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百零一章 加分,查分!
孟文浩刚跟着李泽轩步入西院前厅,就闻到一股清幽的香料味道,接着便是感觉到了一丝畅爽的凉意,他目光在四周扫了扫,发现屋内四个墙角竟然分别放了一盆冰块儿,木盆上方,还冒着丝丝寒气,孟文浩在心里不禁感叹着李泽轩WWW..lā
  
  这是他第一次进李府的室内(之前他来李府,李泽轩是在院中的凉亭招待他的),就忍不住多打量了几眼。一张特大漆红桃木靠椅,几张较之简朴但仍难掩其雕刻用料之华美的座椅,一小方桌,上头围绕绘花鸟瓷壶扣着几个同样花饰的小巧瓷杯,一桌一椅,一几一凳,摆设得独具匠心,整个房间,处处透露着奢华和贵气。
  
  “哈哈,坐吧!坐吧!”
  
  李泽轩虽然没有盯着孟文浩,但是余光一直都注意着那边,他来到厅堂上首的朱红大椅子旁边,一屁股坐下,哈哈笑道。
  
  “多谢先生!”
  
  被这香料的清香以及冰块的凉气一刺激,孟文浩心里也逐渐平静了下来,不像之前那么慌张了。
  
  “诺,先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恭喜你这次月考考了一百零一分,全学馆第一名!”
  
  李泽轩丝毫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道。
  
  “啊~?”
  
  孟文浩今天过来,主要是想打探一下这次考试的成绩,他虽然觉得这次考的还不错,也存过考第一的侥幸,但真正事到临头,他才发现自己丝毫没有这方面的心理准备,闻言不由一愣,紧接着便是被巨大的惊喜差点砸晕,他的嘴唇有些哆嗦,想说些什么,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他那颗年轻的心,像一盆烧旺了的炉火,热烘烘而又暖洋洋的。
  
  李泽轩笑了笑,也不出言打断,就这么悠哉悠哉地喝着温柔乡,一边等待孟文浩从那惊喜中清醒过来。
  
  孟文浩深呼吸了几口气,把内心狂热的激动压制了下来,他看向李泽轩问道:“先生先前在门外说找我有事情,莫非就是为了此事?”
  
  “对啊!”
  
  李泽轩随意道。
  
  孟文浩被这淡然的语气噎了一下,随后问道:“先生,学生要是没记错的话,这是月考的总分,应该是一百分,可是为什么我考一百零一分呢?先生会不会是记错了?”
  
  “哈哈,当然没有!”
  
  李泽轩慨然一笑,然后去里屋取出了孟文浩的试卷,道:“为师是觉得你最后一题答得非常好,你的想法很全面,当然,你最终写了两个答案,这也说明你很有勇气!在最后一道题中,整个算学馆,能考虑到人工成本的,只有五个人,而不仅考虑到人工成本,而且得出正确答案的,只有你一个!为师统计了一下,最后一题做对的人一共是十个人,除了你之外,其余九个人的答案全是一百九十七,而你给出的答案是一百九十七或者两百,文浩你的思维很全面,难能可贵的是,你不仅能提出疑问,并且敢于付诸实践,为师对你这一点非常欣赏,所以就给你多加了一分!”
  
  月考的最后一道题,在前世就有两种正确答案,两个答案唯一的争论焦点就是该不该把王老板本该从这次交易中得到的三十文钱的利润算在亏损里面,网上的各路大神也都是各执一词,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为了避免争论,李泽轩出这道题时,就索性定了两个答案,他没想到孟文浩竟然这么大胆,把两个答案全写上了,李泽轩打心眼里佩服这份勇气,毕竟要是易地而处,他可不敢怎么玩儿。
  
  “原来是这样…”
  
  孟文浩恍然大悟,喃喃自语道。昨天他交完试卷后,还曾一度后悔过呢,生怕因为自己的多事,导致最后一题得不到分,没想到最终居然因祸得福,还多拿到一分。
  
  李泽轩笑道:“哈哈,文浩,别激动!既然这次月考你有幸拔的头筹,为师之前说的那些话依然作数,等过两天正式上课后,为师就将这次的成绩公诸于众,到时候你便带着你的家人一同去醉仙楼,想吃什么尽管点,为师请客!”
  
  “哇~!小轩你要请客啊!那我也要去~!”
  
  这时屋外传来程处默的叫唤声,接着便见这二货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满脸苦涩的三宝。
  
  三宝指着自己,刚想张口解释些什么,李泽轩摆了摆手,笑道:“行了,你不必解释,我知道了!下去吧!”
  
  他还不清楚程处默这货的性子?这逼除了头几次来李府让人通报过,后面哪次不是大摇大摆地直接就进来了?这丝毫不知道客气为何物的性子,倒是跟李泰那个小胖子很像。
  
  “是,少爷!”
  
  三宝见李泽轩言语和气,不像是生气的样子,他松了一口气,连忙退下。
  
  “处默!”
  
  在算学馆,程处默对孟文浩还算照顾,因此孟文浩连忙站起来冲程处默打了声招呼。
  
  程处默笑着对孟文浩点头致意。
  
  “丑牛,这最近也不见你过来玩,怎么刚说起吃的,你就嗅着味儿过来了?”
  
  李泽轩笑眯眯地打趣道。自从他去国子监任教,当了程处默的先生后,这货就不怎么过来找他玩儿了,或许这就是学生对老师的一种天然的畏惧吧!李泽轩自己心里也挺遗憾的,程处默是他穿越过来交的第一个铁哥们儿,如果因为这些,就失去这份友谊,他会觉得很可惜。
  
  “咳咳!谁说的!我今天过来又不是专门为了吃饭的,这不是碰巧听到了嘛!”
  
  程处默尴尬地解释了一句,然后毫不客气地坐到了李泽轩旁边的一个椅子上。
  
  “嘿,啧啧,还是小轩你们家的椅子舒服,可惜外面还没有卖的,不然我也让我爹买一套了!”
  
  这货靠在椅背上,还不忘啧啧感叹。
  
  “呵呵,程伯伯要是真喜欢这椅子,小弟我到时候让工坊那边再做一批就是了,又不费什么事!不过这只是丑牛你想要,又不是程伯伯想要,我看那还是算了!”
  
  李泽轩不愿意生疏了这份友谊,他在程处默面前,也不摆先生的架子,说话还像以前那样随意。
  
  “小轩……!你这太不够朋友了吧!”
  
  程处默悲愤道。
  
  “哈哈,好了,说正事,丑牛你今天到底过来有啥事?”
  
  李泽轩哈哈一笑,不再逗他了,出声问道。
  
  “还能有啥事儿?就是来提前问问俺老程这次考了多少,会不会进耻辱榜?”
  
  程处默坐直了身子,看着李泽轩眼巴巴地问道。
  
  虽然程咬金不在乎他的成绩,但是也不愿意他进耻辱榜给自己丢人啊!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