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百一十九章 能受天磨真铁汉,不遭人嫉是庸才!
第319章能受天磨真铁汉,不遭人嫉是庸才!
  
  “老大,要我说,那些小孩儿您每个人打十文钱,他们就满足了,为啥要给那么多?”
  东市,一个小酒馆,一个流里流气的小青年,吃着酒菜,说道。
  “哼!你懂个屁!这次上面本来就多给了我们五贯钱当辛苦费,我们要是再克扣的话,被上面的人现了,下次再有这种好事,哪儿还有我们的份儿?”
  小青年对面那个虎背熊腰的大汉,美滋滋地抿了一口酒,没好气地说道。
  这人正是早上在胜业坊带领一群娃娃到崔善友家门前拉屎的彪子,彪子是长安城城南一带的小混混,手底下有十来个小弟,为人重信重义,也没什么野心,因此底下的人也愿意跟着他,有钱人要是有什么不方便出面的事儿,也都喜欢找他办。
  “嘿嘿,老大英明!老大英明!”
  小跟班连忙送上一记响亮的马屁。
  “哈哈!你小子有眼光!”
  “不过,老大,你说这回找我们的是谁啊?怎么会提出那么奇怪的要求?而且赏金还那么高,这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另一个跟班,笑嘻嘻地问道。
  “啪!”
  “你特娘的脑子才有问题!人家有钱,爱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你管那么多干甚?没有他们来送钱,你小子现在还在大街上乞讨呢!”
  彪子气的呼啦一个大耳光就向那跟班脑袋上招呼。
  “啊!老大说的是,老大说的是!”
  “轩儿,今日陛下为何会让你上早朝?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在宫门前跟老程吹了会儿牛逼,又挖苦讽刺了卢言玉等人一番,李泽轩愉快地回到了家中,迎面就遇到了满脸忧色的李老爹。
  昨日李二给李泽轩“开小灶”以及“提前演习”的事儿,李老爹并不知情,李泽轩为了避免二老担心,也没把崔善友等人的弹劾告诉李京墨,只是说李二让他参加今天的早朝,原因并没有细说。
  但李京墨是何等精明之人,心里多多少少都猜到了一些,只不过儿子不说,他也没去刨根问底。
  “爹,没什么大事,不过是几个不痛不痒的弹劾罢了!孩儿已经解决了!”
  李泽轩呵呵一笑,浑不在意道。
  事实证明,那八个国子监博士中,除了崔善友有点战斗力外,其余的都是不堪一击,犯不着因为他们几个,让老爹老娘担心。
  “弹劾?谁敢弹劾我儿?我家轩儿在国子监兢兢业业,呕心沥血,为朝廷培养人才,他们为何还要弹劾?”
  随李老爹过来的李夫人,闻言愤愤不平地说道。
  李泽轩被夸得老脸一红,“兢兢业业”、“呕心沥血”,这是在说他吗?
  “咳咳,娘,没关系,能受天磨真铁汉,不遭人嫉是庸才,孩儿在国子监做的太好,难免会引起其他人的妒忌嘛!您不用担心,孩儿的付出,陛下都心里有数呢!陛下不会因为那几个人拿孩儿怎么样的!”
  为了让老爹老娘放心,李泽轩也是活了出去了,他自卖自夸道。
  “咦~~!哥哥真是厚脸皮!”
  兰儿跑过来,做了一个“羞羞”的鬼脸,笑嘻嘻道。
  “嘿,小丫头真是讨打!”
  李泽轩作势要打,兰儿被吓得满院子跑。
  李父李母满脸温馨地看着院中打闹的儿女,觉得一家人在一起是真好。
  “善友老兄,你无碍吧?”
  太医署。
  刚下完早朝的卢言玉、郑展离等人,来到太医署,看望崔善友。
  “唔,并无大碍,言玉,今日朝堂上的情况如何?陛下有没有对李泽轩严惩?”
  崔善友在郑展离的帮助下,坐了起来,靠在床头上,虚弱地说道。
  人年纪大了,本来元气就不足,崔善友这一吐血,当真是元气大伤。
  “呃......崔兄,今日早朝,陛下并没有讨论我们对于李泽轩的弹劾?”
  卢言玉唯唯诺诺道。
  “什么?怎么会....咳咳....咳咳!”
  “崔兄,您别激动,别激动,陛下说此事等您恢复了,再另做讨论,您身体要紧呀!千万要保重!”
  崔善友一急,就气血上涌,忍不住咳嗽,郑展离连忙上来拍着他的后背,并安慰道。
  “唉,你们不懂啊!这次本来能打李泽轩一个措手不及的,却没想到中间会出现这种变故,也怪老夫自己沉不住气。唉,正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经过这次一闹,李泽轩就有了防备,下次即便老夫亲自上场,怕也不是他的对手啊!”
  崔善友一脸愁容地说道。
  其余人也明白崔善友说的是实情,心中不由有些懊恼,暗自后悔刚刚在朝堂上没有勇敢地站出来,房间内一时陷入了沉静。
  “罢了罢了!言玉,你跟老夫详细说说,今日朝堂上到底生了什么?”
  崔善友叹了口气,认命道。
  “嗯,好吧!那我就跟崔兄详细说说。”
  “嘿嘿,小轩,俺听说你今天把国子学馆的崔博士气吐血了啊!哈哈,快跟哥哥我说道说道。”
  “对啊对啊!先生你快说说,现在长安城好多人都在传,说是国子监有几个博士竟然吃屎,到底是不是真的?”
  午后,呆在家无聊的程处默以及出来“采风找灵感”的李鱼,来到李府找李泽轩玩,实际上他们是来听李泽轩这个当事人了解早晨在灞上生的那一幕趣事的。上午那么多人在场,“国子监博士吃屎”这个消息早就一传十十传百了,但听别人说,总没有听李泽轩这个当事人亲自说来的有意思。
  “哦~?这事儿已经传的人尽皆知了吗?”
  李泽轩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头,他对此还真不知道。
  “是啊!早就在传了!我今早一去工坊,就听到有人在说这事儿呢!”
  李鱼甜甜一笑道。
  “嘿,我爹说这事儿肯定是小轩你弄出来的!你快老实交代,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俺老程以后也试试?”
  程处默眯着眼睛,坏笑道。
  “滚!这话也能乱说?这事儿可跟我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李泽轩踢了程处默一脚,道。
  “行行行!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吧!你快跟我们讲讲!”
  程处默笑嘻嘻道。
  “好吧!既然你们想听,那我就给你们讲讲!对了,小鱼儿,你可要认真听哦~!这稍微加工下,还能当一个不错的新闻素材啊!”
  李泽轩捏着下巴,若有所思道。
  (本章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