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二百六十四章 你好恶心!
“既然爵爷如此眷顾,愿意优先给王家调拨这么多指南针,那在下目的已达到,就不在此叨扰了!”
  
  目的已达成,而且还有意外收获,王仁表心满意足地起身告WwW..lā
  
  “行,那仁表你慢走!”
  
  李泽轩放下水杯,准备起来亲自送客,对于今天的协商成果,他也十分满意。
  
  “咦~?爵爷,桌子上那白色的东西是什么?是纸吗?”
  
  王仁表转身转到一半儿,突然瞥到桌子上一卷白色的东西,自己好像从来没见过,他忍不住好奇地问道。经过这几次的相处、合作,王、李两家的关系已经算是不错的了,这么问也不会显得失礼,因此王仁表才会直接将心中的疑问问出来。
  
  “呃,这个叫做卫生纸!”
  
  李泽轩顺着王仁表的目光看过去,发现那是一卷卫生纸后(他刚刚吃完饭,还从上面拽了点擦嘴呢),解释道。
  
  “什么是卫生纸?难道因为这纸很卫生所以才叫卫生纸吗?”
  
  王仁表觉得今天来到这儿后,智商有些受到了打击,先是橡胶树,现在又来了个卫生纸,都是他以前从未听到过的东西。
  
  “额,也不能这么说,卫生纸的主要特点就是柔软,诺,仁表你可以自己看看。”
  
  李泽轩将卫生纸拿了过来,递给王仁表说道。
  
  这个是前一阵子阎少宁根据李泽轩那天提的意见,在原先造纸机的基础上加了刮刀以及增大了烘缸,相比于第一次做造纸机,这个工作量就小多了。卫生纸的批量生产其实也就是从前几天刚开始的,因为之前整个工坊都在忙着搞报纸呢,哪有空闲的人去弄这个在他们看来只有李泽轩这样的败家玩意儿才会用的卫生纸。
  
  因此,虽然卫生纸机早就做好了,但真正造出卫生纸也没几天,当然,工坊出的第一批卫生纸,全部都送到李府了,肥水不流外人田,这种好东西先自己享用了再说,至于卖不卖就看以后能生产多少了,毕竟现在工坊那边的原料,都优先供应在新式纸张那边,福伯肯定不愿意把资源浪费在这没有任何意义的卫生纸上。
  
  “唔,的确好柔软!”
  
  王仁表接过卫生纸,感受到手上传来的柔软触感,他忍不住赞叹道。
  
  不过没一会儿他就皱眉疑惑道:“可是这纸这么软,有何用?估计不好在上面写字的吧?”
  
  这皱巴巴的卫生纸,要是能写毛笔字才出鬼了,要是前世的圆珠笔自己水笔,差不多还可以勉强写,李泽轩心里面嘀咕道。
  
  “咳咳,这卫生纸不是用来写字的,主要是用来擦嘴跟擦屁………额,就是擦嘴的!”
  
  李泽轩正准备说擦屁股呢,却忽然看到旁边冷雨瑶还在这儿呢,他连忙住口,虽说他一直对这冷冰冰的小妞没啥好感,但是当着人家的面,说擦屁股总会不太好。
  
  “啊~?只是用来擦嘴吗?可是擦嘴用手帕不就行了吗?”
  
  王仁表不疑有他,正因为这样,他才更加震惊,同时他心里面有点无语,暗道李泽轩真是太会享受了,擦个嘴还要专门弄出新品种的纸,实在是太会玩儿!
  
  冷雨瑶却不这么想,她站的位置,距离李泽轩较近,而且她有功夫在身,耳力比王仁表不知道敏锐了多少,刚刚李泽轩的话,每一个字她都听的一清二楚,尽管李泽轩没有把擦屁股三个字完全说出来,但冷雨瑶结合着那只言片语,也能猜得出李泽轩要说什么,她不由狠狠地剜了李泽轩一眼,暗道这人表面正经,实际上跟一个粗俗的流氓胚子差不多,也不知道公子为何这般看重于他。
  
  “额呵呵,这个嘛,除了擦嘴,还可以擦别的嘛!仁表你带一卷卫生纸回去慢慢想吧!这卷卫生纸我就送给你了!”
  
  李泽轩听到王仁表略显疑问的话,连忙说道。
  
  “哦~!那多谢爵爷!”
  
  王仁表一时弄不清李泽轩话里的意思,只能纳罕地接过卫生纸,然后他正准备告辞,就听见门外传来了一声呼喊:
  
  “少爷!少爷!工坊烧制出琉……”
  
  “大呼小叫,成何体统!没看到本少爷这儿有客人吗?”
  
  李泽轩听到是宋小四的声音后,心里面就隐隐一动,猜测应该是工坊那边的玻璃研发有新的进展了,可他没想到宋小四竟然这么莽撞,直接要把这工坊的机密脱口而出,这哪儿行?他还指望趁大家不知道他能造玻璃的情况下,闷声发一笔大财呢,可不能让宋小四打乱了自己的计划,于是李泽轩在宋小四还没来得及说完之前,就出声喝断了他的话。
  
  宋小四本身不是笨蛋,相反他平时还听机灵的,今天只不过是一时情急,才忘了分寸。他刚刚在外面听到了李泽轩的话,顿时知道自己莽撞了,坏事儿了,他吓的双腿一抖,战战兢兢地进了屋子,对李泽轩弯腰道:“少…少爷!小的知罪,小的知罪!”
  
  “哼!你先退下,待会儿再跟你算账!”
  
  李泽轩心里面的确有些生气,他平常一向都是和颜悦色,可不代表他不会发怒,不代表下面的人可以没有规矩!宋小四今天做的的确出格了!
  
  宋小四乖乖退到墙角后,李泽轩看向王仁表,笑道:
  
  “呵呵,家中下人无礼,让仁表兄见笑了!”
  
  王仁表眸光一闪,然后连忙道:“哪里哪里!主要还是爵爷待人宽厚,既然爵爷有事,那仁表就此告辞!”
  
  李泽轩倒也没有故意留客,他的确还有事情,于是就对王仁表拱手道:“那仁表兄慢走!有空再聚!”
  
  王仁表笑着应了一声,然后带着冷雨瑶,就要离开正厅,却见冷雨瑶走之前,嫌弃地看了李泽轩一眼,李泽轩倒真是被看的莫名其妙,自己今天没造啥孽,也没祸害过人家小姑娘啊!
  
  “哼!你这…这卫生纸,擦了屁…屁…屁~后,又用来擦嘴,你…你…你好恶心!”
  
  冷雨瑶用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了一句,说完她根本不给李泽轩机会,直接就走了,留下李泽轩独自在风中凌乱。
  
  不,李泽轩是差点吐血,大姐啊!是你理解错了好吧?这卫生纸又不是跟手帕一样,用过后洗了接着用,老子的卫生纸用的时候都是一次性的,特娘的怎么就恶心了?
  
  ……………………………
  
  为本书第一位舵主海狸先生的万赏加更!
  
  迟到的第三更,抱歉,有点困,码字效率自然就低了,一章愣是写了三个多小时,我也是服了自己!不过还好,欠的两章终于还完了!凌晨两点多,睡了!困!
  
  谢谢世态炎凉、遗忘的打赏!
  
  谢谢风起云动的月票!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