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凭什么?

      “嗯,这些人竟然仅仅为了几本书就大打出手,的确太不像话,小轩你可得好好跟他们说清楚,不然再有下次,老夫可就要将他们全部拿回武侯府问罪了!”
  
      尉迟敬德听到这些人打架的原因,不由皱眉严肃道。
  
      李泽轩连忙拱手称是,他走到人前,看着眼前被武侯们团团围住的书生、百姓,他们其中很多人都是衣衫凌乱,鼻青脸肿,显然是在之前的冲突中受了伤。李泽轩心里不由很是无语,不就是几本书吗?这些人至于大打出手吗?
  
      “孙掌柜,是谁先动手的?”
  
      李泽轩冷冷问道。开店做生意的,大都图个和气生财,这些人不论因为何种理由,都不应该在他的店门前打架,这也是在打他的脸,他当然会不开心。
  
      “少爷,听见下面的人说,是这对夫妻先动的手。”
  
      孙怀远走上前,指着人群中一对夫妻说道。
  
      李泽轩点了点头,看向人群,冷着脸大声说道:
  
      “哼!各位朋友,在下之所以开奇趣文化,就是为了解决我大唐百姓读书难,买书贵的问题,我的一番好意却被某些人当成了驴肝肺,在这店门前大打出手,我们奇趣文化日后坚决不欢迎这种人,孙掌柜,你让下面的人记好这两人的样貌,并调查下他们的家人,以后他们家的所有人,均不许踏入奇趣文化半步!”
  
      “是,少爷!”
  
      孙掌柜连忙拱手答应。
  
      场下的那对夫妻,被李泽轩的一番话说的面红耳赤,那高大的汉子,也看出了李泽轩背景强大,是个不好惹的角色,他也没敢反驳,拉着自己婆娘就准备离开。可是那悍妇却有点不乐意了,她甩开自家男人的手,单手叉腰,指着李泽轩道:
  
      “凭什么?老娘额,我进店买书又不是短了你们的钱,凭啥不让我进店买书?”
  
      “如花,别说了……”
  
      高个儿大汉连忙又过来拉自己的媳妇儿。
  
      “你放开,老娘偏要说…”
  
      “呵!你问我凭什么?就凭这家店是我开的,我想让谁进来,就让谁进来!就凭我是当今圣上亲封的男爵,我说这儿不欢迎你,你就只能离开!你不服?”
  
      李泽轩一声大喝,带了几分内力,端是将离他比较近的十几个人震的耳膜“嗡嗡”作响,尉迟敬德不由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对于眼前这种泼妇,李泽轩一直是没好感的,他的确不屑于与女人动手,但是也不想太过麻烦,这才出言震住这两人的心神,让他们趁早滚蛋。
  
      “李爵爷说的好,这儿不欢迎你们!”
  
      “这李爵爷莫非就是奇趣阁的东家,发明曲辕犁被陛下封爵的那个少年?”
  
      有人听李泽轩自称男爵,又联想到最近新封的男爵好像就只有蓝田县男这一个爵位,不由猜测道。
  
      “你才看出来啊!上次奇趣阁开业,我已经见过李爵爷了!”
  
      “嘶~!还真是李爵爷,俺娃他舅家的田地,要不是因为曲辕犁,估计今年都赶不上春耕了呢,这还得多谢李爵爷啊!”
  
      “是啊!这李爵爷可真是大好人呐,刚帮了那么多庄户,现在又来帮读书人,可惜竟然还有人不识好歹,竟然在这儿打架!”
  
      “谁说不是呢?这打架闹事的人着实可恨!”
  
      随着口口相传,越来越多的人,认出了李泽轩的真实身份,联想着上次的曲辕犁事件,他们其中大多数人都承了李泽轩的大恩情,于是声讨那对无良夫妇的人越来越多。
  
      “这儿不欢迎你们,你们两个快走!”
  
      “快滚开,不许你们来买书!”
  
      “对,圣贤之地岂容此等泼妇上来糟践!”
  
      ……………
  
      “快跟我回家,别再这儿闹了!”
  
      那妇人还想反驳李泽轩,却被自家男人强行拉走了。
  
      李泽轩让小厮去把被那对夫妇打翻在地的一个书生拉了起来,他看着这满脸血迹,头发散乱的倒霉书生,不由一阵皱眉,刚刚只顾赶那两个人走了,忘了让那两人赔医疗费了,真是蛋疼!
  
      “你叫什么名字?”
  
      倒霉书生连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仪表,不过他不弄还好,这一弄,头发越发乱了,他怕李泽轩等急了,慌忙答道:“回…回爵爷的话,学生林子豪,失礼失礼!”
  
      古人对自己的仪容仪表远比现代人看重的多,这人现在这模样儿,当真很是失礼。
  
      李泽轩摇了摇头,和颜悦色地说道:“哦,今日这事情,虽然是那对夫妻,所引起的动乱,但说到底还是我们奇趣文化考虑不周,这样,为表歉意,你的医药费我们奇趣文化全包了,另外再送你一套今日售卖的书籍外加一张奇趣阁紫色会员卡,这会员卡在奇趣文化也享有同等特权,你看如何?”
  
      林子豪顿时就惊呆了,他万万没想到挨了一顿打,还有这等好处,他以前听人说过,一张奇趣阁紫色会员卡可是要一百贯呢,这可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这顿打,挨的真他娘的值!
  
      “多谢爵爷,多谢爵爷!”
  
      此等好事,他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于是连忙弯腰答谢道。
  
      李泽轩挥了挥手,让孙怀远带他去看大夫了。场下的众人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纷纷被这大手笔惊到了。
  
      “天呐,那可是紫色会员卡啊!”
  
      “这李爵爷待人和善不说,出手也真阔绰!”
  
      “是啊,刚刚那对夫妇打的要是我就好了!”
  
      ……………
  
      李泽轩看向下面这些人,相比于林子豪受的那么重的伤,其中还有不少轻伤的,于是他说道:“对于今日在奇趣文化门前受伤的朋友,本县男深表歉意,这是我们前期工作没做好,稍后受伤的朋友,可以排队领取奇趣阁绿色会员卡一张。另外,再次重申,下次若是再有人胆敢在此闹事,本县男绝对不会像今日这样轻易地放过你了,我会让你再整个长安城,都待不下去!”
  
      “哦~!谢谢李爵爷!”
  
      “哈哈,老子刚刚受伤了!”
  
      “哈哈,俺也受伤了!”
  
      “呸!狗剩你小子脸上只被指甲划了一道口子,也好意思说?”
  
      ………………
  
      受伤的人群,看到林子豪离开,以为没有他们什么事了,毕竟自己受的都是轻伤,但是心中还是有些失望,这时听到李泽轩这些话,顿时惊喜地大声欢呼,庆幸自己刚刚正好受伤了。估计这是他们有生之年第一次庆幸自己受伤吧?
  
      “不许故意制造伤痕!”
  
      李泽轩看到后面有两个逗比,握着拳头,对着彼此的脸,不停比划,跃跃欲试,他忍不住出声喝止。
  
      “噗,哈哈!”
  
      ………………
  
      谢谢遗忘的又又又又又又一次打赏!
  
      谢谢骑悍马的牧马人的月票!
  
      谢谢老铁们的推荐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