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二百九十六章 祝假期愉快!
第296章祝假期愉快!
  
  这次月考的最后一题的确有毒,被毒到的当然不止孙子凡一个人,所有人都被整懵逼了,而且八成的学生都得到了至少两个答案。
  讲台上,李泽轩呼了一口气,甩了甩手腕儿,这将近半天的功夫,他竟然写了整整二十章,他心里不禁有些得意,有功夫在身就是好啊!如果给所有人身体的各项属性做一个量化分析的话,平常人的敏捷大概在五到六左右,而李泽轩现在的敏捷能达到三十,写起来当然快很多了。
  “嘿,看他们一个个抓耳挠腮、愁眉苦脸的纠结样子,莫非已经做到最后一题了?”
  李泽轩抬头看了看学生们目前的状况,稍微一想,顿时就明白了缘由,他在心里坏笑道。
  这最后一题在现代是一道小学二年级的数学题,但是可不要小瞧它,据说当时即便是成年人做,也是十个人九个错,基本上错误的答案,也是五花八门,各种各样。
  孟文浩是最痛苦的,因为这道题他做出了五个互不相同的答案——1760文、1970文、2000文、970文、1000文。不过他经过深思熟虑后,已经将前三个答案放弃了。
  “这道题先生故意设置了一个陷阱,必须另辟蹊径,才能清晰有条理地得到正确答案。可以根据最基础的得失关系来分析王老板最后损失了多少钱。首先分析王老板和他的街坊,王老板先给了街坊一个假的金豆子,换取了等价值的一千文铜钱,假的金豆子价值为零,那王老板此刻从街坊手中获利一千文,后来街坊发现金豆子是假的,王老板又赔给街坊一个真的金豆子,此刻王老板付出一千文,加上之前获利的一千文,王老板在街坊这儿并没有损失钱,那就只剩下在年轻人那儿损失的钱了!”
  “那么王老板与年轻人之间,王老板找给年轻人钱,损失七百九十文,卖出礼品,王老板损失一百八十文,加起来是九百七十文,那么问题来了,卖出礼品,倒是是损失了一百八十文,还是二百一十文呢?毕竟如果这次交易是正常交易的话,王老板可是能从中获利三十文的呀!这本来就是王老板的劳动所得,如今没了,这应不应该算在损失里呢?如果算进去的话,那王老板就损失了一千文!”
  孟文浩脑海中做着激烈的挣扎,彷徨着,犹豫着,最后眼看快到时间了,他咬了咬牙,做了一件让所有人瞠目结舌的事情...........
  “铛铛铛!”
  国子监放课的钟鼓声终于敲响,也就意味着这次的月考终于结束。
  “停笔!停笔!全部停笔!每一列最后一位学生,起来收卷!”
  李泽轩起身喊了一声,所有学生做完的、没做完的,都放下了笔,没办法,他们不想因为这个被抓住得个零光蛋啊!真要那样,回到家里肯定没好果子吃。
  片刻后,李泽轩清点了一遍试卷,满意地点头道:“好了!放课!啊不,是放假~~!还有,你们祈祷下自己不要成为最后五名哦~!光荣榜和耻辱榜我都已经让工匠做好了,两天后就会立在算学馆的门前!祝大家假期愉快!哈哈!”
  下面的学生们,本来听到放假,还准备欢呼来着,可是李泽轩的下半句话,直接让所有人都蔫了、
  “曹,你特娘的都这么说了,老子还怎么过假期?还假期愉快,愉快你妹喔!”
  程处默翻了个白眼,在心底默默吐槽道。这货跟李泽轩混的时间最长,李泽轩嘴里经常蹦出来的那些现代词,他也是学会了不少,而且还用的比较溜。
  程处默学习不行,但是这玩意儿可是学的飞快!
  “啊~!!先生你怎么能这样!!”
  “是啊,这个假期可怎么过!!”
  “我靠,完了,我刚刚跟孟文浩对了下答案,竟然只有四成是一样的!!靠靠靠,这次俺要是进了耻辱榜,回家后岂不是会被我家老头子扒了皮?”
  “哈哈哈~~!王猛好样的!你这么一说,俺心里就稍微有点底啦!”
  “放屁!孙子凡你以为你会考的多好?说不定还没俺分儿高呢!”
  李泽轩笑了笑,便不再管这帮可爱的逗比了,他抱着试卷,直接上了马车回家了。
  他其实心里老开心了,禁足期刚过,回到国子监“上了半天班”,然后又要开始享受美妙的双休假期了,生活还是挺美好的!最关键的是,现在有了电报机,可以随时跟美女聊天,再也不会无聊了。
  吃过午饭,李泽轩刚准备开始批阅试卷,毕竟他不喜欢把事情拖到最后,这是下人来报,说是马周来了。
  李泽轩连忙来到前院正厅。
  “呵呵,爵爷!”
  坐在椅子上的马周,起身拱了拱手,道。
  值得一提的是,李泽轩早就受不了家里的凳子了,他最开始是只给自己做了一把躺椅,后来索性找工匠把家里所有的胡凳,换成了有靠背的椅子了。
  “马兄,你怎地来了?哈哈,快坐快坐,别客气!”
  李泽轩哈哈一笑,坐在了马周旁边。
  马周依言坐下,答道:“爵爷,马某今日前来,有三件事,一个是长安第一大书肆——明德书肆的掌柜,派人过来接洽了,说是想让我们分出一批货,交给他们代为售卖。”
  李泽轩颔首道:“这个问题我之前不是说过了么,愿意跟我们合作的,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管去合作,马兄自己决断就成。”
  马周摇了摇头道:“爵爷,这家不一样,明德书肆这次要的量比较大,而且这家书肆来头也不小,他们掌柜,可是拿着当朝吏部尚书的手信过来的。前几日他们也来过几次,不过当时,马某见爵爷正在闭关研究新东西,就把他们打发走了,没想到今天又来了。兹事体大,马某不敢擅专,特来问询爵爷的意见!”
  “长孙无忌?”
  李泽轩的眉头深深皱起。他第一次上朝堂时,长孙无忌帮他说过话,这个事情他还记得,按理说应该会对长孙无忌有些好感,但是并没有,因为从后世的一些史书或者、电视剧中,长孙无忌都是一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不好相与啊!
  “给他们!尽量满足他们!上次我欠长孙无忌一个人情,这次一并还了,不过马兄你得跟他们说好了,他们从我们这儿,采购的书,出售价格不能高于我门奇趣文化书价的一成!否则以后不会跟他们再合作了!”
  李泽轩想了想,对马周说道。
  “是,爵爷!”
  马周满意地点了点头,李泽轩考虑的很周到,他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本章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