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二百八十八章 深夜相召!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戊时左右,甘露殿。
  
  李二在长孙那儿用完晚膳后,移驾到此,开始继续“加班”。
  
  身为皇帝,李二每日过得其实比李泽轩“苦逼”多了,对他来说,“加班加点”都是家常便饭了。
  
  大殿内静悄悄的,时不时吹进来一丝夏夜的凉风,带着墙壁上的烛火一起摇曳,殿外偶尔还会传来一阵蝈蝈的叫声,好似在为这安详的夜色送上一曲赞歌。
  
  大概半个时辰后,李二批阅完最后一封奏折,他松了一口气,有些疲惫地半靠在龙椅上,然后将目光投向殿中的烛火,一阵出神。
  
  他是在想下午在奇趣阁工坊见到的电报机。
  
  说实话,电报机这种相隔十几里还能互传消息的工具,在今日之前,李二只觉得只有仙家人物才会有这种神器,可今日他不仅亲自见到了,而且这神器的制造者,竟然只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郎,这着实颠覆了李二的认知。
  
  在回来的路上,李二虽然面上不动声色,但心里却是波涛汹涌,难以平静。
  
  “当然,这也仅仅是理论上存在被截获的可能,因为电报机的制作原理,全天下只有小臣一人精通!”
  
  李泽轩午后说的那句话,不停地回响在李二的脑海。
  
  狂妄,毫无疑问这句话里处处透露着狂妄,但是人家有狂妄的资本啊!
  
  在之前李渊还只是唐国公的时候,李二身为国公家的二公子,不仅在武艺一道有名师教导,而且在文学修养方面,也有一定的造诣,因此早期的李二,就称得上是文武双全。
  
  他虽然没有读书破万卷,但见识绝对不俗,特别是隋朝末年,李二随着李渊从太原起兵造反,一路势如破竹,席卷天下,最终定鼎中原,再到现在,他登上帝位,他的身份一变再变,步步高升,相应地,他的阅历、学识,自然也越来越广博,纵然如此,他对于电报机这种东西也是见所未见,对于李泽轩所解释的那一套电报机原理,他更是闻所未闻。他十分确定,李泽轩所说的那些学问,天下间从未出现过。
  
  “这灵虚真人武功奇高、医术冠绝天下不说,学识竟然还会如此渊博,世间真的存在这种人吗?”
  
  这一刻,李二对他从未亲眼见过,只存在于别人口口相传的灵虚真人,产生了一丝好奇,或者说是怀疑。
  
  “莫非他不是属于人间?那李泽轩所展现出的这些学问,岂不是来自于仙家?”
  
  李二一通胡思乱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片刻后,他突然出声吩咐道:“传魏王!”
  
  跟李泽轩接触的比较深的,对他那些学问也比较熟悉的,李泰也算是排的上号了,李二决定好好问问李泰。
  
  先前滑板车、曲辕犁、造纸机、指南针都还好说,这些东西虽然构造巧妙,但都还在李二所认知的范畴内,可是李泽轩这次整出来的电报机实在有些太过于....太过于玄乎了,对,就是玄乎,仿佛这东西不属于这个世界一样。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李二才打算好好问清楚。
  
  .......................
  
  “儿臣见过父皇!”
  
  大约两刻钟后,胖嘟嘟的李泰才到达甘露殿,这个也不能怪他,在已经成年的皇子中,李泰算是一个特例,李二专门特允他可以在长安建府,这待遇,简直是直逼太子李承乾了。
  
  魏王府距离皇宫还有一段距离,而且这个时候,皇宫各大门均已关闭,虽说传旨太监有李二的手令,可以畅通无阻地带着李泰入宫,但一路坐吊篮,越宫墙,也需要不少时间。
  
  “免礼,来人,赐座!”
  
  李二看到这胖嘟嘟的儿子,就忍不住打心眼里高兴,他对李泰一直颇为宠爱,除了李泰聪慧绝伦外,未必没有与李泰这颇具喜感的体型有关。
  
  “谢父皇!”
  
  李泰虽然不知道李二这么晚叫他过来有啥事,但他自恃最近没有做啥出格的事情,心里当然不虚。
  
  “青雀,朕深夜唤你前来,是有一事想要问你。”
  
  李二挥了挥手,示意其余的宫女太监全部退下,然后父子二人常规性地寒暄一阵,李二直入正题,说道。
  
  “父皇请讲,儿臣定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嗯,青雀,算算日子,你去国子监听课,差不多也快有月余了,朕之前还听说,你在算学馆,成绩一直名列前茅,朕心甚慰,朕今日想问问你,关于李泽轩的学问,青雀你知道多少?”
  
  说道李泰的成绩时,李二脸上不由焕发出一丝得意的神采,儿子成绩好,当老子的的确会开心,李二即便身为皇帝也不会例外。
  
  听到李二的问题,李泰忍不住皱起了眉头,他不知道李二这么问有何深意,想了许久,才答道:
  
  “回父皇,儿臣与李先生待的时间愈久,愈发觉得先生的学识如海,单说算学一道,儿臣敢肯定,全天下没有人能在这方面击败他,他提出的概念、方法,儿臣后来翻遍所有古籍都查不到,在算学一道,李先生应该是自成一家,而且利用他的学说,解题往往更快、更准确!”
  
  说道这里,骄傲如李泰,脸上也忍不住现出一丝敬佩之色。
  
  这细微的表情,自然被李二捕捉到了,他心中不由感到一丝惊讶。
  
  “那除了算学之外的呢?青雀你有没有了解过?”
  
  “算学之外?”
  
  李泰好奇地看了李二一眼,他好像有些明白了什么。
  
  “要说李先生在算学之外的学问,儿臣印象最深的就是之前做指南针时,李先生给我们几人,讲解的那一番大地本质的假想了。”
  
  “哦?大地本质?大地是何本质?青雀你快说来听听!”
  
  李二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回父皇,李先生先前为了给我们几人解释清楚指南针为何能指示方向,曾经说过我们脚下的大地,是一个球体,而且这个球体本身,还是一个大大的磁铁”
  
  李泰将那天的情景缓缓讲述出来,李二在旁边认真地听着这犹如天方夜谭般的神奇越说,心中的惊骇越来越大。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