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二百四十六章 出去浪!

      李府。
  
      酒足饭饱,宾主尽欢。
  
      “哈哈,李府的美食美酒果然名不虚传呐,李老爷你可是生了个好儿子!后半生可以享清福喽!”
  
      李孝恭一顿饭下来,吃的是满面红光,明显席间喝了不少酒,不过他吐字还算清晰,应该没有喝醉。
  
      “王爷过奖,犬子顽劣,总是喜欢惹是生非,日后还望王爷能够多多提携,照顾一二。”
  
      李孝恭、秦琼两位朝廷大佬,联袂来李府做客,李京墨当然要出来陪酒,他现在是对自己儿子的本事越来越服气了,先是结识了几位国公,接着又是太子和魏王,现在又来了李孝恭这个手握实权、在军方素有威望的王爷,李老爹有时候就忍不住在想,要不要抽个时间,把家里的下人召集起来培训一下,再把府里上下,重新翻修一下,这样也显得更有格调啊!
  
      “哈哈,好说好说!这小子除了懒了点,其他方面都算得上出类拔萃!”
  
      李孝恭砸吧砸吧嘴,还在回味刚刚的美酒。
  
      秦琼在一边稍显郁闷,他还算半个病号,中午的美酒,自然没有他的份。
  
      “小轩,那辨认方向的工具,你可要上心些,另外,关于航海的注意事项,你这两天再多想想还有没有什么要补充的,我们只有准备的充分些,才会少死人。老夫不希望我大唐的这些好儿郎,没牺牲在沙场上,却死在了茫茫大海中,最后葬身鱼腹,连尸骨都捞不回来!”
  
      秦琼看着一边还在剔牙的李泽轩,忍不住叮嘱道。
  
      “嗯,叔宝说的有理,你小子在这件事上给本王打起十二分精神,不要有任何懈怠!”
  
      李孝恭闻言,使劲拍了拍李泽轩的肩膀,说道。
  
      “嘶~!”
  
      李泽轩真想说一句“卧槽”,这一巴掌下来,带动了他剔牙的胳膊,差点把剔牙棒(嗯,古代不叫牙签,叫剔牙棒)戳进了牙龈里。
  
      “唔,秦伯伯和王爷晃心,小子知道轻重!”
  
      李泽轩吸着凉气,有些口齿不清地应道。
  
      “嘿!那行,李老爷,既如此本王就不叨扰了,稍后本王便进皇宫一趟,跟陛下陈清利害,午后应该就会有圣旨过来,解除令郎的禁足令!”
  
      李孝恭说罢,晃了晃脑袋,站起身告辞道。
  
      “有劳王爷费心了!”
  
      “多谢王爷!”
  
      李老爹跟李泽轩连忙起身,拱手谢道。
  
      “哈哈!”
  
      李孝恭爽朗一笑,摆了摆手,看着秦琼道:“叔宝要不要同走?”
  
      秦琼点了点头,跟李泽轩告辞道:
  
      “老夫也先告辞了,小轩你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尽管来找老夫。”
  
      “嗯,王爷和秦伯伯慢走!”
  
      ……………………
  
      不出所料,李孝恭离开后,半个时辰都不到,就有内侍来李府传旨,宣布李泽轩的禁足令提前解除,并严令李泽轩最近抓紧时间打造辨别方向的工具,不得有任何懈怠。
  
      “呼!”
  
      由于李二在圣旨里面,措辞比较严厉,让人觉得李泽轩这几天要是不能完成任务,就好像要被砍头一样。因此,传旨太监离开后,老爹老娘就把他“赶”出家门了。
  
      “嗯,三宝,去工坊!”
  
      本来以为自己是个彻头彻尾的宅男,就算禁足,也不会影响到自己舒适的生活,可没想到,宅男也有一颗骚动的内心呐!再说这个时代,没有电脑,没有互联网,宅在家里也宅不住啊!不说互联网,只要有一台电脑,可以在家里玩玩单机游戏,李泽轩就能在家里宅的住。
  
      还好禁足令已经解除,可以出去浪了,不然还得在家里憋五天,岂不是要疯掉?虽然提前解除禁足令是有条件的,但小小一个指南针,对于他这个精密仪器专业的研究生来说,岂不是小菜一碟?
  
      “是,少爷!”
  
      三宝兴奋地应了一声。
  
      对于自家少爷解除禁足令,除了李泽轩这个当事人外,三宝算是最为高兴的了,因为这意味着他又可以搭空“开豪车”出去浪了,这是一个“老司机”隐形的福利啊!
  
      马车缓缓开动,行驶在长安城的街道上,越来越远。
  
      ……………………
  
      “孟文浩,今天本姑娘高兴!你要吃什么,尽管点,嘻嘻~!”
  
      东市,一家路边面馆,李鱼摸着荷包里刚“挣”来的三百文钱,底气十足,一副暴发户的姿态。
  
      “呃,还是你点吧!另外,小鱼儿你在长安无亲无故,那三百文钱,我劝你还是省点花吧!”
  
      孟文浩忧心忡忡地说道。刚刚在路上,通过互相聊天,他对于李鱼目前的情况都了解的差不多了。
  
      小姑娘的养父母也就是叔父叔母,以前居住于并州(即太原),隋大业十三年(公元618年),尚在襁褓中的李鱼,被一对神秘夫妻托付于傅凌晏和柳怡雪(即李鱼的养父母)夫妇,说是短则两三个月长则一年后,定会回来领走。
  
      傅家乃太原大户,傅凌晏也有几分见识,他见那对夫妻浑身狼狈,神色也颇为慌张,衣衫上甚至隐隐还能看到几丝血迹,便猜测这对夫妻很有可能遇到了非常棘手的麻烦,他本能地想将这对夫妇拒之门外,毕竟当时天下已有大乱之象,谁也不愿意平白无故陷入莫名其妙的麻烦之中。
  
      傅凌晏正要出口拒绝,柳怡雪却拉了拉他的胳膊,满脸慈爱地看着那襁褓中的小女孩儿。
  
      同床共枕十几年,傅凌晏如何不明白自己夫人的心思?他心中忍不住一痛,成亲这么多年,他们夫妻虽然恩爱非常,但这么多年来却一无所出,这始终是他们夫妇二人心里面永远绕不开的心结,现在这样子,恐怕是自己夫人起了收养这女婴的心思。
  
      最终,傅凌晏还是妥协了,收养了李鱼,他也有问过那对夫妻的身份,但是人家不说,反而要给一大笔钱,当作抚养女儿的话费,傅凌晏当然不缺这些钱,自是拒绝了。就这样,李鱼被安顿在了傅家,她爹娘唯一留下的,怕就只有那个玉镯了。
  
      柳怡雪初为人母,自是兴奋异常,虽然她这个“母亲”的身份,随时有可能被剥夺,但她对李鱼始终视若己出,她为李鱼所做的,甚至比一个真正的母亲做的还要多。
  
      就这样,傅家多了一个小可爱,一个随时有可能被接走的小可爱。李鱼就在这样一种幸福的环境中,等待着她的亲生父母前来。
  
      谁知,这一年六月,农民起义遍布全国,李渊便与次子李世民在大业十三年五月趁势起兵造反,并从河东(今山西永济西)召回长子李建成和四子李元吉,一面遣刘文静出使突厥,请求始毕可汗派兵马相助,一面召募军队,兵锋直指关中。中原大地陷入烽火狼烟,太原身为龙兴之地,自然首当其冲。各路山匪趁乱作恶,烧杀抢掠,为祸一方。
  
      傅家也受到波及,为逃避战乱,傅凌晏决定举家南迁。
  
      ………………………
  
      谢谢爱你非我莫属的打赏与月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