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百零五章 撮合!
“先生!”
  
  孟文浩见李泽轩进来,连忙起身行了一礼,然后他转身跟父母说道:“爹,娘,这位便是孩儿在算学馆的先生!”
  
  孟父吃了一惊,他没想到自己儿子的先生竟然这般年轻,暗道大户人家的子弟果然不是自己这等小门小户能比的,这么年轻就有能力在国子监当先生了。
  
  “小民孟大川见过爵爷!”
  
  “民妇朱晴拜见爵爷!”
  
  孟父和孟母连忙过来给李泽轩行礼,身为底层百姓,他们对于上层贵族,心里面还是有着天然的畏惧,他们也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么大的官,一时显得更加拘谨。
  
  “哈哈,二位不必多礼,快坐快坐!”
  
  李泽轩快步走了过来,将两人扶了起来,温声说道:“你们生了个好儿子啊!呵呵,这顿酒席是文浩自己挣取来的机会,你们既然来到这儿了,就不要想着为我省钱,尽管吃喝,能吃多少就吃多少,吃不好我还不开心呢,这都是你们应得的。”
  
  孟父孟母闻言,激动莫名,上前道:“多谢爵爷!”
  
  “哈哈,不用,咦~?文浩这是你小妹吗?”
  
  李泽轩笑着摆了摆手,突然看到缩在孟文浩身后,怯生生地看着他的丫丫,于是问道。
  
  “是的,先生!来,丫丫,快过来见过先生!”
  
  孟文浩连忙把丫丫拉了出来,说道。
  
  孟母在来之前,显然给小丫头打扮过,此刻的丫丫头发梳的很整齐,身上的衣服虽然不奢华名贵,但好歹也算得上整洁,最起码没有太多的补丁,不过即便如此,小丫头身材太过消瘦,明显一副营养不良的样子,看起来还是很让人心疼。
  
  “丫丫拜见爵爷!”
  
  小丫头见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自己,心里不由有些紧张、局促和羞涩,她小心翼翼地上前两步,冲李泽轩鞠了一躬,弱弱地说道。
  
  “呵呵,小妹妹是叫丫丫啊!长的真可爱!不过丫丫以后还是要多吃饭哦!对了,丫丫最喜欢吃什么?”
  
  李泽轩看出了小丫头眼中的戒备和拘谨,他蹲下身子,尽量用温柔的语气,看着丫丫的眼睛,说道。
  
  不过他这副样子,会不会被别人误会成诱拐萝莉的猥琐大叔就不得而知了。
  
  “唔,丫丫想吃啃的鸡~!”
  
  或许李泽轩的样子很有“欺骗性”,丫丫闻言,歪着小脑袋想了想,然后脆声答道。
  
  “嗯,醉仙楼这边一份啃的鸡有这么多,那丫丫能吃得下多少份啃的鸡~?”
  
  “嗯~,三份,不,五份!”
  
  丫丫看着李泽轩在那儿比划,嘴里不由馋的很,她舔了舔嘴,答道。
  
  “哈哈,好,那丫丫一会儿可要说话算数,一定要吃到五份哦~?只有吃得多,丫丫以后长大了,才能像这位姐姐一样漂亮,知道了吗?”
  
  李泽轩挥手制止了一旁想要过来呵斥丫丫的孟大川,然后指着李鱼,对丫丫忽悠道。
  
  丫丫看了看打扮的犹如小仙女一般的李鱼,眼中流露出羡慕的目光,她坚定地点了点头,道:“嗯,丫丫要多吃,以后要长的跟姐姐一样好看!”
  
  旁边的李鱼,听到场中的两人夸她漂亮,嘴角不由扯出了一个优美的弧度,看得出来,她心里肯定很开心。
  
  “嗯,丫丫真乖!”
  
  李泽轩满意地拍了拍丫丫的脑袋,起身看向孟父孟母,说道:“咳,既如此,我就不打扰你们一家人,哦,这位姑娘是李鱼,算我半个弟子吧,也是文浩很要好的朋友,她跟文浩许久没有见过面,正好今天过来一起吃个饭,叙叙旧。”
  
  李泽轩差点忘了这次过来的目的,连忙把李鱼推出来介绍道,至于他那一番话里面,有多少内容是胡扯的,就只有孟文浩和李鱼知道了。
  
  “见过叔叔婶婶!”
  
  李鱼知道这时候该她上场了,便落落大方地上前福身道。
  
  “好好好,不用多礼,不用多礼!”
  
  孟母眼睛一亮,热情地上前拉着李鱼的手,笑眯眯道。
  
  李泽轩向孟文浩和李鱼投过去一个“为师就只能帮你俩到这里了”的眼神,跟孟父孟母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这个雅间。
  
  唉!这个老师当的,不仅要教学生知识,还要给学生撮合对象啊,啧啧~!李泽轩在心里如是想到。
  
  …………………………
  
  “哈哈~!咱几个有多久没聚一块儿了?今天俺老程可要喝个痛快!”
  
  另一个雅间,程处默给每个人(当然,李泽轩除外)倒了一杯神仙醉,哈哈大笑道。
  
  李泽轩心里头门儿清,什么好久没聚一块儿了全特么是借口,最重要的是今天的酒食不用这逼出钱!
  
  “呵呵,丑牛说的没错,怀玉,宝琳,难得聚一块儿,大家尽情吃喝,不要客气!”
  
  如今钱财对于李泽轩来说,不过是一堆数字而已,他现在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钱了,请朋友吃饭这种事当然要大方了!
  
  “呵呵~!那就多谢小轩款待了!为兄敬你一杯!”
  
  秦怀玉端起酒杯,笑道。
  
  “嘿嘿,俺也敬小轩一杯!”
  
  尉迟宝琳也端起酒,凑趣道。
  
  在算学馆,他们和李泽轩是属于师生关系,可是出了算学馆,他们又成为好兄弟了!
  
  “那行,俺老程也敬你一杯!不过小轩你喝的是温柔乡,忒没劲儿!”
  
  程处默有些不满地嘟囔道。
  
  “哈哈,我是不想展现出我的酒量,怕打击到丑牛你!来来来,干了!”
  
  李泽轩哈哈一笑,将杯中温柔乡一饮而尽。
  
  当然他刚刚说的那些,也并不完全是在胡吹乱扯,最近天热,他和冰镇温柔乡喝上瘾了,慢慢地就摸索出了控制体内真气灼烧酒精,促使其挥发并排出体外的法门。
  
  这玩意儿听起来挺玄乎,但对于步入化气境的武者来说并不难,第一是因为他们对武道和人体经脉的理解已经超脱常人的范畴,第二,化气境武者经历过炼精化气的阶段,体内可供使用的真气数量和质量远远不是引气境和煅体境的武者所能比拟的,因此,控制真气去“烧酒精”这事儿对于他们来说,真心非常容易。李泽轩是闲极无聊时想到前世那些武侠修真中,主角使用内力逼酒,他才好奇地试了试,没想到竟然成功了,虽然逼酒的原理不一样,但最终目的还是达到了。
  
  “哈~,啧啧,痛快!小轩你还是别吹牛了,你还是喝你的温柔乡吧!哈哈!”
  
  程处默放下酒杯,撇嘴不信道。
  
  李泽轩懒得与他斗气,兄弟之间,也没必要争个高下,他笑着摇了摇头,自顾自地吃饭。
  
  秦怀玉虽然能喝酒,但是并不擅长,一杯神仙醉下肚,他的脸已经开始泛红。
  
  程处默看了看,最终朝尉迟宝琳道:“嘿嘿,既然他俩都不擅长饮酒,那宝琳,弟兄俩来划拳拼酒!”
  
  “嘿嘿,好啊好啊!”
  
  尉迟宝琳乐的连忙答应道。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