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二百零八章 收心,投稿!
“这时候纵然陛下相招,马某也绝不会做出那背信弃义的事情。记得之前爵爷曾经说过,要让我大唐所有的读书人,都能读的起书,至少在这个宏愿实现之前,马某定然不会离去!”
  工坊后堂,马周看向李泽轩,言辞恳切地说道。
  李泽轩内心有些触动,与现代人大都追逐名利不同,古代文人多重气节,他还是第一次体验到这种文人风骨。
  “哈哈,马兄高风亮节,重情重义,我果然没看错你。不过马兄放心,奇趣文化日后的规模会越来越庞大,定然不会埋没了你的才华,而且马兄在奇趣文化工作,前程也不会差了。就像现在,马兄不正是因为第一期报纸而名满长安了吗?”
  李泽轩听完马周一番真心实意的话,不由极为开心地笑道。
  马周点头赞同道:“呵呵,爵爷所言极是,马周这么多年四处漂泊,对于前程问题,也有些看淡,一个人最重要的还是自我修养,一个有才能的人,在哪儿都会得到他该得的前程。”
  “哈哈,此言有理有理,是金子在哪儿都会发光的嘛!”
  二人谈笑一阵,不知不觉,关系又亲密了几分。
  “爵爷,第一批书大概每种书都印了三百本,一共十五种,预计后日即可印刷完毕。不知我们的书店筹备的如何了?”
  马周主动问道。
  李泽轩沉吟道:“这件事情马兄放心,我已经在奇趣阁旁边,盘下一处店铺,内部已经装修好,随时都可以开业,以后这个店铺,专门用来售卖新纸、书籍以及报纸吧,店铺就以奇趣文化命名。马兄意下如何?”
  店铺的事情,李泽轩早就让王忠去与人接洽,付钱以及找人装修都是王忠一手负责的,他这个甩手掌柜一直做的很溜。
  “甚好,甚好,既然一切尽在爵爷的掌控之中,那马某就只需要安心做事即可了!”
  …………
  “马管事,外面有一年轻人,非要买一份报纸。”
  就在二人相谈正欢的时候,来了一个小厮,急匆匆地说道。
  “你直接与他说,今日的报纸已经卖完了,明日再来。”
  马周挥了挥手说道。
  那小厮苦着脸说道:“小的也跟那人说过,可是他说他今天必须得买到报纸,不然回去怕是他家少爷不会饶了他。而且他今天来到这儿,还是打听了许多地方才找到的。”
  外面那求报之人,正是余东才派来的书童,这倒霉蛋被自家少爷派出来后,一路几经打听,才摸到奇趣阁工坊的,结果又被告知,报纸已经卖完了。想到自己这么回去肯定会被自家少爷收拾,小书童就在工坊门口,撒泼打浑,不愿意离去。
  李泽轩看到桌子上还有一份翻开过的报纸,应该是马周自己看过的,于是说道:“喏,你把这份拿过去把那人打发走吧!”
  “是,东家!”
  小厮取走报纸,连忙告退。
  李泽轩看向马周说道:“马兄,你去让人再印一些报纸,从明天开始,报纸印刷量要逐渐增大,我估计报纸的需求量会越来越大的。”
  “爵爷说的有理,马某也正有此意!”
  李泽轩点头道:“嗯,那第二期报纸的排版,马兄你准备的如何了?”
  毕竟报纸刚出,李泽轩觉得今天投稿的人还会比较少,故而有此一问。
  马周自信一笑,道:“爵爷放心,第二期报纸的内容,马某早已准备好,即便今日没人来投稿,马某也能将报纸排满。”
  李泽轩心里略宽,这马周办事果然令人放心,有些事情根本都不需要自己吩咐的,人家都已经主动办好了。
  ……………
  “南风,你过来。”
  宜阳坊,一老宅,王亚纶出声让家仆过来。
  “哎,老爷,您叫我?”
  一个青衣仆人疾步跑过来,躬身问道。
  王亚纶递过去一沓文稿,说道:“南风,你去帮老夫将这文稿送到东市的奇趣文化,就说老夫要投稿。”
  “是,老爷!”
  南风接过文稿,答应一声,正准备出门,忽然顿了顿,小心翼翼迟疑道:“老爷,这奇趣文化在哪儿?小人从未听说过!”
  王亚纶捋须笑道:“呵呵,这应该在奇趣阁旁边,据报纸上说,是一家新来的店,你去仔细寻一寻,应该能够寻到。”
  南风虽然不知道报纸是什么,但最近风靡长安的奇趣阁他还是知道的。
  “是,老爷放心,小的一定将文稿送到!”
  …………
  国子监。
  孔颖达不知道从哪儿弄来了一份报纸,正坐在凳子上,津津有味地看着,时不时地还发出几声感叹。
  不知过了多久,孔颖达放下报纸,叹道:“这马周还真是一个雅趣之人,前面的策论,写的头头是道,有理有据,后面的几篇时事文章,虽然直白通俗,但也不失风趣,哈哈,这后面的,虽然不切实际,但是这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也不得不让人叹服啊!而且这报纸,竟然还有意让文人投稿,怕是日后的影响会越来越大啊!”
  孔颖达又看了一眼这报纸,随即出声喊道:“阿禄!”
  片刻后进来一年轻下人,躬身道:“老爷!”
  “阿禄,你每日早晨,看见卖报纸的孩童,记得帮老夫买一份这报纸。”
  孔颖达拿着报纸,交待道。
  “是,老爷!”
  ……………
  太极宫,甘露殿。
  “大才,此文大才啊!马周?赵松,马周是谁?”
  李二靠在龙椅上,看着不知从哪儿搜罗来的报纸,疑惑地问道。
  “回陛下,马周是李县男的工坊里一个文士,据查这报纸,就是由马周一手经办的。”
  赵松明显有所准备,他听李二发问,连忙上前回道。
  “嗯,你去详细查查这马周,朕对此人很感兴趣。”
  李二点了点头,轻声吩咐道。
  “喏!”
  片刻后,李二忽然笑道:“哈哈,这新丰县令,断案倒是有一手,该赏该赏!赵松,你让人去吏部传朕口谕,新丰县令常清远,兢兢业业,克己奉公,断案如神,赐金银器物百件,丝绸十匹,以示嘉奖!”
  …………
  谢谢123、世态炎凉的又又又又又一次打赏!
  谢谢123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