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百二十七章 不能为了别人的道理委屈了自己!

  
  对于崔博士的再一次吐血,李泽轩自然是毫不知情,不过即便是知道了,他也不会有任何同情。
  现在他遇到了一个新的问题,就是他编写的第一本书,目前已经教授了快一半了,估计再过一个月,学生们的算学能力,就可以从“小学一年级上学期”,进阶到“小学一年级下学期”了。
  不到一个月就学完了别人半个学期的课程,或许有人会觉得这进度是不是太快了?其实并不快,因为算学馆的学生每天只学算学一门课啊!当然不能去跟现代的教学进度去比。
  那么问题来了,再过一阵子,李泽轩是不是需要再编一本“小学一年级下学期”的数学教材呢?
  古代的学制,虽然比不上现代那样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那样层层递进、花样繁多,但仍然在西周时期,就形成了相对健全的学制。
  据《礼记·学记》记载:“比年入学,中年考核。一年视离经辨志,三年视敬业乐群,五年视博习亲师,七年视论学取友,谓之小成;九年知类通达,强立而不反,谓之大成”。也就是说,每年入学一次,隔年考核一次。一年考察辨明志向,三年考察是否专心和亲近同学,五年考察是否博学和亲近师长,七年考察是否有独立见解和择友能力,这些都达到了,就是小成,意味着已经掌握了基本的知识和技能;如果到九年的时候可以做到触类旁通,坚强独立而不违背师训,就是大成,意味着学业已经达到了成熟的水平。
  唐代时期的国子监,开始对学生年龄和学习年限作出明确规定,例如律学招收学生的年龄在十八到二十五岁之间,学习年限为六年,考试分“旬考”、“岁考”、“毕业考”三种,旬考内容为十日之内所学课程,不及格者将受到处罚;岁考内容为一年之内所学课程,不及格者留级;毕业考及格则取得科举资格,否则勒令退学。
  李泽轩所在的算学馆,之前本来跟律学馆的制度差不多,但自从他来了之后,算学馆的制度就已经被改的面目全非了。他之所以敢这么改,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古代的学制虽然从西周开始就已经趋于健全,但是老师授课所用的教材,除了一些儒家经典外,其余的一直没有明确的硬性规定,这也就给了李泽轩很大的授课自主权。
  “好了,今天的课程到此为止,下午你们好好复习下我讲的内容,把我留的课后题再做了,不许抄袭!要是还有时间的话,再预习下下一章——分数,我们明天学这个!”
  估摸着也快下课了,李泽轩决定提前放课,反正他今天要讲的课程已经讲完了,再讲也没啥意思了。
  “哦~!放课喽~!”
  只要是学生,就没有不喜欢放学的,能提前放学,那就更开心了。
  学生们“呼啦啦”地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回家或者去国子监饭堂吃饭,李泽轩拍了拍手,直接走了,他一般上课都不带教材的,要讲的东西都装在脑子里呢!没办法,记忆力好,就是这么吊!
  “咳咳!”
  不巧的是,出门就遇到了孔颖达,李泽轩缩了缩脖子,当学生的喜欢提前放学,可他这个当老师的怕提前给学生放学然后被“校长”抓住啊!
  “额,孔祭酒,您…吃…有事儿吗?”
  李泽轩本来想跟孔颖达瞎扯两句淡,问他吃了吗,可是想想又觉得这么说出去孔颖达肯定会给自己呼两巴掌,连忙改了口。
  孔颖达瞅了瞅李泽轩后面闹哄哄的教舍,欲言又止,片刻后他转过身,道:“李司业随老夫过来!”
  说完他便率先走了。
  李泽轩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孔颖达是什么意思,他嘟囔了两句,跟了过去。
  …………………
  “坐吧!”
  来到“校长办公室”,孔颖达坐了下来,对李泽轩点头示意道。
  李泽轩拱了拱手,没有客气,坐在了孔颖达对面,等着孔颖达的后话。
  “李司业,今日的报纸,你看了吗?”
  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李泽轩主动发问,孔颖达只好主动问道。
  “果然是来秋后算账的吗?”
  李泽轩闻言,大致猜出了孔颖达今天找他过来的用意,心里很是不爽,在崔善友跟其他博士联名弹劾他的时候,孔颖达没站出来帮他,现在他只是小小的反击了一下,孔颖达就立刻出来为崔善友几人说话了,当真是让李泽轩有些寒心!
  “大致看了一些,不知孔祭酒说的是哪一部分!”
  李泽轩揣着明白装糊涂,声音淡漠地说道。
  “今日的头条新闻,是不是你授意《大唐日报》编辑部撰写的?”
  孔颖达有些恼怒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李泽轩眯着眼睛,随意道。
  他平常的确十个性格随和、尊老爱幼的“大好青年”,但不代表他喜欢受气,对于孔颖达明显偏袒的行为,他已经渐渐地失去了耐性。
  “砰!”
  “你小子这是什么态度?”
  孔颖达拍了拍桌子,豁然起身,指着李泽轩怒声道。
  李泽轩怡然不惧,眼睛一眨也不眨地跟孔颖达对视。
  片刻后,孔颖达深呼吸了几口气,语气略微缓和道:“老夫知道你对于昨日朝堂上的事情有些气不过,崔善友早就对你生了不满之心,多次在老夫这里告你的状,但老夫心里自然有一杆秤,知道他不过是利欲熏心罢了,便训斥了他一顿。老夫也不曾想到,他会背着我,联合国子监其他七位博士,直接上密折弹劾于你,对于他的行为,老夫也十分恼怒,但是,不论怎样,崔善友这些人目前都还是我国子监的博士,你在报纸上这么写,不仅使他们几人声名狼藉,同样也会抹黑国子监!你知道吗?”
  “祭酒此言差矣!”
  李泽轩沉声反驳道:“可能祭酒你没有认真看今日的头条新闻,那新闻上可是把崔博士等人,与越王勾践相提并论,这又怎么能说我是在抹黑国子监呢?”
  虽然孔颖达说的有道理,但李泽轩可不愿意为了别人的道理委屈了自己,该反击的他还是会坚持反击,人生若只会被动忍让,不会反击,那与咸鱼又有什么区别?
  当然,之所以他能够这么“有理有据”地反击,可多亏了李鱼这篇新闻的“写作手法”呀!这一刻,李泽轩在心里给了李鱼三十二个赞,并给她贴了个“大唐好队友”的标签。
  ……………………
  第三更!
  来,啵啵!
  (本章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