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二百三十八章 风波!下海!

      被新政风暴席卷的人们,纷纷行动了起来,买鸡的买鸡,找船的找船,各条街道上人来人往,好不热闹。
  
      “老板,你们这儿可还有鸡苗?什么?没了?这才刚开市不到一个时辰,怎么就没了?”
  
      东市,一个灰色汗衫的汉子,正在跟一个卖鸡苗的商贩大吼大叫。
  
      “老板,哎,别走,你这剩下的鸡苗多少钱,我都要了!”
  
      “什么?一百文一只?你怎么不去抢?前一阵子不还是八十文吗?”
  
      “爱买不买,现在不买,以后更贵!”
  
      之前李程两家大肆购买鸡苗,曾经一度把鸡苗价格由六七十文一只推高到一百二十五文一只,后来王仁义从南方运来八万只鸡苗后,李程两家不再购买鸡苗,长安的鸡苗市场也终于渐渐恢复平静,鸡苗价格也从原来的一百二十五文一只渐渐回落到七八十文一只。
  
      如今朝廷推出养鸡减赋政策,百姓们纷纷疯抢齐苗,不少鸡苗商贩的存货快速被抢购一空,其余鸡苗商贩缓过神来后,一面迅速组织人手从其他地方进货,一面拉升鸡苗价格,意图大赚一笔。
  
      “嘿嘿,你们这些凡人呐!真可怜!”
  
      今日来长安赶集的梅俊看着眼前抢购鸡苗的庄户,一脸优越地感叹道。
  
      梅村自从划分为李泽轩的封地后,每年只需要向李泽轩这个大地主交租子就可以了,而且李泽轩早就推出了养鸡减租政策,因此朝廷的这条政策对他们根本没啥影响,他们自然不需要去跟着别人一起抢购鸡苗。
  
      “梅大嘴,你在这儿臭显摆个啥呢?还不快去抢个位置卖鸡蛋?小心回去你家婆娘不饶你!”
  
      这是一只枯瘦的手,突然拍在了梅俊的肩膀上,接着就传来了刘二爷略带调侃的声音。
  
      相比于几个月前,刘二爷看起来更加精神矍铄,可能老年人一旦有事儿干了之后,就会更加有活力吧。
  
      “刘二爷,你咋又拿我开玩笑?”
  
      梅俊扭身咧嘴道。
  
      “梅大嘴,今天为啥这么多人买鸡苗呢?”
  
      “俺刚刚听别人说,好像是朝廷今天颁布了一个什么政令,鼓励百姓养鸡苗,一百只鸡可以减免一成赋税。”
  
      “哈哈,竟然还有这好事儿?不过这待遇俺们梅村早就享受到了,而且还是免费的鸡苗啊,哈哈!”
  
      刘二爷得意的笑道,只是这话太招惹仇恨,旁边一个汉子立马就瞪着眼睛说道:
  
      “你说啥?你们村儿早就有这待遇了?而且鸡苗还是免费的?”
  
      “哈哈,这还能骗你,真是多亏了李爵爷啊!”
  
      ………………………
  
      “王富仁,你家的船怎么还闲在码头啊?还不快去兵部报备?”
  
      “为啥要去报备呀?”
  
      “今天的报纸你没看吗?朝廷要派兵护送船队南下换粮,南边儿的粮食便宜,香料也便宜,我们拿着丝绸和瓷器跟着朝廷的大军去南洋小国采购货物,回来一倒卖,肯定能大赚一笔!”
  
      “真的啊,可万一这报纸要是骗人的咋办呀?”
  
      “糊涂!你也不看看这报纸是谁办的。李爵爷家财万贯会骗你啊?你值几个钱?”
  
      “那兄弟你等等我,我家有十条大船呢,我们一起跟着朝廷的大军去南洋喝一口汤!”
  
      这种对话,在今天的长安城,绝对不止一处。商人的嗅觉往往是最敏锐的,资本市场向来就是无风尚起三层浪,如今有了朝廷的这条政令刮起的东风,怎会不掀起滔天巨浪?
  
      归义坊。
  
      孟文浩家中。
  
      “爹,您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孟文浩今天休沐,正在家里教小妹写字,突然间院门就被推开,进来一个又瘦又黑的中年男人,他个子不高,身形也不壮,可就是那被压的微微弯曲的脊梁,却好似充满无穷的力量,仿佛能撑起一片天。他灰色的衣衫上全是泥沙,根本分不清他穿的是衣服,还是沙子了。孟文浩听到声响,抬头一看,见是自己的父亲,他拍了拍小妹的脑袋,连忙迎了上去,欣喜地说道。
  
      “嗯,今日灞上没多少活计,为父做完了就提前回来了!浩儿,你还在教丫丫写字呢?”
  
      中年男人一面脱去满是泥沙的上衣,露出了他那黝黑、瘦弱但看起来却十分结实的胸膛,一面笑呵呵地对眼前这个最令他感到骄傲的儿子说道。
  
      “嗯,爹,丫丫最近都学会了好多字呢!我还给丫丫教了我们先生发明的拼音,以后丫丫说不定比一些富家子弟识的字都多!”
  
      孟文浩罕见地露出了几分小孩子的天真表情,跟自己的父亲邀功道。
  
      孟父当然不知道什么叫拼音,但他知道自己儿子读书很厉害,说出的话肯定有道理,他笑呵呵地去水井旁边洗了洗手,对孟文浩“嗯”了一声,这时屋内的小姑娘也跑了出来,“咯咯”笑道:“爹爹,爹爹,你回来了?”
  
      中年男子抹了一把脸,就见他不知道从哪儿变出了一个用纸包着的糖人儿,然后他蹲下身子,眯着眼睛对女儿笑道:“来,丫丫,这是爹给你买的,快点吃了,可别对你娘说哦~!”
  
      丫丫微微泛黄,营养不良的脸蛋,顿时像一朵盛开的小花,灿烂得令太阳都黯然失色,仿佛就是这世间最美的天使,小姑娘张开红润的小嘴,露出颗小兔牙,“咯咯”地笑着,如银铃般清脆悦耳,“呀~!是糖人儿,爹爹真好!”
  
      丫丫开心地接过孟父手里的糖人,打开外面的油纸,看着那捏的栩栩如生的可爱小人儿,小姑娘犹豫了片刻,又递了回去,脆声道:“爹爹挣钱养家,爹爹最辛苦,爹爹先吃!”
  
      孟父看着女儿一脸童真却又满是执着的小脸,不由鼻子一酸,他又把糖人送到女儿嘴边,咧嘴强笑道:“爹早就吃腻了,丫丫快吃!”
  
      “哼!爹爹骗人!你以前都是这么说的,可是你根本就没吃过!爹爹不吃,丫丫也不吃!”
  
      小姑娘最近好像学聪明了,根本不上当。
  
      “好好好,那爹吃一点。”
  
      孟父无奈,只能轻轻磕了糖人的一个边角,嘴中淡淡的甜味却冲不去他内心的辛酸,突然他又想到了什么事,一时之间,看着女儿五味陈杂。
  
      “哥哥每日上学也辛苦,哥哥也要先吃!”
  
      丫丫看到父亲真的吃了,顿时就开心地将糖人送到孟文浩身边。
  
      有了前车之鉴,孟文浩倒是没有推托,他也轻轻咬去一个边角,然后拍了拍小妹的羊角辫,笑道:“好了,哥哥也吃了,丫丫去别处玩吧!”
  
      “嗯嗯!”
  
      “爹,是不是生了什么事?”
  
      孟文浩见丫丫走远了,然后他看着忧心忡忡的父亲,问道。
  
      孟父神情一窒,慌忙道:“没,没什么!”
  
      “爹,肯定有事,您还能瞒得过孩儿吗?您有事说出来,我们一起想办法!”
  
      孟父想了想,犹豫道:“浩儿,为父过几天可能要出一趟远门,可能会出去两三个月……”
  
      “爹,您要去哪儿?”
  
      孟文浩急声问道。
  
      “去……去海外!”
  
      孟父吞吞吐吐,终于吐露了实情,可这句话,却犹如晴天霹雳,炸的孟文浩愣在了原地!
  
      ………………………………………
  
      谢谢edmonda、爱你非我莫属的打赏!
  
      谢谢书友16091220、糊里糊涂的月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