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二百九十九章 夜宴!
“爹.....”
  
  屋外,孟文浩站在墙角,背靠墙壁,紧紧握紧了拳头,指甲已经深深的扎入了肉中,可他仿佛一点也不觉得疼,一贯内心坚强的他,此刻眼眶却有些发红。
  
  显然,刚刚里面的那一番对话,他都听见了。
  
  事到如今,孟父此次南下出海,已经无人可以阻止了,孟文浩尝试过,孟母也尝试过,可最终都是无功而返,有心无力。
  
  孟文浩心情一时无比沉重,他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颓丧地去了前厅。
  
  厅内。
  
  瘦弱的丫丫,也感受到了家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小孩子的心灵总是很敏感的。
  
  “哥哥,爹爹是不是快要走了?”
  
  丫丫仰着小脸,脆声问道。
  
  “嗯,是啊!爹爹后天就走,到时候丫丫可要乖乖的,不要让爹爹分心哦!”
  
  孟文浩心中一痛,他揉了揉小妹的羊角辫,轻声道。
  
  “嗯,丫丫肯定乖乖的,只是哥哥,爹爹要去哪儿啊?什么时候回来?”
  
  “去南方,应该两三个月就回来了吧!”
  
  孟文浩有些不确定地答道。
  
  “可是丫丫听胖虎说,爹爹这次很可能回不来了,他说丫丫以后就会是没爹的孩子,丫丫不想爹爹走,可是爹爹不听丫丫的话,哥哥,丫丫好难过!”
  
  “胡说八道!”
  
  孟文浩勃然大怒,他捏了捏拳头,恨声道:“丫丫不要听胖虎那小兔崽子胡说,下次哥哥遇见了肯定揍他一顿!爹爹肯定没事的,也肯定可以很快就回来!哥哥向你保证!”
  
  “嗯嗯,丫丫相信哥哥,但哥哥不要去打架,打架不好~!”
  
  ....................
  
  “当家的,这是我今天在东市买的米酒,你尝尝?”
  
  晚上。
  
  坊中各个房子里都亮起了烛火,孟家,一家四口围在一个破旧的桌子上吃晚饭,气氛很是温馨。
  
  孟父瞪了自家婆娘一眼,想说她破费,最终却没有说出口,闻着米酒的酒香,孟父压抑许久的酒瘾也被勾了起来,他端起酒碗轻轻地抿了一口,并没有立刻下咽,任由嘴中的味蕾,吸收着米酒的酒香刺激。
  
  “哈~!好酒!”
  
  片刻后,孟父咽下了那口米酒,啧啧感叹道。
  
  “爹,这算什么好酒?醉仙楼的神仙醉才是真正的好酒!”
  
  孟文浩为了活跃气氛,强笑道。
  
  “呵~!你个臭小子!那神仙醉五贯一升,是我们这些糙汉能喝的?”
  
  孟父虽然没喝过神仙醉,但显然也是有些见识的,他指着自家儿子,没好气地笑骂道。
  
  “嘿!谁说爹爹就不能喝了,先生以前说过,人人生来平等,之所以受到的待遇不一样,那是后天没有努力造成的!孩儿总有一日,可以让爹你每天都能喝到神仙醉,想喝多少就喝多少!”
  
  孟文浩坚定地说道。
  
  “哈哈!我儿有志气!爹爹这辈子最骄傲的事情,就是生了你这么个儿子!坊里胡员外家有钱又能怎么样?他儿子可没我家浩儿有本事!”
  
  孟父闻言,并没有批评儿子吹牛皮,他胸中豪气顿生,哈哈大笑道。
  
  “浩儿,你这次月考考的怎么样?娘听胡员外家的公子说,你们算学馆现在在国子监的地位越来越高了,这次月考好多其他学馆的学生都在关注着呢!”
  
  孟母脸上泛出一丝淡淡的喜悦,笑问道。
  
  孟文浩从地方州府的学馆,一路过关斩将,考进国子监算学馆,本来已经非常不容易,孟母也觉得非常满意,但是人都是有贪心的,孟文浩考进算学馆后,孟母想的却是儿子要能继续考进更高层次的四门学馆就好了。只是她万万没想到,算学馆如今的地位竟然一下子水涨船高了,似乎要有超越其他学馆的趋势。
  
  孟文浩听到母亲发问,他不由自主地就想起了早上考试时的情形,他沉吟片刻,答道:“娘,孩儿觉得自己考的还可以,至于能不能考到第一,只能看造化了!”
  
  他看了看孟父端着的酒碗,接着道:“要是能考到第一,按照我们算学馆的制度,到时候孩儿就可以带着你们免费去醉仙楼大吃一顿了!不过等到成绩公布的那天,爹爹怕是已经出海了………”
  
  屋内的气氛一时又变得有些沉重。
  
  “呵呵,你这婆娘真没意思,吃饭吃的好好的,问什么考试成绩。咱家浩儿的成绩啥时候让我们操心过?”
  
  孟父拍了拍桌子,瞪了孟母一眼,他又看向孟文浩,语重心长地说道:“为父到时候虽然不在家,但是你可以带着你娘跟丫丫一起去啊!这些年来,咱们一家人吃糠咽菜,趁这次改善改善伙食也不错!丫丫不是最馋那什么啃的鸡吗?这回就让她吃个够!浩儿,男子汉大丈夫,岂能作小女儿姿态!爹爹虽然没读过什么书,但是却知道离合悲欢不过是人间常事,男儿应当心存四海,岂能天天在意这些家长里短?”
  
  “.......是,爹,孩儿知道了!”
  
  孟文浩本来想反驳,但犹豫片刻,还是闷声应道。
  
  “呵呵,爹知道你们都在担心,其实大可不必,这次出海,冯老板给我们每只船都配备了一个指南针,即便是遇到了大风浪脱离了队伍,也能凭借着指南针找到方向。”
  
  孟父说着,从怀里拿出了一个一个精致指南针,正是奇趣阁工坊出品,孟文浩对这东西很是熟悉,当初第一代指南针问世的时候,他还在现场呢!
  
  孟母看到这亮晶晶地东西,好奇地接了过来。
  
  “哎,小心些,小心些,这一个小东西可是价值五贯钱呢!”
  
  孟父连忙嘱咐道。
  
  孟母吓的手腕儿一抖,差点把指南针摔在了地上,还好孟文浩手快接住了,孟母心有余悸道:“还好还好!就这么一个东西,怎么这么贵?”
  
  “拿过来,这东西可是奇趣阁那边专门为这次南下船队打造的航海利器,据说还是浩儿的先生李县男亲自发明的呢!这东西又轻巧,指示方向又准,能不贵吗?听说其他船队的老板,只给每五艘船才配一个指南针,像冯老板这么厚道的可是很少见了!”
  
  孟父把指南针要了过来,小心翼翼地又收到了怀里,没好气地说道。
  
  “哦,那冯老板可真是个好人!”
  
  孟母欣喜道。
  
  “爹爹,丫丫不想吃啃的鸡,只想爹爹别走......”
  
  旁边啃着窝窝头的丫丫,此刻弱弱的说道。
  
  孟父:“...........”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