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二百三十三章 那所谓的理想!
“文浩、青雀,这次考试,你俩考的如何?”
  凉亭内,几人坐定后,李泽轩抿了一口掺着冰块儿的温柔乡,笑着问道。,。徐宏志给他的试卷他还没来得及看呢!
  这就是为什么一般只有成绩好的学生才愿意去老师家拜访的原因了,因为来了之后,老师会不可避免地问你成绩,因此现在程处默来找李泽轩的次数明显少了很多,这货也会觉得臊得慌。
  孟文浩道:“尚可!”
  李泰摆了摆手道:“还行!先生你这儿这么多马车,送我一辆如何?”
  这小胖子自从坐下后,眼睛一直滴溜溜地在那些马车上没离开过。他刚刚进去尝试了一番那“豪华房车”,心里面对这玩意儿可是想要的紧。
  “呵呵,我出一题,青雀你若是能答得上来,送你一辆马车又何妨?”
  李泽轩似笑非笑道。
  李泰闻言脸‘色’一垮,出题,出题,又是出题!他心里都快对李泽轩出的题有‘阴’影了,被虐了那么多次,李泰表示已经够了,这次绝对不上当!
  “不用不用,先生你直接说你这车卖多少钱吧?我用钱买!”
  小胖子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打死他也不愿意去解李泽轩出的那种故意刁难人的题了。
  旁边的孟文浩狐疑地看了李泰一眼,一起上了这么久的课,他对李泰的‘性’子也有些了解,知道李泰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可没想到现在竟然主动“认怂”了,难道先生出的题真的有这么难?孟文浩心里面不由想到。
  李泽轩淡淡地瞥了小胖子一眼,道:“这车,还没地方卖,目前就这么多,青雀你若是想要的话,再等等吧!”
  李泰跳脚道:“这儿一共有二十多辆马车吧?小轩你就不能卖我一辆吗?我好歹也是奇趣文化的东家之一啊,你就不能照顾照顾下我啊!”
  李泽轩烦恼地摆了摆手道:“行行行,送你一辆!送你一辆!青雀你今天过来到底有何事?快说完走吧!”
  李泽轩真想这小胖子赶快把要说的事儿说完滚蛋,免得又看了啥要啥,堂堂一个王爷,‘混’的跟个土匪一样,真是给老李家丢人呀!
  李泰心愿得尝,丝毫不在意李泽轩的恶劣态度,他一脸欣喜道:“哈哈,先生你忘了吗?你上次讲的,报纸都快登完了,你今天该说下面的故事了,不然明天报纸上就没有小说可登了!”
  李泽轩愣了愣神,才想到竟然还有这么一回事,他点头道:“行,那今日就给你俩说小说吧!”
  一旁的孟文浩吃了一惊,诧异道:“竟然是先生写的?”
  “嗯,文浩你知道就行,可别说了出去!”
  李泽轩不想招惹太多麻烦,只想静静地做个美男子。
  “是,先生!”
  孟文浩答应道,只是他想了想,还是迟疑道:“不过,学生实在想不明白,先生博学多才,学识如海,为何会去写小说?”
  李泽轩意味深长地笑道:“写小说怎么了?文浩你是觉得写小说是贱业吧?”
  孟文浩矢口否认道:“不不不,学生....学生没这个意思.....”
  “你有!你从心里就觉得写小说不是正道,有失读书人的身份吧?”李泽轩正‘色’道,“文浩,你寒窗苦读这么多年,理想是什么?”
  “学生....”
  孟文浩张了张嘴,一时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这个问题他还没有想过。
  李泽轩看着一脸纠结的孟文浩,缓缓道:“是想挣钱改善亲人生活,或是想金榜题名、位列朝堂,又或者想去某地当官,造福一方,还是说你想修书立传,百世流芳?”
  孟文浩怔怔地思考了半晌,才开口说道:“先生,学生既想让我爹我娘我小妹都过上好日子,又想金榜题名,造福一方百姓,让别人都能记住我。”
  “嘿,你可真贪心!”
  李泰喝了一口冰镇温柔乡,撇嘴笑道。
  孟文浩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吶然无语。
  李泽轩摇了摇头,轻笑道:“文浩,其实一个人要是能把小说写好了,虽然不能金榜题名,但是可以让他,家财万贯,而且通过我们,一传十、十传百,还能让他扬名立万,一朝成名天下知,同样是靠本事吃饭,你又有什么理由去歧视写小说呢?”
  李泰不信道:“写小说能挣那么多钱?”
  “呵呵,那当然,青雀你要是不信,就等着瞧好吧!随着的规模越来越大,销量越来越多,到时候,不管是给报纸写文章的,还是给报纸写小说的,收入都会非常丰厚,我想,到时候肯定会有很多手头拘谨的读书人来写小说或者文章的。”
  李泽轩自信道。他这么说,有他自己的道理,这个时代的娱乐活动的确非常单调,而报纸的推出,不仅能给人们‘精’神上带来娱乐,也能为很多落魄书生提供一个额外的谋生生路。
  李泰眼睛一亮,兴奋道:“那岂不是说,到时候我会有好多种小说可以看?”
  李泽轩跟孟文浩都是嘴角一‘抽’,这小胖子思维总是跟别人不在一个“频道”上啊!
  “文浩你自己好好想想,为师觉得你这种思想要不得,行业无贵贱,你所读的那些圣贤书,也没有教你去歧视别的人吧?无论什么行业,那些凭自己努力吃饭讨生活的人,都是值得你去尊敬的,包括农户、商人,甚至酒楼的店小二,为师不希望教出的学生,是那种高高在上,目中无人,不食人间疾苦的狂妄之徒!
  还有,关于你的理想,为亲人、或是为官一方,如果当你只能选择其中一样的时候,我希望你能优先考虑你自己的家人,一个不懂感恩,六亲不认的人,我觉得他是当不了一个好官的,为师也不希望你成为一个为了名利冷血无情的人!”
  李泽轩没有理小胖子的耍宝,而是看着孟文浩语重心长地说道。
  “学生谨记先生的教诲!”
  孟文浩起身,朝李泽轩肃然拱手道。
  李泽轩欣慰地点了点头,道:“好,那我们开始讲小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