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二百二十八章 剑仙、司业?
    外面的热闹,跟李泽轩都没什么关系,难得有个“黄金周”假期,不睡懒觉怎么对得起李二的一番“苦心”呢?
  
      当然,李二要是知道他的用意会被李泽轩理解成这样,肯定会吐血。
  
      日上三竿起床。
  
      吃过早饭,休息了一会儿,李泽轩便回到自己的小院,开始练剑,嗯,练剑,不是练贱!
  
      好久没练剑,突然拿起追风剑,竟然有一种生涩感,李泽轩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心道:都怪李二非要逼着自己搞事情,自己武学资质这么高,偏要让自己去教书,简直是浪费人才,白白耽误了一代武林大宗师的崛起啊!
  
      抑制住心中的不适,李泽轩强行练了几遍太玄九剑,呃,现在应该只是五剑,直到那种生涩感消失无踪后,他才收起追风剑,喘了口气。
  
      “少爷,您刚刚舞剑样子真好看!”
  
      小兮兴奋地跑过来,一边用湿毛巾给李泽轩擦汗,一边开心地说道。
  
      “嗯嗯,看起来跟剑仙一样!”
  
      小荷激动地小脸都红了,也跑过来附和道。
  
      虽然相比于上个月,李泽轩的剑术略微下滑,但这点差距,不是内行人哪看得出来,两个小丫头很容易就被李泽轩练剑时候上下翻飞的翩翩英姿所迷住了,当然也有李泽轩本身就长得英俊的原因。
  
      反正那崇拜、狂热的眼神,让李泽轩内心的虚荣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这个应该算得上本少爷的小迷妹了哈!李泽轩心中得意,面上却故作镇静,他拿过小兮手上的毛巾,自己胡乱擦了两把,看着小荷打趣道:
  
      “小荷你知道剑仙长什么样?”
  
      小荷傲娇地翘着下巴,晃着小脑袋说道:“当然知道啊,说书先生说过的嘛!三分剑气,侠骨柔肠,谪世剑仙,英姿飒爽,小荷觉得这些说的就是少爷!”
  
      “哈哈,小丫头今天嘴巴竟然这么甜,有没有抹蜂蜜?让少爷我尝尝!”
  
      李泽轩开怀一笑,作势欲扑,吓得小荷一声尖叫,连忙跑开。
  
      “呀!少爷你怎么这样?小荷不理你了,哼!”
  
      说罢她便羞红着脸,跑开了。
  
      “哈哈!这小妮子!”
  
      李泽轩看着小荷落荒而逃的背影,笑着摇了摇头,在家闲的没事,逗弄逗弄小丫鬟也挺有意思的。
  
      “嘻嘻,少爷您又吓小荷!”
  
      小兮掩嘴轻笑道。相处这么久,自家少爷什么性子她还是看得出来的,刚刚明显就是故意逗小荷玩儿,根本没有要轻薄的意思。
  
      “嘿!”
  
      李泽轩将毛巾递到小兮手中,岔开话题,问道:“兰儿呢?又跑出去玩了吗?”
  
      “嗯,小姐清晨便已经出去了。”
  
      小兮答道。
  
      自从李泽轩封爵以后,李家也跟着水涨船高,在永乐坊也算是个高门大户,李京墨夫妇对女儿的安危也不会太过担心了,再加上李泽轩过分的宠溺,兰儿这才有机会跑出去找其他小伙伴疯闹。
  
      这小妮子背靠奇趣阁工坊,总是能弄来很多新奇玩意儿,永乐坊那些熊孩子,也都乐意陪她玩儿,现在这小丫头已经隐隐有成为坊内大姐大的趋势,跟她“混”的小弟们还真不少。
  
      “呵呵,这小丫头倒是悠闲,不过那边那些小家伙们怕是不好过了吧?哈哈!”
  
      李泽轩看着西北边国子监的方向,有些不怀好意地笑道,估计不少学生看着他出的那些变态题都要骂娘吧!
  
      “少爷,谁不好过了啊?”
  
      小兮好奇地问道。
  
      李泽轩摆了摆手,正要解释,就见三宝向这边狂奔过来,还边跑边喊道:
  
      “少爷、少爷,圣旨来了!老爷让您赶快去前院接旨呢!”
  
      李泽轩闻言,满脑门问号,自己昨天不是刚接了一封圣旨吗?怎么今天又来?难道李二嫌惩罚力度不够,又想来搞自己?
  
      虽然满肚子疑问,但是面前这两个人,就是问了也没用,李泽轩连忙去换衣服,自己练功穿的都比较随意,要是这样去接旨,说不定又会被别人挑刺。
  
      唐代的官服,侧重阴阳五行的说法,把青、赤、白、黑、黄五色当作“五方正色”,即东方青色,南方赤色,西方白色,北方黑色,中央黄色。
  
      黄色既代表中央,也代表打底,帝王服色便采用黄色,其他等级的官服,也用颜色和图案加以区分。三品以上紫袍,佩金鱼袋;五品以上绯袍,佩银鱼袋;六品以下绿袍,无鱼袋。
  
      半刻钟后,李泽轩穿着五品绯袍,挂着银鱼袋,就这么一身“正装”,来到了前院。
  
      传旨太监见到正主儿来了,也不废话,说了句“李爵爷,迎圣旨吧”,便直接拉开圣旨开始尖着嗓子朗读。
  
      不同于之前封爵的那封圣旨,今天的圣旨更加简单明了,李泽轩听了一会儿,就明白了过来,他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李二这是在给自己升官啊!有没有搞错?昨天刚受批评,今天就升官?还能这么玩儿?
  
      不过这李二还是有些小气啊,自己为了大唐的教育事业,披肝沥胆,呕心沥血,日夜操劳,竟然只给了自己一个国子监司业,也没给自己一个侯爷啥的,真是抠门呀!对于现在的爵位,李泽轩有点不满意了,男爵哪有侯爷听起来霸气,看来得想办法弄个侯爷当当了!
  
      李泽轩心里转着小九九,等太监念完圣旨,他故作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去领旨谢恩,那老太监笑道:“李县男真是好本事,弱冠之龄就位居国子监司业,实乃年少有为,世所罕见呐!”
  
      李泽轩心中有些不屑,国子监司业有啥好的,这光听名字都不好听,司业司业,死爷死爷,多么丧气,小爷才不愿意当呢!不过这话他也只敢在心里面说说,要真说出口,李二不把自己搞死,他老爹也会暴走。没看李老爹此刻在一边听了圣旨后,脸上笑得跟菊花似的?
  
      李泽轩故作谦虚道:
  
      “內侍大人说笑了,快请进去喝茶!”
  
      这时李京墨取过一盘金叶子,不动声色地塞到內侍手上,笑道:“犬子说得对,內侍大人快随老夫进屋用茶吧!”
  
      老太监手法老道地收好金子,摇头道:“不用不用,咱还得回宫复命呢!”
  
      说罢他便告辞离去。
  
      ………………………
  
      谢谢世态炎凉、墨海沉沦、o(n_n)o、柒(符号太多打不出来)、平安、dj周的打赏!
  
      谢谢梦幻逍遥剑、书友170424212053652的月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