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百一十一章 草拟娘!老贼欺我太甚!
“..........朕今日找你前来还有一事!”
  
  甘露殿内。
  
  李泽轩听到这句话顿时精神一振,暗道正题来了,前面那些应该只是开胃小菜,要不然李二也不会把自己叫道这里说话。
  
  “诺,你先看看这封折子吧!”
  
  李二从面前的龙案上抽出一本黄色的奏折,旁边的赵松连忙过来接过,送到了李泽轩的手上,李泽轩不知道李二要搞什么幺蛾子,他疑惑地翻开奏折开始看了起来,略过开头一段的“套路”话,直入正文:
  
  “臣崔善友,今日与国子学馆、太学馆、四门学馆七位博士,联名弹劾国子监司业李泽轩败坏学风、扰乱国子监教学秩序、私自传播教授杂学三条罪状。臣等不否认李司业入职国子监以来,的确为国子监带来了一些积极的变化,比如说黑板和粉笔。”
  
  “但功是功,过是过,李司业私自更改教学时间,甚至离谱地提出了每五天休两天的教学制度,大大影响了其他学馆学生的上课热情。老臣认为,李司业这是假借让学生放假之名,行个人偷懒之实,此等行径,的确难以为人师表,臣等羞于与此等惫懒之人共事。”
  
  “先前李司业提出的拼音,臣等也认为不妥。自三皇五帝以来,文字传承至今已逾千年,从商朝的甲骨文、籀文、金文,再到秦朝的小篆,发展至汉朝隶变,至我朝的手写字体标准——正楷,期间经历过数十种形式,但大都是脱胎于象形文字,而李司业提出的拼音,形状弯曲古怪,绝非出自于中原,或许来自于化外之地。”
  
  “臣等认为,我华夏文字博大精深,岂能用此等化外之地的符号来标注?李司业此等行径,是在侮辱我华夏祖先,是在断我大唐的根基啊!若是让拼音推广成功,我等儒生必将成为千古罪人,臣等恳请陛下立刻阻止李司业继续胡作非为。”
  
  “另外,臣闻李司业在课堂上或者课堂下,经常传授学生杂学,魏王殿下也饱受其毒害,老臣深感痛心。魏王乃天家子弟,不沐浴在我儒道圣光之下,为何要去学那旁门左道。臣等窃以为此风不可长,李司业这是要动摇国本,还请陛下下旨严惩!此等品德败坏之人,根本没有资格担当国子监司业之职,望陛下早日另选贤能,否则我大唐的人才圣地,很快就会因为李司业一人,变成藏污纳垢之所!”
  
  “臣崔善友、橘清流、司马明朗、顾风岩、上官宇枫、卢言玉、郑展离、司空凌浩,敬上!恳请陛下早做决断,不要姑息养奸,还国子监一片朗朗乾坤!”
  
  “草拟娘!老贼欺我太甚!”
  
  李泽轩越看越恼火,实在是崔善友这封奏章写的太气人,李泽轩体内的真气都被气的有些紊乱了,他的长发此刻无风自动,这是真气爆发不受控制溢出体外造成的,他的眼睛也有些发红,穿越来这么久,他是第一次被人气成这样啊!崔善友的这封奏折,完完全全是把他写成了臭狗屎、害群之马、斯文败类、国之奸臣啊!这个时候,李泽轩哪儿还管自己身在何地,他直接奋力将奏折摔在地上,破口大骂道。兀的还不解气,这货又上去踩了两脚(2333333)........
  
  “砰!”
  
  “大胆!你小子放肆!”
  
  李二瞪大了眼睛,他实在没想到竟然还有人胆敢在他面前这样爆粗口,而且还当着他的面,踩他的奏章,李泽轩的胆子实在是太肥了,片刻后,李二反应了过来,他一拍桌子,勃然大怒道。
  
  刚刚李泽轩在看奏折的时候,他一直在观察着李泽轩的表情,他知道李泽轩看了这封奏折之后会很生气,但没预料到这货居然会如此失态。
  
  其实这封奏折的出现,也大大出了李二的意料之外,中午吃饭时,他还在跟长孙说崔善友对李泽轩暗中有意见的事情,那都是孔颖达跟他说的,但这二手消息毕竟还是有一定的滞后性,他这边才刚得到崔善友的第一步动作,那边崔善友就已经联合了七位博士,开始了联名上书。
  
  李二自己的立场虽然是有些偏向于李泽轩这边,但这封奏折,他也不能不重视,因为这是一次越级弹劾案件,崔善友的这次上书,根本没有经过孔颖达,他是直接以密折的形式送进宫的。另外这次联名弹劾,涉及的人太多,国子监国子、太学、四门三大学馆的博士,加起来才一共十五人,而这封奏折上就占了八人若是处置不当,势必会引起一场骚乱。
  
  “额,陛下息怒,小臣一时气愤过头,这才君前失仪,还望陛下息怒!”
  
  李二的一声爆喝,让李泽轩迅速情形了过来,这货看了看四周,这才想起自己还在甘露殿呢!他连忙上前拱手请罪道。
  
  “哼~!你小子是越来越大胆了!自朕登基以来,还从未有人胆敢在这大殿如此放肆!”
  
  李二指着李泽轩,气道。
  
  “呃......陛下,这可怪不得小臣啊!”
  
  李泽轩苦着一张脸,解释道:“陛下,崔老贼,呃,是崔博士这封奏书完完全全是在歪曲事实,想把小臣拉下马,他自己好当国子监司业,这老贼……额,这人阴险狡诈,用心实在恶毒,他见小臣才华出众,学贯古今,而且还凭借人格魅力,吸引到许多学生从国子学馆转到算学馆,所以才起了妒忌之心,意图以此等卑鄙手段,来陷害忠良,想让小臣这样的大唐俊杰蒙冤入狱,好达到他自己的龌蹉目的!”
  
  “他却不知,陛下您英明神武,睿智过人,一双眼睛能够洞穿时间的一切黑暗,岂会被这点微末伎俩所迷惑?所以,任何阴谋诡计,在圣明的陛下面前都将…………”
  
  “住嘴!”
  
  李二听着听着,就再也听不下去了,李泽轩可以不要脸,但是他不能不要脸啊!他此刻真的非常想跟李泽轩说一句:你特娘的不吹牛逼会死呀!
  
  “额,小臣住嘴,住嘴,陛下息怒!”
  
  李泽轩干笑道。
  
  其实他是故意这么说的,先前他的那番失态举动,严格意义上说是要被治罪的,经过这么一插科打诨,老李肯定会忘了那茬儿,而他也可以趁着这段时间,好好想想该怎么反驳崔善友的奏章,因为李二今天既然是私下叫他过来,而不是在朝堂上“公审”他,就说明即便李二不是站在自己这边的,也是对他有所照顾的,这么一来,最起码自己有了能自辩的机会!
  
  哈哈,小爷是不是很机智?
  
  李泽轩不无得意地想道。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