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二百五十章 内圣外王!
“文浩,不给为师介绍下?”
  
  马车内,李泽轩看着两个半大孩子,笑眯眯地щww..lā
  
  他之前露了一手后,胖老板顿时吓尿,连忙前倨后恭地上来赔礼道歉,从头到尾,根本不用他亮出身份,这就是李泽轩一直信奉的以“力”服人,而不是用权势压人。
  
  以他如今的身份,也没必要跟这些底层小民一般计较,都是讨生活的,谁都不容易,没必要因为这点事就赶尽杀绝。对那父子三人略失惩戒之后,李泽轩带着孟文浩、李鱼坐进了马车,毕竟他这马车里面,可比那小面馆的环境好多了。
  
  孟文浩总感觉李泽轩看自己跟李鱼的眼神有些怪怪的,他摸了摸头,指着李鱼介绍道:
  
  “先生,她是……”
  
  “我是李鱼,先生你可以叫我小鱼儿,我是来长安寻亲的,这马车可真大,先生你们家肯定很有钱!”
  
  不等孟文浩介绍,李鱼就自报家门,这丫头上车后,眼睛一直游离在车厢内各个部位,实在是这奢华的内饰把她震慑到了。
  
  “小鱼儿?”
  
  李泽轩被雷的不轻,他喃喃一句,然后看着李鱼,面色古怪地问道:“小鱼儿,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花无缺的人?”
  
  “花无缺?没听过,这名字好怪!”
  
  李鱼坐在柔然的沙上想了想,然后翻着白眼道。
  
  李泽轩很想跟她说,你们在某个位面里,可是好兄弟啊!不过这话说出去难免会引起很多疑问,他忽然想起李鱼刚刚说过是来长安寻亲的,于是问道:
  
  “小鱼儿,你亲戚叫什么?你说出来,说不定我还能帮到你。”
  
  本来还在沙上一脸享受的李鱼,闻言神情不由一滞,不过这一次小姑娘倒是没有哭,她苦涩道:“我是来长安找我爹娘的,不过我不知道我爹娘叫什么..............”
  
  .......................
  
  太极宫,甘露殿。
  
  李二看着摇摇晃晃、出门而去的李孝恭,摇了摇头,对旁边的长孙无奈一笑道:“唉,这神仙醉的诱惑,还是无人可以抵挡啊,连孝恭都沉迷其中了。”
  
  长孙微微一笑,道:“陛下,李泽轩这孩子好像又有新主意了,也不知道他脑子怎么长的,新奇古怪的主意一个接一个。承乾跟青雀那儿,昨天李泽轩差人送来了一种马车,妾身去看了看,那马车坐上去真是舒适无比,丝毫感觉不到颠簸,真是太神奇了!”
  
  “哦~?有这好东西,这臭小子竟然不给朕送一辆,真是岂有此理!”
  
  李二听了,先是微微惊讶了一下,接着就有些气恼道。
  
  “扑哧!”
  
  长孙掩嘴一笑道:“陛下身为一国之君,怎么还跟孩子置气?”
  
  她笑罢便给李二倒了一杯茶,接着道:”其实说起来,臣妾倒是见过司南,的确笨重,也不知李泽轩这次会弄出个什么东西出来。”
  
  “哼,他这次要是真能解决水军(唐代还没有海军这个概念,只要是在水上的军队,都叫水军)辨认方向的问题,朕给他的爵位升一级也未尝不可,就看这小子能不能抓得住这次机会了。”
  
  李二抿了一口茶,眯着双眼道。
  
  “陛下竟然如此看重这东西?”
  
  毕竟相濡以沫这么多年,长孙很快就品味出李二这话背后的意思。
  
  李二点了点头,他揽过长孙,看着南方,意味深长地说道:“这次两万水军南下,正好探探路,若是南洋小国真像李泽轩说的那么富饶,那么待我大唐真正四海升平后,未尝不可以........”
  
  不得不说,李二还是一个非常具有开拓精神的君主,不像后世其他君王,一味奉行仁义治国理念,认为自己乃是天朝上国,不屑于跟周边小国争利,李二一直奉行的是内圣外王之道。
  
  在对内的统治上他选任贤能,注意民生;在对外的民族关系上,李二不仅以武力征伐形成边患的部族,更注意以仁德来抚慰前来归顺的部族,这就是内圣外王,所有的举措,都是以大唐内部稳定繁荣为出点进行的。
  
  某种程度上来讲,李二是一个攻击性很强的君主,摊上这么一个彪悍的中原皇帝,对于那个时代突厥、吐蕃、吐谷浑、高丽等周边国家来说,真是一个不幸。
  
  李二虽然没有直接说明要做什么,但是长孙却知道了丈夫的心思,她不由吃惊地张了张小嘴,想说些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出口。
  
  ...........................
  
  “哦,原来是这样,小鱼儿你别伤心,回头我帮你打听打听,看看十一年前,哪家丢了一个叫李鱼的孩子。”
  
  东市口,马车内。
  
  李泽轩听了李鱼的身世后,心中有些同情,连忙出声安慰道。
  
  “谢谢李先生!”
  
  每给人说一遍身世,李鱼的心里都要痛一遍,不过听到李泽轩的话,她心里多少要好受一些。
  
  “呵呵,没事,刚刚听文浩说过你在长安城遇到劫匪一事,没想到小鱼儿你算学还不错嘛!”
  
  为了缓和气氛,李泽轩说起了之前李鱼跟劫匪的趣事。
  
  “算学?什么是算学?我从来都没上过学,只是刚刚那劫匪太傻了,我这才能蒙混过关的!”
  
  李泽轩心里不由为那个劫匪默哀,打劫不成反被坑钱,坑了钱之后还被骂成了傻逼,这倒霉催的也是没谁了。不过这小姑娘没上过学,脑子反应还这么快,逻辑能力还这么强,实在难得。
  
  “那小鱼儿你在长安无亲无故,打算如何安顿啊!”
  
  李泽轩想了想,问道。
  
  李鱼面色一苦,摸了摸荷包里的三百文钱呐呐道:“啊~!要不…要不我住客栈吧!”
  
  李泽轩呵呵笑道:“就你那三百文钱,怕是最多只能住十天客栈吧!难道你不吃饭吗?还有你钱用完了,爹娘还没找到,你该去哪儿?”
  
  “呃...”
  
  李鱼一时无言,孟文浩看着李泽轩恳求道:“先生你要不帮帮小鱼儿吧?”
  
  李鱼眼睛一亮,嘻嘻笑道:“对哦,对哦,先生你家那么有钱,我可以去给你们家做工,你给我工钱,不过仅仅是做工,不是做丫鬟哦,本姑娘这么漂亮,才不要做丫鬟!”
  
  李泽轩看了看小脸上脏兮兮,头乱糟糟的李鱼,实在不知道这丫头怎么好意思说出这番话来。
  
  谢谢的又又一次打赏!
  
  谢谢天涯浪子的月票!
  
  (本章完)lgt;...g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