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临行!
第298章临行!
  
  送走马周这个“上门讨债”的老哥之后,李泽轩摇了摇头,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美人环绕,流水滔滔,清风徐来。
  凉亭下,李泽轩一边批阅试卷,一边享受着这美妙的“人文关怀”,心里惬意无比。
  他是打算今天就把试卷改完了,剩下的两天就能舒舒服服地放假了(当然,后面的事实证明,他想多了)。
  “啧啧,厉害呀!余东才这倒霉蛋是完美地踩中了我挖的所有的坑呀!一个都没放过!厉害厉害!这小兔崽子是不是故意的?”
  李泽轩看着眼前的一份批阅好的试卷,啧啧感叹道,那试卷的右上角,赫然写着“18”分。
  要是余东才现在在场,听到这句话非得吐血,特娘的什么叫做是我故意的?难道不是因为你故意挖坑害我么?你这么说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不过话说回来,实在是余东才玩得太溜,只要李泽轩故意设了陷阱的题目,他全部错了,这货要是走一个埋着地雷的大道,估计会趟完所有埋着的地雷。
  这也得亏了李泽轩出了几道没有设置陷阱的“厚道题”,不然余东才岂不是敢考零光蛋?
  在旁边侍候着的小荷、小兮听到李泽轩这句话纷纷忍不住掩嘴轻笑,在心里为这个叫做余东才的学生默哀。
  “咦?不错啊!孙子凡进步的挺快的嘛!从上次的二十分,到这次考了五十八分,虽然还是没及格,虽然最后一题这货给了三个答案,虽然他给出的这三个答案全错,但是这飞速的进步还是值得表扬的嘛!”
  李泽轩拿着孙子凡的试卷,又嘴欠地感叹道。
  小荷、小兮互视一眼,纷纷无语,这句话她们怎么听怎么怪啊!前半句还好,只是后半句连续用了三个虽然,这到底对孙子凡是一种表扬呢?还是嘲讽呢?
  “哈哈!花兄,我的被《大唐日报》录用了!而且他们编辑部还给了一个千字二十文的高价!实在是太好了!”
  瑾瑜书院,松树林下。
  陈天华神色兴奋地哈哈大笑道。
  “哦~?竟然价格这么高?先前他们不是说千字五文吗?”
  花弘毅诧异地问道。
  “哈,花兄你没认真看,人家当时说的是至少千字五文,具体多少,还是要视作品的质量而定!”
  陈天华解释道。
  “哦,那恭喜天华了!这么一来,你每月差不多都能有三四贯的收入了!”
  花弘毅虽然心里面忍不住有些失落,但他还是真心为自己的好兄弟祝贺道。
  “天华你可真厉害!我的那本虽然录用了,但只拿到了一个千字十文的价格!”
  廖飞尘忍不住道。
  “呵呵,飞尘切不可这么想,能被录用就是好事!前几日你们俩不都没想过自己会被录用吗?如今愿望达成,可不要不知足,为兄听说,这几日去给《大唐日报》投稿的读书人,没有一百,也有五十,你俩能够脱颖而出,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花弘毅笑着分析道。
  “嗯嗯,弘毅说的不错,能录用就不容易了,飞尘,你且先写着,我相信你后面会越写越好的!”
  陈天华插话道。
  “嗯,有道理,是我有些贪心了!”
  廖飞尘思忖片刻,点头赞同道。
  原来福伯挑出的那两本,竟然全部出自瑾瑜书院!
  “哦,对了,弘毅你先前不也说过要自己写吗?准备的如何了?我和飞尘都很期待啊!”
  这时陈天华看向花弘毅问道。
  花弘毅思量一会儿,才说道:“我的这篇并没有模仿《凡人修仙传》,我打算写一个新故事,里面没有修仙升级,没有寻宝,更加没有试炼拍卖,我打算写一个略通武艺的小混混,闯荡江湖,行侠仗义的故事。的框架我已经搭建好了,最近应该能写个三万字,到时候拿到工坊碰碰运气!要是能被看中更好,万一要是没被看中,那就当我自娱自乐吧!”
  “哇!武艺?听起来好像挺不错啊!不过,弘毅你难道见过江湖高手?”
  廖飞尘惊讶地问道。
  “当然见过,我幼时住在巴蜀一带,那里可是有不少江湖门派,我倒也见过不少真正的江湖高人!所以,我就想着,与其写那些虚无缥缈的修仙问道,还不如写一些我见过的江湖武林。”
  花弘毅有些怀念地看了看南方,说道。
  “听弘毅你这么一说,我都有点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了!弘毅你快去写吧!”
  陈天华神色兴奋道。
  “对对对!快去写,我可是从来没见过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呢!”
  “当家的,你再看看还缺啥,我明天去东市帮你买!海上风大浪大,该准备的可得提前准备好!”
  归义坊,孟家。
  虽然后天早上船队才开拔,但这个时候,孟母都已经开始再帮孟父收拾东西了。
  “嘿,这还早呢!你个瓜婆娘急个啥!再说咱这是出海做工的,你给俺收拾这么多东西做啥?带着不嫌麻烦?”
  孟父看着床上的行囊,心中有些难受,但嘴上还是不耐烦地说道。
  “可这都是你经常需要穿的衣服啊!不带怎么行?还有我听隔壁家的王二姐说,海上夜里可冷了,弄不好会着凉的!”
  “放屁!那婆娘的话你也信?”
  孟父闻言大怒道。
  “这....多准备一些总是好的啊!当家的,你在海上可得注意安全啊!浩儿、丫丫可都指着你啊!”
  孟母弱弱地说道。
  “没事儿!肯定死不了!俺的水性你还不知道?你在这儿墨迹个啥,快给两个娃做饭去!”
  孟父毫不在意地摆手道。
  孟父摆了摆手,不耐烦地转过了身去,只是谁都没注意到,这个铁塔般的汉子,眼角有一滴浊泪差点掉了出来,他其实也怕自己这一去回不来了啊!那样的话自己的两个孩子可咋办?
  “行,当家的,我去把那老母鸡杀了给你炖了吃!”
  “慢着,你个败家娘们,那母鸡是留着剩蛋给浩儿补身子的,你怎么能杀?”
  (本章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