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二百四十一章 不务正业?

      归义坊。
  
      孟文浩劝说父亲无果,只能祈祷母亲中午回来后能劝住父亲了。胡思乱想一阵,他心中愈发烦闷,跟父亲打了一声招呼,孟文浩出门而去。
  
      看着街道上匆匆忙忙的行人,孟文浩心中有些茫然,正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眼前的这些人,大多是为了挣钱而奔波,那自己这算是什么?
  
      “哎?这不是孟文浩吗?你这是要上哪儿去啊!”
  
      突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孟文浩觉得有些耳熟,转身一看,正是王猛向这边走了过来。
  
      “王猛?你又是要去哪儿?”
  
      “去奇趣阁工坊啊!文浩,今天的报纸你们看吗?《大唐日报》可以打赏了,李先生一个人打赏了《凡人修仙传》一千贯,成为了第一个黄金盟主,可霸气了,我王猛虽然钱财不多,但还是可以挤出十贯,混个舵主当一当的!”
  
      “什么打赏?什么盟主?王猛在说什么?”
  
      孟文浩一脸茫然,根本不懂王猛在说什么。
  
      “诺,你自己看吧!”
  
      王猛从怀里掏出今天的报纸,递给孟文浩,并指着报纸最后面那几段话说道。
  
      孟文浩定睛看完后,才明白过来,他心里的第一反应是崩溃的,他没想到李泽轩私下写小说就算了,而且还竟然厚着脸皮自己给自己打赏!这是得多么不要脸才能干得出这种事情啊!
  
      “咋了?你小子肯定是被先生的大手笔震惊到了吧?哈哈!”
  
      王猛看孟文浩微微抽搐的脸部,以为他是惊讶过度了呢。
  
      孟文浩差点喷出一口老血,他连忙点头,故作震惊之色道:“嗯嗯嗯,小弟的确被震惊到了。”
  
      “嘿嘿,那你慢慢震惊去吧,老哥我先走一步了!”
  
      王猛一脸我是过来人我理解你的表情,拍了拍孟文浩的肩膀,转身跑远了。
  
      “哎,王猛,你的报纸!”
  
      “算了,不用了!文浩你先拿着吧!”
  
      孟文浩无奈地摇了摇头,他心中的那些烦闷,倒是被刚刚得到的那条消息冲淡了不少,他没想到,自己的先生竟然如此的跳脱任性,不拘一格。
  
      索性闲来无事,他便在前面不远处的桥墩上,坐了下来,翻看起报纸,自然,他也看到了今日头条,看到了那个朝廷向民间招募商队,随大军一同去南洋小国贸易的消息。
  
      “原来这事情竟然是真的!真的有朝廷的水军一同南下啊!”
  
      孟文浩喃喃自语道。他先前以为他爹说的朝廷军队会一同前往是故意安慰他的,没想到竟然是真的。他此刻心中稍安,也从这条新闻,明白了父亲口中所谓的冯老板突然决定要出海的原因,一切都是因为朝廷颁布的这条政令啊!
  
      只是朝廷为何这个时候要弄出这么大的动静南下换粮呢?莫非日后大唐的粮食供应会出变故?
  
      聪慧的孟文浩,不一会儿便想到了这条政令背后更深层次的原因,不过他也只是猜测而已,并不敢肯定
  
      李府。
  
      李泽轩这会儿并不清闲,今天有大佬来他家了啊。
  
      来人正是秦叔宝和李孝恭。
  
      对于民间百姓来说,李二这次颁布的南下换粮的政令实在颇为突兀,也让人极为不解,而这条政令的最高执行统帅,就是李孝恭,身为李唐宗室,而且是李二颇为信任的左膀右臂,李孝恭当然是这次军事行动真正原因的少有知情者之一。
  
      正是因为他知情,这才要亲自过来见李泽轩一面,有些话他需要当面问清楚。但是他之前跟李泽轩素无交集,突兀来访多有尴尬,这才找来秦琼当这个中间人。
  
      “秦伯伯,您老过来了,这位是?”
  
      刚在西院练了没多久剑的李泽轩,被三宝跑过来告知秦琼来访,他连忙擦了擦汗,整理整理衣衫,便来到了前厅一看,竟然还有一人,他这才问道。
  
      “呵呵,小轩,这位是陛下亲封河间郡王,正是这次下南洋的两万水军最高统帅,你快来拜见!”
  
      秦琼起身笑道。
  
      李泽轩吃了一惊,先前李泰倒是跟他说过,这次水军是由李孝恭率领,可没想到竟然这么快就见到真人了,这李孝恭可是牛人啊,日后的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而且还是排第二,仅次于长孙无忌,简直吊炸天呐!
  
      李孝恭的祖父李蔚,就是李虎的第七个儿子,李二的祖父李昺是李虎第三子,算下来他也是李二的堂弟,纵观李唐宗室,李孝恭算是一个颇有作为的人了,为人谦逊,不居功,不做福,不揽权,人品高洁,送他大房子都不要,就是有点好色,据说后房歌姬舞女达一百余人,不过人家不偷不抢,也不算什么大毛病啦!
  
      “拜见王爷!”
  
      李泽轩冲着面前龙精虎壮、面色红润的大汉拱手行礼道。
  
      “哈哈,免礼!小子,你这是刚练完剑吧?老夫从你的身上,还能感觉到剑意!”
  
      李泽轩先前在打量着李孝恭,李孝恭又何尝没有在打量李泽轩,他微眯双眼,感受到李泽轩刚练完剑还没来得及收敛起来的剑意后,李孝恭瞳孔一缩,豪迈一笑,出声问道。
  
      “王爷慧眼如炬,小子佩服!”
  
      李泽轩心中微惊,没想到遇到了高手,他一时半会儿也看不出李孝恭的境界,因为李孝恭的血气比秦琼旺盛数十倍,怕是已经步入宗师之境好多年了吧!真是妖孽啊,这李孝恭看起来也就三十多岁啊!
  
      “哈哈,不错不错!小子你的剑意很纯粹,很锋锐,在你这个年纪,实属难得呐!不过你还需勤加练习,最近老夫倒是听过你捣鼓了不少新奇古怪的东西,真是不务正业啊!练武修心,不静怎么行?你小子底子这么好,怎可荒废武艺?”
  
      李孝恭放下茶盏,站起身拍着李泽轩的肩膀,语重心长地说道。
  
      李泽轩满脸无语,李孝恭这是嫌他最近搞事情太频繁,不务正业啊!可是他现在都忘了自己的正业是什么了!教书,还是习武?
  
      谢谢命运运气的又又又又又又一次打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