚纶二人并未开口,等着其余人批判完毕后,王亚纶开口笑道:“老夫却不这么认为,正所谓大俗即大雅,俗与雅不过在一念之间,就看诸位如何看待了。这几篇文章,辞藻并不华丽,通篇用白话平铺直叙,老夫猜测,这一部分主要是写给那些只是勉强识字,对经义诗词并无钻研的百姓们看的,如此说来,这些题目,还真是不俗啊,这马周是一个真正的智者!”
  “亚纶兄为何如此认为?”
  “对啊,为什么这些题目不俗了?”
  王亚纶看了牟助教一眼,淡淡地笑道:“牟助教好似心有所感,不如牟助教说说你的看法?”
  牟助教直起身子,沉声说道:“我觉得马周可能是故意这么写的。王博士之前说过,这些文章都是写给百姓看的,那么这些标题对于百姓来说,更加喜闻乐见,会让他们更有兴趣看下去。我想,这才是马周最为聪明的地方,该雅的时候雅,该俗的时候俗!”
  王亚纶抚掌笑道:“牟助教说得不错,老夫也是这么认为的。我们继续看吧!”
  这里就王亚纶资历最老,他这么一说,其余人也不好反驳,于是就一起继续看下去。
  “”
  众人逐渐习惯了这浮夸的标题,这次并没有大惊小怪,待看清内容后,纷纷大吃一惊。
  “咦~?这竟然面向所有人征收稿件?”
  “不限男女,而且报酬还十分丰厚?”
  “这法子倒是非常新奇啊!”
  “王博士,您要不要将您的大作,送到这奇趣文化试试?”
  “是啊,王博士您的经义文章,可是做的天衣无缝啊!”
  王亚纶闻言,颇为心动,对于奇趣文化所给的报酬,他倒不是十分在意,但是文人好名,谁不想自己的文章,让天下人共睹?
  “众位同僚所言极是,老夫失陪一下,这就去撰写文章,与这马周辩论一番!”
  说罢他与其余人拱手告辞,匆匆离去。
  ……………
  额,血崩,昨晚在床上写着写着又睡着了,凌晨三点多醒来赶快写完发了,实在对不起大家哈。还好能买一张请假条,不然全勤没了,只能吃土了,看来必须得有存稿才行啊!
  谢谢是一一女王的又一次打赏!谢谢失去美好得到更好、是不待我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