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百二十章 发你妹!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等等,你是说崔善福在陛下面前为老夫说情了?”
  
  太医署。
  
  崔善友神情一滞,连忙打断了卢言玉的叙述,问道。
  
  “是啊!要不是崔寺卿,估计李泽轩这次不会受任何惩罚!善友兄也会白白受伤!”
  
  卢言玉一脸感慨道。
  
  “太好了,太好了!”
  
  崔善友苍白的脸上突然现出一丝红润,他激动地喃喃自语道。
  
  “对啊,李泽轩这次被罚俸三月,也算是为善友兄出了一口恶气了!实在太好了!”
  
  卢言玉自以为明白了崔善友的意思,附和道。
  
  崔善友摇了摇头,不再说话了。
  
  .....................
  
  “扑哧!”
  
  “先生您可真损!崔博士这下估计要被您气死了!”
  
  李府西院。
  
  听完李泽轩的描述,李鱼顿时乐不可支,掩嘴笑道。
  
  李泽轩老脸一黑,气道:“怎么说话呢?这事儿又不怪我,我只是关心关心崔博士,是他自己心胸不宽广,想歪了而已!”
  
  “小轩,你脸皮可真厚!”
  
  一旁的程处默撇嘴道。【△網WwW.】
  
  “滚!再厚也没你厚!”
  
  李泽轩随手扔过去一个樱桃,怒道。
  
  古代的水果种类并不丰富,这大热天儿的,李泽轩也是有什么就吃什么,值得一提的是,樱桃这玩意儿,西周就已经有了,不过当时只是皇家天子敬祭宗庙的高级供品。樱桃号称“百果第一枝”,据说黄莺特别喜好啄食这种果子,因而名为“莺桃”。
  
  樱桃在古代经常被皇帝用来赏赐重臣,像王维、韩愈、张籍、白居易等曾获此厚遇,吃过之后大喜过望,感激涕零。当时,得到一碟君王赏赐的樱桃是非常有面子,也能显示出门第地位的事儿。
  
  不过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李家家财万贯,弄点樱桃来吃,并不是很难。
  
  “哎哎哎,这么好的东西,你咋随便乱扔!”
  
  程处默单手抓住樱桃,直接扔到嘴里,嘟囔道。
  
  这玩意儿李泽轩是不在乎,但对他来说,可是稀罕东西。
  
  “滴~滴滴~~滴滴滴~~~”
  
  这时,里屋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滴滴”声,程处默一愣,立刻探头探脑地往里面看。
  
  “哇!啥东西在响呢?”
  
  “你们在这儿等会儿,我去办点事儿!”
  
  李泽轩懒得理他,急忙冲进了里屋,开始记录电报。
  
  韩雨惜:“少爷....您在吗?”
  
  李泽轩立马回了句:“在,怎么了?还有之前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叫我少爷了吗?怎么又忘啦?”
  
  片刻后,韩雨惜:“我...我忘了,对不起!”
  
  李泽轩笑了笑,回道:“没事,雨惜你是不是想说什么?”
  
  韩雨惜:“没....就是一个人,总是忍不住胡思乱想。”
  
  李泽轩:“想什么呢?”
  
  韩雨惜:“想,想我会不会配不上小轩哥哥!”
  
  得,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婚前焦虑症?李泽轩摇了摇头,对于这种情况,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斟酌了半晌,他回道:“傻丫头,别乱想!你最近是不是又听到什么闲言碎语了?不用管别人怎么说,配不配得上只有我说了才算!知道吗?”
  
  韩雨惜:“嗯,那...那小轩哥哥你嫌我丑么?”
  
  李泽轩一愣,道:“不嫌啊!我什么时候嫌过?雨惜你怎么这么问?”
  
  韩雨惜:“呜呜~~那你的意思就是我丑咯?”
  
  卧槽,老子一个现代人竟然被古代妹子套路了?
  
  李泽轩看了韩雨惜回的电报,真是目瞪狗呆。
  
  “咦~~!小轩,你生病啦?怎么对着一个铁盒子一会儿奸笑,一会儿皱眉的?”
  
  程处默在外面跟李鱼等了好大一会儿也不见李泽轩出来,反而听到里面不停地传来“滴滴滴滴”的声音,这货从来都不是耐得住性子的人,虽然李泽轩没让他进来,但他还是自己偷偷摸摸地进来了。
  
  “你才生病了呢!”
  
  李泽轩真想拿个臭袜子,把这货的嘴巴给堵住,他没好气道。
  
  “嘿嘿,那小轩你这是在干啥?看起来挺好玩儿的!”
  
  程处默心里头门儿清,他也知道,能让李泽轩这么爱惜的东西,肯定是个好东西,于是舔着脸说道。
  
  “这个是电报机,我在跟韩雨惜传信!”
  
  李泽轩一边给韩雨惜回信,一边解释道。
  
  “传信?这东西怎么传信?”
  
  程处默惊讶道。
  
  “就是通过这“滴滴滴”的声音传信啊!不同节奏的“滴滴滴”声,代表着不同的字符,组合起来就成一封信了!”
  
  说难了程处默肯定听不懂,李泽轩只能往简单了说。
  
  “先生,您前些日子在工坊的醉风轩,是不是就在弄这个电报机?”
  
  李鱼听到里间的对话,她也耐不住好奇,走了进来问道。
  
  那几天李泽轩在醉风轩“闭关”钻研电报机,福伯就把醉风轩划成了禁区,任何人不得靠近,因此,那时候李鱼虽然知道李泽轩就在工坊,但并没有机会去打招呼。
  
  “嗯,是的!”
  
  李泽轩又跟韩雨惜聊了两句,然后转身说道。
  
  “不对啊?韩家庄离这儿怕是有二十多里路啊!小轩你这电报机怎么能传那么远?”
  
  程处默还算有点脑子,他纳闷地问道。
  
  “呵呵,这有什么不可能的?事实证明,他就是能传那么远!”
  
  没必要去跟程处默解释电磁理论,就是解释了他也听不懂。
  
  程处默翻了翻白眼,颇为无语,忽然他兴奋道:“小轩,既然这电报机这么好用,要不你也送哥哥我一个怎么样?”
  
  “不行!”
  
  “为啥啊!俺有钱,可以花钱买!”
  
  程处默跳脚道。
  
  “去!我又不稀罕你那点钱,是目前天下就只有两个电报机,我上哪儿再给你弄一个!”
  
  李泽轩气乐了,这货竟然好意思在他面前炫富。
  
  “那你可以再给哥哥我造一个啊!”
  
  程处默不依不挠道。
  
  “不是,你干嘛非要要一个电报机啊!你想跟谁发消息啊!”
  
  李泽轩不耐烦道。
  
  “跟你发啊!有了这个,以后俺有啥事儿就不用大老远跑过来了!嘿嘿,怎么样?”
  
  程处默理所当然道。
  
  “滚!发你妹!老子不搞基!”
  
  ...................
  
  (本章完)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