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二百六十三章 你好残忍!

      “至于爵爷之前说,为每一条商船配备一个指南针值不值得的问题,在下倒是认为,此举非常值得。”
  
      李府正厅,王仁表端起茶盏,抿了两口茶继续说道:
  
      “这次南下的船只,保守估计也上千了,一旦在海上遇上大风暴,肯定会有许多船只脱离主力船队,这个时候,一个指南针,就可以为迷航的商船增加两到三成的生还几率,若是这个几率可以叠加,在下倒是十分乐意给每条船多配几个指南针。因为一个指南针也就五贯钱,而一条商船以及船上船员的价值,是远远大于这点钱的!”
  
      李泽轩闻言一笑,道:“呵呵,不错不错,没想到仁表竟然将问题看的这么透彻!”
  
      然后他想了想,说道:“至于仁表要的五十个指南针,我会让工坊的人这两天就交付给你,不过我也有一事需要仁表帮忙。”
  
      “爵爷尽管说!”
  
      王仁表连忙道。
  
      “王家船队这次南下,我想拜托你们帮我带一样东西,我管这种东西是橡胶。”
  
      “何为橡胶?”
  
      王仁表疑惑道,他也算是学识渊博了,可是从来没听过什么是橡胶啊。
  
      李泽轩斟酌了一下语言,描述道:
  
      “就是一种树产生的汁液,你们到达南洋诸国之后,可以派人去搜寻橡胶树,橡胶树是一种常绿乔木,直根系,三出复叶,革质全缘,圆锥花序。果实为蒴果,种子椭圆形,有乳状汁液,这种汁液,就是橡胶。通常情况下,只需要在树皮上划开一道口子,然后在这道口子下面,放一个罐子,就会收集到很多橡胶。”
  
      王仁表和冷雨瑶闻言都是瞪大了眼睛,这种神奇的树他们可是第一次听说,怎么听起来跟天方夜谭似的?
  
      “世上竟然还有这种树?实在是太神奇了!”
  
      王仁表呆愣了半晌,最终感叹道。
  
      李泽轩笑了笑,说道:“嗯,这橡胶树的确有些神奇,它还有另外一个名字,那就是流泪的树,当你用刀割它树皮的时候,会流出很多白色汁液,看起来就像它是疼的在流眼泪一样!”
  
      李泽轩这么说并不是胡扯,橡胶树一词,最初来源于印第安语cau-uchu,意思就是“流泪的树“。
  
      王仁表惊叹道:“有趣,真是太有趣了!听爵爷这么一说,若是家里允许,我都想亲自南下看一看了。”
  
      冷雨瑶忍不住皱眉道:“好好的橡胶树,为什么非要割它的树皮?你好残忍!”
  
      李泽轩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大姐,你天天提着剑,看到不顺眼的人就要杀了人家,你还有脸说别人残忍吗?
  
      冷雨瑶瞬间就读懂了李泽轩脸上的表情,她小脸一红,连忙看向别处,不再发一言,就跟刚刚那话不是她说的一样。
  
      “这种橡胶我非常需要,仁表你们这次去发现了多少,就带回多少,我全要了,价钱你放心,肯定会让你满意!最好能带回来一些橡胶种子,不过要注意,它的种子和树叶都是有毒的,千万不要让人误食了!”
  
      李泽轩见这冷面小妞,还算识趣,就没有再跟她一般见识,他后头跟王仁表说道。
  
      有很多工业产品都离不开橡胶,李泽轩的确十分想要这玩意儿。虽说橡胶最初产于巴西亚马逊热带雨林,这个时候还没有引入到亚洲这边,但是东南亚一带气候炎热、光照和雨水都十分充足,具有亚马逊热带雨林一般的气候条件,难保没有野生原始的橡胶树,万一要是找到了,那岂不是就赚了。特别是马来西亚,这个地方在现代可是著名的橡胶王国啊,橡胶年产量世界第一。
  
      这个时候的人,肯定还没有认识到橡胶的价值,最早会利用橡胶的,可算是美洲最古老的居民印第安人了。
  
      1493年,哥伦布第二次航行到美洲的海地岛。他看到印第安人快活的游戏:他们围成圆圈,一边唱着歌,一边合着节奏欢乐地把一个圆球扔来扔去。球儿落地,居然能高高地弹起。哥伦布大为惊讶,仔细打听后,才知道做成圆球的,是他从来不知道的一种东西——橡胶。
  
      后来哥伦布在从美洲回来时,顺便把橡胶带回了欧洲。可是,当时的欧洲没有人知道这种奇妙的东西除了能做游戏外,还能派上什么用场。于是,它被送进博物馆,陈列在展柜里,作为“哥伦布带回的新奇玩艺”供人观看。
  
      直到1770年,英国化学家、氧的发现者普利斯特列发现橡胶可擦去铅笔字迹,橡胶才正式派上了用场。
  
      额,关于橡皮,其实还有一个梗,现在橡胶的英语rubber也被用来形容橡皮擦,但有趣的是,现在的美国人习惯以eraser称呼橡皮擦,rubber却被用来形容安全套
  
      屋内。
  
      王仁表认真思考了一会儿,才说道:“既然爵爷需要,那在下定会吩咐下面的人到时候全力去寻找这所谓的橡胶树。另外,我也会向族中申请,再额外派出二十条商船,专门为爵爷装橡胶,一船橡胶就按四百贯的价格算如何?当然若是装不满橡胶,我们也会顺便从那边带些货物回来。不过这样一来,爵爷可就要多卖给我们二十个指南针了!”
  
      李泽轩心中一乐,王仁表这时在给自己开后门啊!因为要是拉一船丝绸瓷器,运到南洋,换一些香料粮食回来,所获得的利润,绝对不止四百贯,保守估计最少也有两三千贯,这个丝毫也不夸张,远洋贸易就是这么暴利!
  
      “哈哈,指南针不是问题,这次王家所需要的指南针,我们工坊会优先并且免费供应的,仁表请放心!若是你家的船队,在南洋真能找到橡胶树,那这次算我李泽轩欠你们王家一个人情!”
  
      李泽轩投桃报李道,他这人从来都是别人敬他一尺,他敬别人一丈的。
  
      王仁表吃了一惊,对于这个事情的重视程度又上了一层,他连忙拱手道:“爵爷放心,只要南洋诸国有橡胶树,我们王家的船队,这次就一定可以找到!”
  
      还有一更,可能在十二点以后了,各位老铁们别熬夜了,明天看吧!熬夜伤身!
  
      谢谢命运运气、帅帅的治的打赏!
  
      谢谢林渊源的月票!谢谢老铁们的推荐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