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百零七章 委屈的丫丫!

      “哥俩好啊!三星照啊!四喜财啊!五魁首啊!六六顺啊!七个巧啊!八仙寿啊!九连环啊!全来到啊!哈哈哈,宝琳你输了,快喝快喝!”
  
      雅间内。
  
      程处默拍了拍桌子,兴奋地大叫道。
  
      “嗝~~!喝就喝,谁谁怕谁!”
  
      尉迟宝琳块头比程处默大,但脑子并不太好使,跟程处默划起拳来总是输,而神仙醉度数又比较高,因此没过一会儿,尉迟宝琳就有点喝高了,说话都开始口齿不清了。
  
      李泽轩和秦怀玉早就吃的差不多饱了,二人放下筷子,坐在一边饶有兴致地看戏。
  
      这纯正的古代版划拳,李泽轩是第二次看到,第一次也是在这个地方,那是啃的鸡刚出来的时候,程处默跟李承乾在这儿划拳。
  
      不过当时李泽轩正陪着兰儿和长乐说故事,也没怎么留意,所以算起来这是李泽轩第一次认真地观摩古代版的划拳。
  
      划拳又叫豁拳、猜枚、猜拳、拇战,是民间饮酒时一种助兴取乐的游戏,起源于汉代。即饮酒时两人同时伸出手指并各说一个数,谁说的数目跟双方所伸手指的总数相符,谁就算赢,输的人喝酒。从一到十都有一个词,统称为拳词,各个地方的拳词一般都不一样。
  
      后来,划拳发展成为一个家族,行令的方法也独立为一个体系。“空拳”、“内拳”、“五毒拳”、“五行生克令”、“七星赶月令”和“一月三捷令”等都是这一类。
  
      “哈哈,来,再来!”
  
      由于划拳须喊叫,这种氛围下非常容易让人兴奋,此刻程处默就处于亢奋状态下,这货都忘了自己今天来的目的是为了蹭吃蹭喝的了!
  
      “好~好~好,再来!再来!”
  
      尉迟宝琳舌头都打卷儿了,还要继续来,李泽轩摇了摇头,索性让他俩玩儿个尽兴吧!他和秦怀玉在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起来。
  
      ……………………
  
      “浩儿,李爵爷那边在做什么?咋这么热闹?”
  
      另一边的雅间,孟母听到那边的吵闹声,忍不住看了一眼,问道。
  
      “听声音好像是宝琳和怀玉几个,他们应该是跟先生一起来的!”
  
      孟文浩侧耳听了听,答道。
  
      “嗯,是卢国公、翼国公和鄂国公三位国公家的公子,我刚刚在那边见过!”
  
      这时坐在孟母身侧的李鱼帮腔道。
  
      “啊~?竟然是国公爷的公子,那他们的官儿得多大~?”
  
      孟母没进过学,也没见过什么大世面,她还以为国公的儿子也是大官呢!
  
      “娘~,他们都还在国子监读书呢,还没有官职,算不上官员!”
  
      “是啊,婶婶,这几位国公爷家的公子,都还是文浩的同学呢!”
  
      “原来是这样啊!小鱼儿你懂的可真多,怪不得李爵爷会收你做弟子呢!”
  
      李鱼今天是要把淑女做到底了,说话得体,举止大方,弄的孟文浩都有些不认识了,但是这些让孟母觉得实在是太满意了,她看向李鱼的目光中,除了欣赏和赞叹之外,还有几丝莫名的深意。
  
      孟父在一旁贪婪地喝着神仙醉,根本没工夫关心他们几人的对话,从他喝第一口神仙醉开始,他就已经忘了这酒昂贵的价格了,更加想不起刚刚自己可是舍不得喝。酒肉穿肠过,白酒的辛辣和山果的酸甜,在孟父的味蕾中轰然炸开,那一刻他是真的觉得自己舒服的跟个神仙一样了,不是给个神仙都不换!
  
      至于丫丫,她这会儿正化身饕餮,在风卷残云般地“扫货”呢!小丫头刚开始吃了两份啃的鸡,吃的是满嘴流油,大呼过瘾,脸上是不是还沾一些肉渣,弄的一旁的李鱼不停地拿着手帕给她擦嘴。
  
      吃完两份啃的鸡后,丫丫揉了揉肚子,因为她觉得已经有五分饱了,想到刚刚她跟李泽轩说的要吃五份啃的鸡,以后要长的跟李鱼一样漂亮,小丫头眸中瞬间闪过一丝坚定和倔强,向另外三份啃的鸡发起了进攻。
  
      不过悲剧的是,没一会儿小二又端上来四道菜,分别是红烧肉、红烧狮子头、东坡肉、回锅肉四道猪肉名菜,光闻到那香味儿,丫丫都有些受不了,等看到其他人吃的津津有味时,她只能在一旁一边吃着啃的鸡,一边眼巴巴地看着,这一刻,小丫头心里面充满了委屈,因为她以前只是听人说过啃的鸡好吃,哪里会想到这醉仙楼还有比啃的鸡更好吃的东西啊!
  
      …………………………
  
      “陛下,您是不是有心事~?”
  
      皇宫西苑,皇后寝宫。
  
      长孙皇后看李二机械般地扒着饭菜,双眼木讷地盯着桌子,就好像桌子上有什么稀罕东西似的,她有些担忧地问道。
  
      “唉,朕在想昨天见到的电报机啊!观音婢,你说那东西奇不奇怪,就那么一个小铁盒,不仅能自己发出响声,还能把同样的响声瞬间传到数十里之外,真是神奇啊!”
  
      李二放下碗筷,叹了一口气,说道。
  
      “原来陛下在想这个啊!其实臣妾也觉得这东西挺神奇的,昨日李县男讲解的那番电报机原理,臣妾都没听太明白,也不知道这孩子是如何想起做这东西的!”
  
      长孙皇后见李二好像不愿意再吃了,她便拿过一个干净的碗,一边给李二舀汤,一边笑道。
  
      “嘿,这小子!”
  
      李二嘿笑一声,接过长孙递过来的汤,道:“朕也没听懂多少,不过大致意思是明白了,听他的意思,这电报机之所以能把信号传输那么远,就是一个电生磁,磁生电的过程,这磁朕知道,不就是磁铁嘛!只是这电为何物?难道是天上的雷电吗?”
  
      “呀~!雷电~?天上的雷电,我们凡人也可以制造吗~?”
  
      长孙吃惊地掩住嘴,讶然道。
  
      “唔,谁知道呢?这小子身上的秘密实在太多了,朕之前派百骑去过龙虎山一带,让他们去查探那小子和灵虚真人消失的八年来,到底经历过什么,却什么都没查到!那八年他们就好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总之啊,这小子太神秘了!要不是见他家底清白、并无什么野心,而且叔宝和知节都十分看重他,朕早就让人将他杀了!毕竟这么一个身怀神技,意图不明的人,会给大唐带来许多未知的危险~!他的那些本事若是被异族利用,那大唐的处境可就更危险了!”
  
      李二一边喝着汤,一边淡淡地说道。他一生杀人无数,说到要杀李泽轩时,他的脸上并没有起任何波澜,仿佛说的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啊~?陛下!臣妾观这孩子可不像那些奸邪之人,肯定不会做出那种事的,陛下可莫要做出那等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这孩子有这等本事可是我大唐之福啊!”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