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换个点法!

      为了让李鱼的生父和生母以后能找到李鱼,傅凌晏临走之前还在家中正厅,留了一封书信,道明傅家为了躲避战乱,举家南迁一事,让他们发现这封信后,去江南一带寻找。
  
      乱世之下,人命如草芥,区区一封书信,傅凌晏也不知道能不能传到李鱼的亲爹亲娘手里,不过他已经尽力,问心无愧。
  
      一路辗转,他们这行人,自然会遇到不少山匪,曾经多次命悬一线,也受了不少暗伤,最终傅家安定于江南岳州。此时傅凌晏从并州出来时带的金银细软,已经消耗一空,其中大部分都便宜了山匪。
  
      虽然再也过不了大富大贵的日子,但因为有了李鱼的加入,他们夫妇二人却过的甘之如饴,男主外,女主内,一家人小日子也过的还算有声有色。
  
      他们所处的出云村,三面环山,犹如世外桃源,天下烽烟四起,出云村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傅家夫妇,在村中坐看中原大地,王朝更替,隋灭唐兴,又眼看李二弑兄囚父,兵变篡位。
  
      转眼来到贞观元年,傅凌晏这十来年一直饱受伤痛折磨,在这一年终于撑不住,撒手人寰。
  
      柳怡雪悲恸过度,心情郁结之下,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弥留之际,她告诉了“女儿”当年之事,估计李鱼的亲生父母应该出自于大富大贵之家,因为那只玉镯绝非凡品,并建议她前往长安,打探生父生母下落。
  
      李鱼从小机警聪慧,灵活好动,一个人跌跌撞撞,依靠傅凌晏夫妇生前留下的微薄财产,竟然奇迹般地抵达了长安城,入城之后,被长安城内,纵横交错的坊道绕晕了眼,这才在宣义坊附近,遭遇了劫匪。
  
      “哼,本姑娘好心请你吃饭,你却不识好歹,反过来说教与我!你不点我点!”
  
      东市口,“陈记”面馆,二人坐在外面的凉棚下,开启了斗嘴模式。
  
      “老板,来两碗鸡蛋阳春面,啊,不,是一碗鸡蛋阳春面,另外一碗不要鸡蛋!哼~!”
  
      李鱼说罢,挑衅地看了孟文浩一眼。
  
      孟文浩:“”
  
      “好嘞~!两位客官,一共十八文钱!”
  
      胖老板一声吆喝,弯腰笑道,他心里是担心这两小娃娃吃完东西不给钱,因为从他们二人的衣着上来看怎么都不像是有钱人呐。
  
      李鱼只是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咋咋呼呼地发怒,估计她一路上遇到过不少类似的情况了吧!
  
      “诺,给你!快去做吧!”
  
      李鱼数了十八枚铜钱,用劲儿地拍在了桌子上,好像是在示威似的。
  
      胖老板不以为意,他笑眯眯地伸手去抓那铜钱,突然凭空多出来了一只手。
  
      “慢着!”
  
      却是孟文浩起身抓住了胖老板的手。
  
      “怎么了?”
  
      胖老板茫然地看了看孟文浩一眼,问道。
  
      “陈老板,你这么做就不厚道了,您这儿的阳春鸡蛋面一直卖十文钱一碗,为何我们少要了一个鸡蛋,您却只给少两文钱?”
  
      孟文浩作为长安本土人士,对于物价还是相当了解的。
  
      陈老板耿着脖子说道:“我们我们明码标价了,怎么就不厚道了,您要是觉得不划算,可以吃鸡蛋阳春面嘛!不就是两文钱的事情吗?”
  
      要是李泽轩在这儿,肯定会骂一句这老板是无良奸商,竟然搞起了捆绑销售,强买强卖。不过孟文浩可不知道这些商家惯用的营销技俩。
  
      “你!”
  
      孟文浩恼怒地指了指那老板,然后起身拉了拉李鱼,说道:“小鱼儿,走,我们不在这家吃!”
  
      “等等!孟文浩,你附耳过来!”
  
      李鱼甩了甩手,把孟文浩拉到一边,小声道。
  
      “小鱼儿,什么事?”
  
      “孟文浩,我问你,长安的鸡蛋一个多少钱?”
  
      李鱼神秘兮兮地问道,她今天刚到长安,当然不知道这边的鸡蛋多少钱一个了,不过聪慧如她,见了刚刚孟文浩的反应,也大概猜出了长安这边的鸡蛋价格,肯定不止两文钱。
  
      “长安城的鸡蛋,一个五文钱,而且最近朝廷又颁布了养鸡减赋的政令,后面一段时间,鸡蛋的价格肯定还会往上升,所以小鱼儿,我们别在这儿吃了,这个老板故意坑人!”
  
      “啊~!”
  
      李鱼吃惊地张大了小嘴,她不敢置信道:“长安的鸡蛋咋会这么贵?我们岳阳那边的鸡蛋只要两文钱一个,早知道我从那边来的时候,多带写鸡蛋过来卖,不就发财了?”
  
      孟文浩无语,自己这同伴脑袋结构怕是跟自己真不一样吧?总是净想一些奇葩事情。
  
      “呵呵,我我开玩笑的,你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李鱼一时被孟文浩那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的有点恼。
  
      “咳咳,没什么,我们还是去别家吃吧!”
  
      “喂喂喂,二位客官,你们到底还吃不吃啊!别妨碍我们做生意啊!”
  
      一旁的陈老板,看这两个小娃娃在一边叽叽歪歪地墨迹个没完,忍不住不耐烦地说道。
  
      “不吃了!”
  
      “吃!就吃!”
  
      异口不同声,孟文浩、李鱼各执一词,两人就跟天生的冤家一样,刚认识不到半天,就斗了不知多少次嘴了。
  
      “你们到底还吃不吃?”
  
      “吃!本姑娘出钱,当然是本姑娘说的算!”
  
      “小鱼儿~!”
  
      孟文浩相劝,却见李鱼眼角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还冲他眨了眨眼睛。
  
      这情形,孟文浩才刚刚见过,这不就是上午她坑劫匪那一段吗?想到这里,孟文浩连忙住嘴,心里开始为眼前的胖老板默哀,只是不知道这次,小鱼儿打算如何应对呢?
  
      孟文浩心中有点小期待。
  
      “好嘞,那姑娘先给十八文钱吧!”
  
      胖老板轻呼一口气,笑眯眯地说道。
  
      “不不不,老板,我们刚刚点的不要了,换个点法。”
  
      李鱼摇了摇头,俏皮笑道。
  
      “那姑娘想吃些什么?”
  
      “嗯~!老板,您刚刚说,鸡蛋阳春面要十文钱,普通的阳春面要八文钱,是这样吗?”
  
      “对对对,就是这样!”
  
      “哈!”
  
      李鱼得意一笑,终于露出了她的“狐狸尾巴”,她狡黠道:“老板,给我们来十碗鸡蛋阳春面,不要面,只要鸡蛋,诺,这是二十文,给你!”
  
      虾米?
  
      胖老板一脸懵逼,如遭雷击,愣在了原地!
  
      的打赏!
  
      谢谢、136******的月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