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百四十三章 航海利器!
第143章航海利器!
  
  “其四,不知王爷可否知道司南?”
  李府前厅。
  李泽轩看着李孝恭问道。
  “当然知道,这东西在钦天监有几个,怎么了?”
  李孝恭奇怪地答道。
  据《古矿录》记载,司南最早出现于战国时期的河北磁山一带,最初用于堪舆风水,但是并无考古实物。由司南到指南针,中间又经历了一段很漫长的时间,至少初唐还没有出现过指南针。
  唐开元年间的山西堪舆家丘延瀚,被后世堪舆家推崇为堪舆术三针(正针、缝针和中针)中最早出现的正针法的创始人,这人可能是最早的磁针发明人了。
  在北宋初年,我国又创制了一种指南工具——指南鱼,它用一块薄薄的钢片做成,形状很象一条鱼。它有两寸长、五分宽,鱼的肚皮部分凹下去一些,它象小船一样,可以浮在水面上。钢片做成的鱼没有磁性,所以没有指南的作用。如果要它指南,还必须再用人工传磁的办法,使它变成磁铁,具有磁性。
  北宋曾公亮等利用前人资料编撰的《武经总要》,详细介绍了指南鱼的制备方法。至于水浮磁针的制作方法首见于北宋沈括的《梦溪笔谈》。指南针在航海方面的应用,最早还是在明朝郑和下西洋的时候,这个时代,就是发明了指南针,估计也不会有人想到把它用于航海。
  没错,李泽轩要送给这数万队伍的礼物,正是指南针,这玩意儿可是航海利器啊,在宋、元两代,我国发明的指南针,传到了欧洲和亚洲许多国家,使得近代欧洲的远洋探险成为可能,当然,人家欧洲国家凭借远洋航行,建立殖民地,彻底崛起了,而我们.......
  “王爷,司南的勺柄无论如何旋转都能很好地指向南方,通过它,我们就能够在茫茫大海上,辨别方向了呀!这样就不会迷航了。”
  李孝恭眼睛一亮,他虽然没下过海,但是水仗不知道打了多少了,他兴奋道:“哈哈,你小子鬼主意真多,把司南用于航海,也就只有你能想得出来了!不过........”
  说到这里,他皱了皱眉,道:“不过司南太过庞大,放置在船上恐怕会多有不便。”
  李泽轩笑道:“这个问题王爷不必担心,小子知道有一物,也能指辩方向,而且本身轻便无比,极易携带。王爷若是需要,小子今日就可以让工坊做几个,送到王府,到时候王爷一看便知。”
  “真有此等神物?那你得尽快做出来,距离大军开拔的时间,也没几天了!”
  李孝恭此刻真是庆幸今天自己来了这一趟,收获太大了!
  李泽轩正欲点头,突然想起一事道:“小子倒是十分愿意帮助王爷,只是最近小子还在禁足期,不能出门,也不能亲自去工坊,这样一来,进度怕是要慢了许多。”
  禁足令虽然让他能放好多天的假,但若是有事需要出去,的确多有不便,就比如今天《大唐日报》的改版,昨天他想到主意时,还得麻烦地写信教马周他们怎么改,这哪有当面说来的方便。
  李孝恭满不在乎地说道:“这个不是什么大事,本王一会儿便去皇宫,请求陛下暂缓你的禁足令,军情紧急,这点小事想必陛下会有所通融的。”
  李泽轩欣喜道:“多谢王爷!”
  “没事,那么关于出海需要注意的方面,小轩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倒还有一点。”
  李泽轩沉吟道:“王爷,这次的两万水军,小子建议王爷尽可能多挑选一些精兵悍将,既能打得赢水战,又能打得了陆战,武器也要准备充分。”
  李孝恭眸光一闪,寒声道:“小轩,你的意思是.....我们不仅会遭遇水战,陆上还要与别人征战?”
  李泽轩点了点头,道:
  “嗯,的确很有可能。水上有可能遇到海盗,至于陆地上嘛...王爷,你们这次船队所携带的货物,都是价值不菲,那些华丽的丝绸与精美的瓷器对于南洋化外之民来说,无异于比黄金还珍贵,难保他们不会起歹意。
  稍有不慎,到时候王爷所率领的两万军队,便会遭遇那些小国,倾尽举国之力的攻击,整个船队的人也会陷入腹背受敌,四面楚歌的境地。这次船队南下的初衷,的确是为了贸易,但防人之心不可无,若是他人率先妄图以武力破坏规矩,我想到时候,王爷也不需要手下留情吧?”
  李孝恭眉头一拧,冷声道:“番外小国,若是胆敢犯我天朝上国虎威,本王定会拔剑饮血,扬我大唐天威!”
  李泽轩赞叹道:“王爷好气魄!时辰不早了,不如王爷和秦伯伯就在小子家中用膳吧!”
  李孝恭嘿嘿笑道:“素闻你小子在吃喝一道,颇有造诣,那正好本王今日就在你府上,尝尝你们家的美食美酒,哈哈!”
  秦琼也点头笑道:“哈哈,合该如此,算算日子,小轩你跟雨惜也快成亲了,老夫身为雨惜的义父,还没在你家里吃过饭呢!”
  李泽轩汗道:“咳咳,是小子考虑不周!”
  “哈哈!”
  另一边。
  孟文浩在桥墩上看了好一会儿的报纸,他自然又重点看了几遍报纸最后面的那几段话,他心中对于写的丰厚报酬的确很是心动,也起了用闲暇时间写的念头,不过他只是想了想,便立刻否决了。
  首先,算学馆的学业本来就很紧张,竞争也非常激烈,他还想着月考考第一,得到那个带家人去醉仙楼免费大吃一顿的机会呢,一般情况下,一家人要是在醉仙楼放开吃喝,至少能吃个五六十贯,若是点了酒水,那就更贵了,这个可比写更划算啊!
  另一方面,写肯定会耽误学业,他爹他娘肯定不会允许,他自己也不会允许。
  摇了摇头,打消了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孟文浩看了看头顶的太阳,然后起身准备回家吃午饭了,他这时候才发现自己竟然是在永达坊附近,早上浑浑噩噩的一路瞎晃悠,不知不觉就来到了离家这么远的地方。
  孟文浩叹了口气,向家里走去。
  “别动!打劫!”
  走到宣义坊的时候,孟文浩突然听到宣义坊和丰安坊中间的巷道里,传来一个低沉的男子声音。他心里一惊,连忙侧身道墙角,小心翼翼地偷瞄巷道里面的情形。
  就见一个身穿灰色衣衫的大汉,脸上蒙着一块儿不知从哪儿扯来的黑布,手上拿着一个寒光凛凛的菜刀,正架在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儿脖子上,赫然是一幅光天化日,拦道抢劫的画面。
  告诉你们一个不好的消息,明天侠客又要去跑招聘会了,木办法呀,身边都有同学拿到offer了,侠客心里急呀!再不跑的勤快点,就要gg了!明天的更新会比较晚,但肯定不会断更的!抱歉了!
  谢谢命运运气的又又又又又又两次打赏!
  (本章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