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二百五十五章 琉璃!
福伯说完,拿着图纸,转身就要去筹备指南针的制造事宜,毕竟情况щww..lā
  
  “哎,福伯,等等!”
  
  李泽轩连忙拉住福伯,说道:“福伯,这指南针的上部,还要用一层玻璃,呃,是琉璃,用一层琉璃盖住,不然磁针容易脱落,也容易损坏!”
  
  福伯顿足,闻言点了点头,说道:“嗯,的确如此,不过这样一来,一个指南针,成本可就太大了啊!”
  
  李泽轩前世看过无数穿越小说,自然知道玻璃在古代是一种奢侈品,价格十分高昂,他沉吟片刻,道:“福伯,您从胡商那儿买点琉璃,先做一个指南针出来,我今天就有急用。”
  
  “是,少爷,先做一个的话,应该没有多大问题。”
  
  李泽轩点了点头,他看着门外,幽幽地叹了一口气,然后他从桌子上把他刚刚写的玻璃的配方和烧制方法拿出来,说道:
  
  “后面的指南针就不需要从胡商那儿买琉璃了,我这儿有一种烧制琉璃的方法,配方以及详细步骤都写在这上面了,您之后再好好摸索摸索,应该不出一两天,我们工坊就能自己造出琉璃,而且比胡商们卖的那种琉璃更加纯净!那些胡商仗着粗糙的琉璃制造工艺,这些年赚了我大唐这么多钱,现在是该他们被淘汰的时候了!”
  
  “什么?”
  
  福伯忍不住惊呼出声,实在是李泽轩说的话太过于惊人了,自从琉璃传到中原以来,人们不是没想过去仿造,可是无一以失败而告终,因为光从外表上看,根本看不出琉璃的成份,更不用谈去仿造了。
  
  “少爷,您真的有办法烧制琉璃?”
  
  “嗯,稍后我会把琉璃的配方与烧制方法都写给你,福伯你多试几遍,应该就能造出来,但您一定要注意保密,琉璃的配方,在工坊应该属于绝密,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只要知道了玻璃的配方和烧制步骤,它的制造工艺就说不上复杂,既然自己跟无数穿越大众一样,把玻璃给弄了出来,那不趁机捞一笔,怎么对得起人?
  
  其实中国的玻璃制造工艺始于西周,不过那时候做出的玻璃浑浊不堪,远远达不到现代玻璃的工艺要求。
  
  关于最早现玻璃的人,倒是有一个小故事,据传,公元前一千多年,一艘欧洲腓尼基人的商船,满载着晶体矿物“天然苏打”,航行在地中海沿岸的贝鲁斯河上。由于海水落潮,商船搁浅了。于是船员们纷纷登上沙滩。有的船员还抬来大锅,搬来木柴,并用几块“天然苏打”作为大锅的支架,在沙滩上做起饭来。
  
  船员们吃完饭,潮水开始上涨了。他们正准备收拾一下登船继续航行时,突然有人高喊:“大家快来看啊,锅下面的沙地上有一些晶莹明亮、闪闪光的东西!”船员们把这些闪烁光芒的东西,带到船上仔细研究起来。他们现,这些亮晶晶的东西上粘有一些石英砂和融化的天然苏打。原来,这些闪光的东西,是他们做饭时用来做锅的支架的天然苏打,在火焰的作用下,与沙滩上的石英砂生化学反应而产生的晶体,这就是最早的玻璃。
  
  后来腓尼基人把石英砂和天然苏打和在一起,然后用一种特制的炉子熔化,制成玻璃球,使腓尼基人了一笔大财。大约在世纪,罗马人开始把玻璃应用在门窗上。到年,意大利的玻璃制造技术已经非常达。
  
  “我国的玻璃制造技术决不能泄漏出去,把所有的制造玻璃的工匠都集中在一起生产玻璃!”就这样,意大利的玻璃工匠都被送到一个与世隔绝的孤岛上生产玻璃,他们在一生当中不准离开这座孤岛。
  
  年,一名叫纳夫的人明了制作大块玻璃的工艺,从此,玻璃成了普通的物品。
  
  福伯见自家少爷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就知道琉璃配方的事情是真的,他接过配方,一脸郑重地拱手道:
  
  “少爷放心,老头子我还是晓得轻重的,琉璃的制造,老朽会亲自跟进,知道具体配方的人,绝对不会过五个,而且这些人全都是对工坊绝对忠诚的人。至于第一个指南针,今天应该可以造的出来!”
  
  李泽轩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嗯,那福伯您快去忙吧!我午后就在工坊,您若是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过来问我。”
  
  福伯闻言,脸上的郑重之色更加浓了几分,因为李泽轩从来没有在工坊呆过这么长时间,而今天竟然主动留了下来,从这方面也能看出李泽轩对指南针的重视程度了。
  
  “那老朽这就去安排工匠造指南针了!”
  
  福伯拱手告辞。
  
  屋内。
  
  李泰好奇地看着李泽轩,问道:“先生真的会造琉璃?能不能给泰说一说?”
  
  李泽轩翻了个白眼儿,没好气道:“这是商业机密,干嘛要跟你说?”
  
  “……………”
  
  李泰一时被噎了个不轻,他无语道:“我又不会跟您抢生意,您也太小气了吧?再说,您身为先生,传道、授业、解惑是您应该做的啊!”
  
  这小胖子说起大道理来还真是一套一套的,李泽轩无奈,他只能给他们做一个玻璃制造原理的简单介绍:
  
  “其实琉璃的制造,又涉及到了另外一门学科,我管它叫做《化学》,所谓化学,你们可以理解为变化之学,几种东西相互反应,可以变化成其他的物质,这就是化学这门学科的核心,以后若是有空,我可以系统地给你们讲讲这门学科。下面,我先简单讲讲琉璃的烧制原理……………”
  
  李泽轩缓缓地把玻璃制造过程中,各成份之间互相反应的原理,给李泰、孟文浩他们粗略地讲了讲,肯定不能讲的太详细,不然要牵扯出很多基础性的问题。在讲解的过程中,难免会跳出一些他们没听过的词语,但是没有一个人出言打断,都在聚精会神地倾听,因为他们明白,李泽轩讲的这些知识,很可能是大唐独一份,别无他家,这门学问,也很可能改变整个大唐!
  
  …………………
  
  第二更!
  
  谢谢呵呵的月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