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百一十五章 来让程爷爷抱抱!

      “小子,本王这几天思来想去,决定还是将我家二郎送到你那儿去吧!免得等本王出海后没人管他,那臭小子又无法无天、到处惹是生非了!”
  
      程咬金、秦琼、李孝恭这些武将都是一起上过战场的交情,平时互相斗斗嘴、开开玩笑都是无伤大雅,也没人会放在心上,李孝恭怼了一波成妖精后,忽然看向李泽轩,说道。
  
      李泽轩无语,这是啥意思?敢情自己成托儿所所长了吗?怎么一个个儿地都喜欢把儿子往我身边赶?
  
      “呃,王爷的意思,是想让怀仁入国子监读书吗?”
  
      先前他听程处默说过,李孝恭有个小儿子,叫做李怀仁,才十二三岁。
  
      “唔,你看着办吧!你小子身上那么多本事,那混球只要能从你这儿学到一星半点儿,等本王老了之后,他也不至于会饿死啊!”
  
      李孝恭摇了摇头,有些沧桑地叹了一口气,道。
  
      “嘿,孝恭你今年也才三十有六,想这么多是不是太早了?”
  
      程咬金撇了撇嘴,说道。
  
      “呵~!不早了,怀仁也老大不小了,该做点事了!你家丑牛都开始在算学馆读书了,我家怀仁也不能落后吧?”
  
      李孝恭笑了笑,道。
  
      “嘿嘿,那正好~~,怀仁也去小轩那儿后,我家丑牛距离耻辱榜又远了一步,哈哈!”
  
      程咬金脸皮厚实,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自信,开始了吹牛逼。
  
      “嗤~!那还说不准呢!小子,怀仁跟你后,你该管教就管教,只要不打死,随便你收拾,本王绝无二话!”
  
      长安城就那么大,算学馆耻辱榜一事李孝恭也有所耳闻,他对程咬金嗤笑一声,然后扭头跟李泽轩交待道。
  
      李泽轩有心想拒绝,但话没说出口就被李孝恭怼了回去:“你小子别想着拒绝,程家、秦家、尉迟家的你都能教,为何我家怀仁你教不得?又不需要你费什么心?这事算本王欠你一个人情!”
  
      话说到这份儿上,李泽轩还能怎么办,他拱手道:“王爷言重了,小子可从未想过拒绝!”
  
      “嘿~!你小子~!”
  
      李孝恭嘿嘿一笑,也懒得揭穿他。
  
      “大兄,原来你在这儿啊!”
  
      这时迎面走过来一个身材伟岸,肤色古铜的紫衣男子,大概二十多岁,男子身后还跟着一个瓷娃娃般的小女孩,大概四五岁,但只看她现在这模样,长大后很可能是个美人胚子。
  
      “哟~!承范你也来了!”
  
      李孝恭笑道。
  
      “大兄今日率军扬帆出海,愚弟当然要过来恭送一程啊!”
  
      “程伯伯,这人是?”
  
      一旁,李泽轩悄悄地扯了扯程咬金的袖子,小声问道。
  
      “这是江夏王啊!你小子怎么连他都不认识?”
  
      程咬金面色古怪地嘟囔道。
  
      “啊~?”
  
      李泽轩楞了一下,没想到这个看起来貌不惊人的男子,竟然是江夏王李道宗。
  
      一提到李道宗,人们立即想到,他不是陷害薛仁贵的那个王爷么?但其实那是之言,他根本没有陷害过薛仁贵!战功彪炳的李道宗无缘无故被丑化了千年。
  
      李道宗字承范,是李二的堂弟,也是李孝恭的堂弟,他一生参与破刘武周,破王世充,灭东突厥、吐谷浑,征高句丽等诸多战役,为唐王朝的统一和开疆拓土立下赫赫战功,李二在晚年评价李道宗为与李勣、薛万彻二人齐名的名将。
  
      武德至贞观年间,得到世袭刺史的宗室,只有李孝恭和李道宗二人而已,李道宗的功劳之大,由此可见一斑。至于他最终为何没有位列凌烟阁,那就不得而知了。
  
      既然这人是李道宗,那他后面那个小女孩儿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不正是青史留名的文成公主李雪雁么?
  
      李泽轩看了看那只有他膝盖高的文静小姑娘,不由有些哭笑不得,因为他刚穿越过来时,或多或少对唐朝出名的几个美女有些想法,文成公主这个在唐朝历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一笔的女子,当然也在此列,但现在嘛~~还想个毛线啊!
  
      “哎~!雪雁,来让程爷爷抱抱!”
  
      老程不管在原地发愣的李泽轩,他蹲下身子,冲李雪雁张开双臂,嘿嘿笑道。
  
      “程爷爷好~~!”
  
      小姑娘明显跟程咬金认识,见状迈着小步子就向这边跑了过来。
  
      “嘿呦,几天不见我们小雪雁又长漂亮了?”
  
      程咬金一把抱起小姑娘,笑眯眯地哄道。
  
      “你个老不休,明明是伯伯,何曾是爷爷了?雪雁,过来,来伯父这儿!”
  
      正在跟李道宗叙话的李孝恭,老脸顿时一黑,冲程咬金怒道。不怒不行,实在是程咬金太不要脸,平白无故就想大人一个辈分。
  
      “哈哈,这是雪雁平常自己这样喊的,又不是俺老程教唆的!”
  
      程咬金抱着小雪雁得意地哈哈大笑道。
  
      首先,他比李孝恭大了两岁,比李道宗更是大了十一岁,再者老程总是喜欢在下颌以及两腮留一大撮胡子,看起来就更显老气了,因此,李雪雁小时候经常叫程咬金程爷爷,现在改口也改不过来了。
  
      “哼~!我看就是你教唆的!”
  
      提起这个,李孝恭就有些气急败坏,李道宗也是有些恼火,不过在程咬金这几个老将面前,他的确有些太“嫩”,说不上话。
  
      “哈哈,程疯子还是那么不要脸啊!”
  
      这时,尉迟敬德跟牛进达也联袂而来,再加上不远处的李绩、段志玄、刘弘基、柴绍、侯君集、李靖等人,大唐当下的武将高层,基本上全来齐了。
  
      “见过尉迟伯伯、牛伯伯!”
  
      李泽轩上前,笑着跟他们二人见了一礼,谁让他是晚辈呢!
  
      “放屁,你才不要脸,你看你脸皮厚的都发黑了!嘿嘿,小雪雁,程爷爷说的对不对?”
  
      程咬金仿佛跟尉迟敬德是前世的冤家一样,见面就开始互掐了。
  
      “呸!程疯子,你莫不是又想打架了~?”
  
      “哈哈~!怕你不成~?不过今天不行~!改天俺老程再跟你大战三百回合!”
  
      程咬金一边逗着小雪雁,一边怼道。
  
      “陛下驾到~~!”
  
      正在这时,传来一个尖锐的声音,接着,便听到一阵整齐有力的步伐声。
  
      喧闹的文武百官、将士民夫以及远处送别亲人的百姓,迅速安静了下来。
  
      李泽轩心里暗道,正戏终于来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