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百零二章 俺不会骄傲的!

      “哦~!原来丑牛你是过来提前问分儿的啊!”
  
      李泽轩听到程处默居然是过来问成绩的,瞬间感觉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堂堂混世魔王程咬金的儿子,居然也会关心成绩?
  
      “对啊,小轩,你快说说俺到底有没有脱离耻辱榜?”
  
      程处默急道。
  
      李泽轩瞅了一眼程处默,又看了看旁边的孟文浩,表情有些古怪,同样都是自己的学生,一个是来问自己有没有考第一,另一个是来问自己有没有摆脱最后五名,这还真是……
  
      “额,咳咳,那先让我想想,嗯~想起来了,丑牛你这次考了五十九分,还不错,已经处于算学馆的中游水平了!”
  
      李泽轩这变态的精神力不是盖的,意念一动,这次月考的成绩单就浮现在了脑海里,他看了看,找到了程处默的成绩和名次,说道。
  
      “真的吗?哈哈!太好了!这下俺爹可没话说了!”
  
      程处默一听,顿时兴奋异常,大声叫道。不过片刻后,这货突然反应了过来,不满道:“不对呀!为何只有五十九分?小轩咱俩这么好的关系,你就不能多给俺一分?放心,你多给一分俺不会骄傲的!”
  
      “噗!咳咳~~”
  
      旁边孟文浩听到这句话差点被呛个半死,原因无他,只是因为程处默这句话,李泽轩刚刚才跟他说过,他今天算是见识到了程处默跟李泽轩之间这亦师亦友的奇特关系,两个人说话风格都有些相似。
  
      李泽轩也是一脸无语,现在看来,他之前的担心都是多余的,程处默这货并没有因为师生这层关系疏远了这份友情,这逗比耍起宝来,还是跟以前一样无耻。
  
      “哦~!我想起来了,丑牛你试卷上还有几处忘了扣分,这么算下来你也就只能考五十分,这样距离六十分,就不只是差了一分了,你总不能让我给你加十分吧?”
  
      李泽轩摊了摊手,故作无奈道。
  
      “曹,小轩!哥哥我从未见过像你这般厚颜无耻之人!”
  
      程处默跳脚怒声道。
  
      “砰!”
  
      “你特娘的还有脸说别人无耻?”
  
      李泽轩随手扔了一个茶盏,程处默早有准备,伸出一只手稳稳接住。
  
      “哈哈,玩笑,玩笑,别当真嘛!”
  
      程处默干笑两声,接着他突然叹了一口气,道:
  
      “唉,其实小轩你也能看出来,哥哥我就不是学习的料,明日南下的船队就要开拔了,要不是我爹不让,俺肯定跟着李叔叔他们一起走了,茫茫大海,恣意逍遥,这才是我程处默该去的地方!哈哈!”
  
      李泽轩听出了他话里的几分落寞,心里不由得有些不舒服,屋内的气氛也变得有些沉默。
  
      “丑牛你水性如何?”
  
      过了片刻,李泽轩打破沉默,问道。
  
      “额,俺不通水性!”
  
      程处默老脸一红,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
  
      “草,你特娘的不会水性,还想着跟王爷他们南下?你去问问王爷,看他要你不?”
  
      李泽轩顿时一脸日了犬一样的表情,敢情自己刚刚白白为这货忧桑了那么久。
  
      “额,俺不会水,但是俺可以学啊…………”
  
      程处默有些不甘心地说道。
  
      “学你妹!”
  
      李泽轩摆了摆手,懒得理这货,他扭头看向孟文浩,道:“文浩,你今天过来其实应该也是为了查分的吧?”
  
      孟文浩听到李泽轩叫自己,他连忙从刚刚二人那种劲爆的对话方式中缓过神来,老老实实地答道:“是的,先生。”
  
      “嗯,既然你已经查到你的分数了,那便可以回去了!明天船队就要开拔,你可以回去多陪陪你爹!文浩你也不必太过担心,我已经拜托过河间郡王,海上他会派人留意你爹的安危的,还有你爹的那个船行老板,为师也认识,并且已经派人跟他打了招呼,他不会为难你爹的~!”
  
      李泽轩点了点头,说道。
  
      “啊~?多谢先生!多谢先生!”
  
      孟文浩闻言,一时惊喜莫名,心中那悬着许久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他激动地站起身,冲李泽轩不停地弯腰行礼表达感激之情。
  
      “呵呵,不用不用,坐着吧!这些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你是我的学生,你遇到困难,为师当然不能坐视不理!”
  
      李泽轩安慰道。
  
      “对啊!文浩,你不必这样,我说你这几天怎么有些闷闷不乐呢!原来是因为这事儿,你要是早跟哥哥我说,俺一准儿也能帮你搞定!哈哈!”
  
      程处默在一旁大言不惭地满嘴跑火车,好好的一幅师徒之间情深义重的画面,愣是被这货打断了。
  
      孟文浩被程处默这样一插科打诨,也不好继续行礼了,他站起了身子,犹豫片刻,对李泽轩说道:“先生,学生还有一事相求,先生若是方便,还请答应!”
  
      李泽轩点了点头,道:“你先说说看。”
  
      孟文浩为难道:“学生…学生是想让先生能把这次月考第一的奖励提前…提前兑现!”
  
      说罢,孟文浩有点无地自容,李泽轩之前已经帮了他够多了,而他现在还提这些要求,感觉有些得寸进尺啊!
  
      “哦~?难道文浩还怕为师赖账不成?”
  
      李泽轩笑眯眯地问道。
  
      “没…没有……”
  
      孟文浩连忙解释道,只是他还没说完,就被程处默打断道:
  
      “卧槽,原来文浩你这回又考了第一,太牛了!用小轩的话来说,你这简直是吊炸天呐!”
  
      程处默这逼关注的重点永远跟别人不一样,他闻言第一反应就是惊叹于孟文浩的成绩。
  
      “你闭嘴,你也好意思说,你看看人家文浩,每次追求的是第一,你呢?每次追求的是摆脱倒数,瞧你那点出息!”
  
      李泽轩气道。
  
      “那又咋了?文浩这是要考状元的,俺又不指望考状元!”
  
      程处默毫不在意地撇了撇嘴道。
  
      “你…”
  
      李泽轩看这货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也就懒得再说了,他看向孟文浩道:“文浩,你继续说,你到底怎么想的?”
  
      孟文浩继续解释道:“先生,是这样的,学生一直有个梦想,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带着我爹我娘和我妹妹,去长安城最好的酒楼,吃一顿饭!学生从一个小地方,一路考进国子监,其实我爹和我娘比我更辛苦,我想报答他们,可是他们从不让我帮他们干活,我也就只能拼命读书。现在好不容易能有机会实现那个梦想了,我爹却快要出海了,所以学生希望可以提前兑换那个月考第一的奖励,可以让我爹在他出海前,喝到他梦寐以求的美酒!求先生成全!”
  
      说罢,他朝李泽轩深深地鞠了一躬。
  
      李泽轩默然,程处默此刻也不跳脱恶搞了,他也变得沉默起来。
  
      “为师答应你!文浩你起来吧!这些本来就是你应得的,你不必求我!”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