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二百三十二章 联袂来访!
“咳咳,三宝,将这辆马车拉到东院去!哎~?三宝呢?”
  外面的仆役,之前听到了车里的些许动静,猜测到了自家老爷和夫人应该在车里“秀恩爱”,这种主家的秘事,他们这些做仆役的如何敢偷听,李老爹上去没多大一会儿,马车周围的家丁、马夫、仆役都退了老远。。。因此,李京墨携着夫人下车时,习惯‘性’地喊了声三宝,却发现周围根本没人。
  “来了,来了,老爷您叫我?”
  躲在院子西处某个角落的三宝,见李京墨出来后好像找自己,于是连忙小跑过去,躬身笑呵呵道。
  李夫人抬眼看了看离他们老远的家丁仆役,顿时就明白了过来,她气恼地拧了一下丈夫,唐代的民风虽然较为开放,却还没有开放到这个地步。
  李京墨咧了咧嘴,强忍住没有痛呼出声,他连忙对三宝说道:“嗯嗯,你把这个...这个马车拉到东院去!”
  “是,老爷!”
  孟文浩提着一小篮‘鸡’蛋,进了永乐坊,他一路寻到了李府附近,远远地看着那高耸的‘门’墙以及院子内部错落有致的亭台楼阁,不由顿住脚步,又看看手中提着的‘鸡’蛋,一时有些犹豫了。
  “傻站着干嘛?怎么不进去啊?”
  这时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把内心正在天人‘交’战的孟文浩吓了一跳,他扭头一看,见到来人竟然是李泰,连忙拱手行礼道:“见过魏王殿下!”
  在国子监内,他们是同窗,可以不用多礼,但出了国子监,这君臣之礼就不得不注意了。
  李泰摆了摆手,他看了看孟文浩这一身“行头”,问道:“你是来找李先生的?”
  “嗯,是的。”
  “那你怎么不进去啊?‘门’房不让吗?也不对啊,他们家的‘门’房应该不会为难人的呀!”
  “呃....这个.....”
  孟文浩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李泰看他手中提的‘鸡’蛋,又看到他窘迫的样子,瞬间了然,呵呵笑道:
  “文浩你莫要庸人自扰,李先生他们家比本王都要富裕,你要是纠结礼物轻重的话,那整个长安城怕是也找不出几个人能送出让李先生心动的礼物了。礼轻情意重,心意到了就行,你能过来看先生,想必他就已经很知足了!”
  李泰的话也包含了几分开解的意思,但能被他李泰开解,本身就是一种荣幸,对于孟文浩这样的聪明人,而且跟也自己没有任何利益冲突,李泰心里是认同的,也愿意结‘交’,或许这就是聪明人之间的惺惺相惜吧!
  孟文浩闻言,内心稍安,他拱手笑道:“多谢殿下开解!”
  “嗯,那一起进去吧,正好本王找先生也有些事情!”
  有了李泰的带领,孟文浩进李府的过程顺利了很多,二人直接畅通无阻地进了院‘门’,李泰也没让人通报,他问清仆役李泽轩在哪儿后,带着孟文浩直接要去往西院,浑然没把自己当外人。
  “哎....”
  孟文浩刚想说这样会不会太失礼,却见周围的丫鬟家丁对此都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他只能呐呐地住了口,老老实实地跟着李泰去了西院。
  一路亭台楼阁,假山荷塘,林木‘交’映,可把孟文浩看‘花’了眼,暗道:魏王说的没错,先生家可真有钱,等我日后挣钱了,也要给爹娘买一座这样的大宅院,让他们享清福。
  “哇靠!这么多马车,竟然跟先生平常用的马车一样!”
  李泰进了西院,第一眼便看上了那二十多辆“豪华房车”,他顿时就把自己今天来的目的完全抛在了脑后,屁颠屁颠地跳上了一辆马车开始参观享受。
  李老爹拉走自己的车后,李泽轩也让人把剩余的车‘弄’到西院了,毕竟一直堆在前院多不像话,反正他的西院面积大,再放二十辆马车也不怕。
  此刻,李泽轩正坐在不远处的凉亭里纳凉,他看到这小胖子跟土匪进村一样,不由很是无语,连忙起身向这边走过来,不是因为李泰,而是他看到了孟文浩。
  “先生!”
  孟文浩也被这么多“豪华房车”震撼了一下,但他见到李泽轩向这边走了过来,连忙醒过了神,拱手行礼道。
  “嗯,文浩你怎么来了?”
  李泽轩点了点头,温和一笑道。李泰来这儿,他不奇怪,但是孟文浩过来,他心里就有些好奇了。
  “先生今日未去国子监,学生又听说了昨日奇趣文化‘门’前生的冲突,有些担心先生的处境,奈何学生所知消息有限,只能亲自来此一探,叨扰之处,还望先生见谅!”
  孟文浩弯腰拱手,彬彬有礼道。
  李泽轩心中一暖,这么看来,他这个老师,当得还是‘挺’成功的嘛,他这时候才领会到前世那些老师见到学生来探望自己时的心情,真的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欣慰和喜悦,无法描述,也无可替代。
  “呵呵,文浩不必担心,为师没事!”
  “哈哈,我说你咋过来了呢!原来是因为这个,你这担心还真有点多余,先生不仅没事,现在还成了国子监司业了!”
  李泰这时从马车里跳下来,拍着孟文浩的肩膀,哈哈笑道。
  李泽轩在一旁能明显感觉得到大地一颤,真的一点都不夸张,他对这小胖子很无语,才十一二岁,竟然能吃的这么胖,这货就不怕以后得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
  李泽轩记得前世在某本书上看到过,说是李泰“腰腹洪大”,不过李二见到爱子如此圆滚滚的模样,担心的却不是太胖的话会影响身材,而是觉得儿子这样上朝参拜的时候一定会很辛苦,心疼之下特别准许他乘着小轿子到朝所,真是前所未闻。
  李泽轩摇了摇头,这对奇葩父子真不是他所能理解的。
  “先生没事便好,学生家中无长物,只能带一些‘鸡’蛋,还望先生不要嫌弃。”
  孟文浩将手中的‘鸡’蛋,递了出来,看着李泽轩期盼道。
  李泽轩皱了皱眉头,要是以前就算了,可是现在的‘鸡’蛋这么贵,孟文浩家里条件又不好,这些‘鸡’蛋自己怎么能收下。不过他看到孟文浩一脸期盼地样子,又怕自己出言拒绝,会打击了这孩子的自尊心。李泽轩一时也是醉了,收礼能收的像他这么纠结,也是没谁了。
  唉,罢了罢了,大不了等这孩子回去的时候,让厨房给他打包一些干果糕点之类的,以作补偿吧!
  “礼轻情意重,何来嫌弃一说,不过你下次来,切不可带这些东西了,为师家里什么都不缺。你和青雀,随我去凉亭坐吧!”
  李泽轩示意小兮收下‘鸡’蛋,对孟文浩、李泰二人说道。
  “多谢先生!”
  孟文浩松了一口气,感‘激’道。
  也不知道他是在感谢李泽轩的邀请,还是感谢李泽轩收下了‘鸡’蛋。
  谢谢命运运起的又又又又又又一次打赏!
  谢谢念初、此生恋不负卿的月票!
  谢谢老铁们的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