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二百八十六章 执着的工科达人!
第286章执着的工科达人!
  
  李二最终还是走了。
  在知道当下的电报机还存在缺陷后,他自然没有桌子上的那台电报机“借”走,不过临走前,他倒是留了一句狠话:“电报机一日不能用于军中,你小子的爵位永远别想往上升!”
  李泽轩对着李二的背影狠狠地竖了一个中指。
  “呸!还一国之君呢?说话都不算数!上次明明说的是等南下商船回来后,给小爷加官进爵呢!这才过了几天?又变卦了!”
  当然他也只敢在心里吐槽,借他两个胆,他也不敢当着李二面喷啊!你可以说他怂,但你不怂你可以上来试试,看看是你的脖子硬,还是李二的刀硬。
  “少爷!少爷!我回来了!还有阎公子也来了!”
  这时门外传来小兮的声音,李泽轩一怔,被李二这么一搅和,差点忘了自己刚刚可还是在测试电报机呢!一不小心让小兮在那里干等了那么长时间,不过还好这丫头自己跑回来了。
  “呵~!小兮,你快进去歇会儿吧!哟~!少宁兄,你咋有空过来了?”
  李泽轩起身来到门口,看着他们二人,笑道。
  “嗯,少爷!小兮去给你们倒水!”
  小兮应了一声,抱着大箱子,跑了进去。
  “嘿,小轩你还好意思说?你小子用的到我的时候抓我过来当苦力,用不到我的时候就抛之脑后,为兄今天若是不来,怕是你已经忘记我这号人了吧?”
  阎少宁指着李泽轩,半开玩笑地笑骂道。
  “呃....”
  李泽轩一脸尴尬,他细细一想,自己还真是阎少宁刚刚说的那样“薄情寡义”!
  槽,不对呀,你特娘的又不是妹子,哪儿来的什么薄情寡义!
  李泽轩反映了过来,打了一个激灵,莫非阎少宁看上自己了?不然怎么跟个深闺怨妇似的?
  “咳咳,少宁兄说的哪里话,正所谓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朋友之间,只要知心就成,何必在乎距离远近?”
  “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好诗!好诗!不过这诗是何人所做?为兄怎么从未听过?”
  李泽轩在那儿拉虎皮扯大旗,却一不小心拉了一个还没出生的大老虎(王勃二十多年后才出生呢!),王仁表听得是一脸懵逼。
  “额!这个...这个是小弟闲来无事,妙手偶得的两句诗,不值一提,不值一提哈!少宁兄快请进屋坐!”
  李泽轩其实那两句诗刚说出去,就有些意识到了不对,此时他只能厚着脸皮承认是自己写的了,然后机智地岔开话题道。
  “少宁兄,今日来此,可是有事?”
  厅内,二人坐定,李泽轩笑着问道。
  “嗯,为兄午后在坊道上遇见小兮姑娘,这才得知小轩你最近在忙着弄这什么电报机。为兄研究了半天,也没研究明白这其中的奥妙,特地过来请教!”
  阎少宁见李泽轩好像不愿意过多提刚刚那两句诗的事情,索性他也就不再多问,他虽然略通诗道,但毕竟最喜欢的还是机关器械之道,于是他就直接开门见山地道明来意。
  “哦~~!”
  李泽轩恍然大悟地点了点头,刚刚李二在的时候,电报机突然发出响声,看来多半是阎少宁研究电报机时搞出来的动静。悲剧的阎少宁,不知不觉就背了好大一口锅..........
  “这个不是小弟不愿意说啊,只是这电报机的内部原理十分复杂,他涉及了几门十分深奥的学问,少宁兄若是没有基础,我就是给你讲一天,你也听不明白啊!”
  刚刚李二非要听电报机的原理,他废了那么多口舌,估计李二也只听明白了三四成而已,这个时候要是再讲一遍,首先他自己就有些受不了,其次阎少宁肯定也会跟李二一样听不懂啊!
  更要命的是,李二即便听不懂,也不会追着你刨根问底,毕竟人家是一国之君,没必要每件事都搞得那么明白,人家只需要知道大致意思就成,可是阎少宁这个科学狂人不一样啊!这货要是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非得要把人问到崩溃哎!
  “什么学问?”
  阎少宁有些不服气地问道。
  “电学、磁场学还有高等数学!”
  阎少宁:“@##@?”
  “咳咳,我就说你没听过吧?所以这个电报机的内部原理问题,还是以后有机会我再跟你慢慢解释吧!”
  “那小轩你是从何处学得这几门学问的?”
  “当然是从家师那儿雪来的啊!少宁兄你应该知道,家师生前所学颇为驳杂,小弟刚刚提的那三门学问,还只是家师所擅长学问中的九牛一毛!”
  阎少宁心中有些没好气道:我知道?我知道个屁啊我知道!你那个师父以前那么神秘,关于他的事情,全天下有几个人知道啊!
  不过他听到李泽轩下半句话后,还是有些忍不住微微震惊,果然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
  阎少宁坐在凳子上犹豫了半晌,最终咬了咬牙,起身朝李泽轩深施一礼道:
  “小轩,不瞒你说,为兄对你做的电报机非常感兴趣,我总感觉这东西处处透露着神秘,仿佛属于人间一样,我感觉到一扇新知识的大门,正在向我展开,只有踏进去,才能体验到更奇妙的世界!不弄通这电报机的原理,为兄怕是寝食难安!若是小轩你师门的学问不能外传的话,我阎少宁愿意以师礼相待,只求能窥得此道门径!”
  “别别别,万万不可,万万不可!”
  李泽轩吓了一大跳,连忙上前把阎少宁托了起来。他低估了阎少宁对新知识的执着,这货搁在现代,妥妥的一个工科达人啊,已经沉迷新技术无法自拔了!
  “少宁兄误会了!小弟师门并没有什么学问不得外传的规矩,相反,家师十分愿意把他的学说传遍天下,只不过他老人家淡泊名利,不愿为之罢了!少宁兄若是想学这些学问,日后小子家师的学问整理出几本书籍,赠予少宁兄便是了!”
  “呵呵,那就多谢了!”
  阎少宁松了一口气,刚刚他也是不得已为之,让他拜自己兄弟为师,他也觉得有些尴尬。
  “对了,小轩你如今不是正在国子监任职吗?为何没想着将你这些学问,教给学生呢?到时候为兄也正好可以去听一听!”
  阎少宁突然想起了李泽轩现在的身份,疑惑道。
  “咳,这个,小弟我当下在国子监只是教算学啊!哪能去教其他学问!若是被其他博士看到了,怕是影响不好!”
  “呵~!要我说啊!小轩你完全可以自己开宗立派了,国子监教的那些经义文章,哪有你的这些学问实用!”
  李泽轩翻了个白眼儿,心道:老哥,你可真看得起我哈!
  (本章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