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二百二十章 市场冲击!
听到庞非基答应的挺干脆,尉迟敬德不由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小轩,这庞非基日后就划拨给你了,有人来闹事你直接让他去出面,实在不行还有老夫,还有陛下。至于武侯府与兵部那边,自有老夫亲自去报备,这个你不用担心!”
  “多谢尉迟伯伯,只不过这样做会不会有些太过兴师动众?毕竟奇趣文化只是一家书店而已!”
  对于尉迟敬德的好意,李泽轩表示心领,不过让庞非基这个“辖区派出所所长”给自己的店当“保安头子”,是不是有点装逼过头了呀。
  尉迟敬德“嘿嘿”冷笑一声道:“你小子还真是不知所畏,你可知你这廉价书籍损害了多少人的利益?其中包括许多世家、朝臣、书肆、富商,老夫当年又不是没经历过这些尔虞我诈,那些人的嘴脸我可比你清楚的多!”
  “那又如何?难道天子脚下,他们还敢做出什么不法之事?”
  尉迟敬德摇了摇头,道:“嘿,明的不行可以来暗的,反正你最近小心些准没错!”
  李泽轩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
  东市,南大街。
  明德书肆。
  往日这里可真是“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可是今日确是冷清无比,不仅没有读书人,连白丁都没有。店中的两个小厮百无聊奈地坐在门前,看着街道上寥寥无几的行人,偶尔再拍打驱赶桌上的几只蚊子,里间坐着一个紫衣中年男人,此刻他正眉头紧锁,看着空荡荡的书店,默然无语,一时气氛很是沉闷。
  “呦,这位客官,您需要什么书?”
  就在这时,外面突然进来了一个白衣书生,两个小厮连忙起身招呼道。
  紫衣中年男子也迅速敛去面上的愁容,起身招呼书生。
  那书生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什么,他自己径直去书架上寻书去了,片刻后拿着一本走了出来。
  “掌柜的,这本价格几何?”
  紫衣中年男子连忙笑着答道:“客官,这售价一千七百文,若是客官诚心想要,老夫可以作价一千六百文卖给您!”
  他也是看今天生意实在太惨淡了,才临时起意降点价,希望留住这个顾客。
  年轻书生皱了皱眉头,不悦道:“在下家中虽不缺钱,但是却不想平白被你坑,我可是听说离这儿不远的奇趣文化,只卖一百一十文,你若是之前卖这么贵就算了,如今怎么还能如此欺客!我不买了!”
  说罢他便拂袖而去!
  “哎哎!客官,不是您想的那样的!唉!”
  书肆掌柜急忙伸手阻拦,却无济于事,只能化作一声叹息。
  “掌柜的,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五个客人这么说了!”
  一个小厮忍不住抱怨道。
  “要你多嘴!老夫派阿发去打探消息,这小子怎么还没回来?”
  掌柜怒声呵斥道,言罢他便焦急地看了门外一眼。
  “掌柜的,掌柜的,小的回来了!”
  正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然后就见到一个穿着藏青色衣帽的小厮跑了进来。
  掌柜急忙将他拉了过来,问道:“阿发,怎么样了?可探得什么消息?”
  “呼~!呼~!”
  阿发连续用手拍了好几下胸口,喘了几口气,这才说道:“掌、掌柜的,奇趣文化那边排了好长的队,他们的书的确卖的好便宜,售价甚至不足咱们的一成,好多人为了抢书都打起来了!连武侯府的人都被惊动了!”
  紫衣掌柜闻言,脸色一阵阴晴变换,片刻后他一字一句地问道:“那他们到底有多少这样的书?”
  阿发挠了挠头,道:“应该不多,大概有三、四百本,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争抢了!”
  紫衣掌柜明显松了一口气,旁边另外一个小厮,出言问道:“掌柜的,我们要不要也降价?不然没人来买书啊!”
  “啪!”
  掌柜愤怒地拍了下那小厮的脑袋,没好气道:“降降降,怎么降?降的跟他们一样,我们就要赔死了!都快去干活,把书架擦一擦,老夫就不信他奇趣文化能有那么多廉价书籍!再说他们既然卖的这么便宜,书籍的质量肯定是粗制滥造,以后那些图便宜的人醒悟过来,还得来我们这儿买书!”
  “掌柜的说的是,您老英明!”
  那小厮揉了揉脑袋,连忙带着另外两人一起去擦书架了。
  这种情况在长安城的其他书肆,比比皆是,奇趣文化的书籍,对于整个书籍市场的冲击,开始显现!
  …………………
  太极宫,甘露殿。
  李二刚下早朝,准备过来换身常服,这时赵松匆匆过来躬身道:“启禀陛下,刚刚传来消息,东市发生大规模集体斗殴事件,尉迟老将军已经亲自带领右武侯卫,去平息骚乱!”
  李二身子一顿,随即面色难看道:“长安长安,长治久安,自从我大唐立国以来,长安城的治安,朝廷一直都下了很大的工夫,这些年已经大有改善,为何今日会有如此多的人,聚众滋事,赵松你可查明缘由?”
  “回陛下,据说是因为李县男开的奇趣文化,今日出售大量廉价书籍,价格不足其他书肆的一成,因此吸引了长安城很多民众哄抢,在哄抢过程中,有人怕抢不到,忍不住争吵,直至动手,这才引起了大规模的骚乱斗殴!”
  赵松一五一十地说道。
  “呵呵,没想到这臭小子竟然动作这么快?前一阵子才弄出造纸机,这还没过几天就印刷出这么多书!不错不错!”
  李二惊讶地赞叹了一句,然后他皱眉凝思道:“赵松,即刻拟旨申斥蓝田县男李泽轩,不务正业,擅开店铺,未能约束顾客,致,使人群斗殴,骚乱治安,着其闭门思过七日,发俸三月,以示惩戒!”
  “诺!”
  赵松拱手领命,只是他心中有些不解,李二看起来并没有因为此事生气,可是为何还要下旨申斥李泽轩呢?心里虽然有疑问,但是赵松并没有问出来,他明白自己的本分。
  赵松退下后,李二靠在锦榻上,喃喃道:“嘿,朕这可是为你好,你小子不要不识好歹啊!”
  ………………………
  去参加宣讲会了,第一更晚了点,抱歉!
  谢谢世态炎凉的又又又又又一次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