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百零八章 要不要俺去揍他!

      “呵呵,观音婢这是在为那小子求情~?”
  
      寝宫内。
  
      李二听完长孙皇后的话,他一边悠哉悠哉地喝着饭后汤,一边随意地问道。
  
      长孙皇后面色一怔,说道:“这……妾身只是不愿意看到此等少年俊杰过早夭折,妾身所想,全是为了我大唐……”
  
      “咳咳,观音婢不必紧张,朕只是随意一说,并无他意,你我夫妻十几年,朕岂会信不过你?”
  
      长孙皇后还未说完,李二见话风不对,连忙放下嘴边的汤匙,出声打断道。
  
      长孙皇后见李二所言,不似作伪,她心里一暖,微微笑道:“谢陛下信任!”
  
      “呵呵~!”
  
      李二笑着摇了摇头,忽然叹了一口气道:“自朕登基以来,一直唯才是举,李泽轩满腹才华自然不必说,虽然他的才学仿佛不属于凡间,但只要他不叛国,朕自能容他,大唐也能容他!现在朕是在愁如何安排于他啊!”
  
      长孙皇后眨了眨她那好看的眸子,好奇道:“陛下,那孩子现在不已经是国子监史上最年轻的司业了吗?您为何还要为此发愁?”
  
      “不能这么说啊!”
  
      李二摇了摇头,面色复杂地说道:“正所谓人尽其才,物尽其用,朕既然已经打算重用李泽轩,就要给他安排一个能让他发挥他所长职位。可是观音婢你看看那小子擅长的学问,除了算学之外,什么物理、化学、电学、电磁学等等,这些学问全天下有谁听过?一个国子监司业之职,如何能让他尽展所学?”
  
      长孙皇后闻言,两条黛眉微微一蹙,她想了想道:“还是陛下考虑的周全,这么说来,李泽轩的确不适合呆在国子监啊!”
  
      李二揉了揉眉心,烦恼地叹了口气道:“他的确不适合呆在国子监,不过还有更严重的问题,这小子所学驳杂,朕虽然不知他这些学问从何处来的,但是朕非常确信他肯定不是出自儒家一脉!所以,就算朕明明知道他的学问若是推广起来能让我大唐的国力更加强盛,但也不能给予他过多的支持,不然到时候一些大儒若是心中不满,煽动儒生闹事,必定会动摇国本!”
  
      长孙皇后吃惊地想了想小嘴,道:“陛下,真有这般严重吗?”
  
      “当然!”
  
      李二站起身看向门外,负手道:“李泽轩如今在国子监虽然教的是算学,但学生学习的内容、学习的方法、学习的制度,均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而且这些变化,还在时时刻刻影响着其他的学馆,他已经在假借算学之名,发展他的新学了!不,他这就是披着一层算学外衣的新学!”
  
      “发现这点的可不止朕一个人,国子监的一些博士,也都发现了。朕先前听孔颖达说过,国子学馆的崔善友已经不止一次地以败坏学风为由,请求将李泽轩赶出国子监了,孔颖达虽然严词拒绝,但据说崔善友并未放弃,还有进一步联络国子监其他大儒一起联名上书的意向!”
  
      “崔善友?臣妾以前倒是听过此人,据说他颇为精通经义,还以为他是深明大义之人,可为何会如此蛮不讲理~?”
  
      长孙点了点头,有些难以理解地说道。
  
      “嗤~!深明大义~?呵呵,这些人说到底不过是为了利益罢了!”
  
      李二嗤笑一声,也不愿意在这个话题上说太多,他只是心里想道:朕若是大力支持李泽轩的新学,到时候怕是天下千千万万的儒家弟子,为了维护儒家的正统地位,都要化成现在的崔善友了!
  
      长孙皇后并不笨,她刚刚只是一时没想到这里,李二这么一说,她立刻就明白了过来,不过身为皇后,她知道在这个敏感的话题上,她只能保持沉默,因为,言多必失!
  
      屋内沉寂了片刻,李二忽然笑了笑,说道:
  
      “呵呵~,现在看来,朕当时没让承乾去国子监算学馆学习,当真是非常正确,不然此刻肯定会有更多的大儒坐不住了吧?”
  
      李二说到大儒两个字时,音节咬的特别重,估计他心里也对某些人不满了吧!
  
      “是啊~!承乾身为国之储君,一举一动都代表着陛下的态度,若是连他都去了算学馆,群臣肯定不会答应!不过这也难为了承乾,妾身听说他不仅跟李泽轩关系极为要好,而且对李泽轩的新式算学也十分感兴趣!他一直都在东宫钻研算学馆的教材,今天估计还在研究算学馆刚刚经历的月考的试卷!另外承乾还时不时地跑去找青雀请教问题呢!这么一来,他们兄弟俩的关系倒是好了不少!”
  
      长孙皇后听李二这么一说,顿时就开始心疼儿子了。
  
      “呵呵!他身为太子,总该为此牺牲些东西!现在的问题是,该把李泽轩放在哪?”
  
      李二先是理所当然地笑了笑,接着他想到李泽轩后,又开始愁眉不展了。
  
      “陛下何不问问李泽轩的想法?这孩子点子一向非常多,想来会有些办法的!”
  
      长孙皇后捋了捋额前的秀发,说道。
  
      “嘿!这个主意好!观音婢果真是聪慧过人啊!哈哈~!”
  
      李二眼眸中迅速闪过一丝异彩,他兴奋道。
  
      ……………………
  
      东市。
  
      陈记面馆。
  
      对,就是上次差点把李鱼跟孟文浩坑了的那个面馆。
  
      “天华,你也太小气了吧?请我和飞尘吃饭,就来这个小面馆吗?”
  
      面馆前,瑾瑜书院的三颗独苗正坐在凳子上等着老板上菜,哦,不,是上面,然后花弘毅看了看周围的糟糕环境,忍不住吐槽道。
  
      “对啊!天华你也忒不厚道了!这回《大唐日报》给你开了那么好的条件,你这一本小说写下来,得挣多少钱啊!而且今天是你的小说第一次上报纸,你不请我们去醉仙楼庆祝一下就算了,再怎么着也不能来这个破面馆啊~!”
  
      廖飞尘也连忙附和道。
  
      陈天华嘴角微微一抽,还醉仙楼~,他一个月的稿费估计还不够他们三个去醉仙楼吃一顿饭。
  
      “飞尘、弘毅,我这不是还没拿到报酬吗?《大唐日报》那边是下个月才结算这个月的薪酬呢!等发薪酬了,小弟我再带你们去吃顿好的,但肯定不能去醉仙楼!再说了,这家面馆的阳春面也还不错啊!”
  
      陈天华无奈,土豪总是用来被宰的呀!
  
      “爹,外面那个脸上有痣的小白脸,骂我们这面馆是破面馆,要不要俺去揍他!”
  
      不远处,厨房内,“巨人宝宝”向正在下面条的陈老板打小报告道。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