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百二十九章 该敲打的必须敲打!
第329章该敲打的必须敲打!
  
  “哦,爱妃,恪儿呢?”
  李二嘴里吃着杨妃做的清蒸鲈鱼,眼睛往左右巡视了一圈,忽然问道。
  李恪身为杨妃的大儿子,出身高贵,继承了两朝皇室的血脉,论血脉高贵程度,怕是整个大唐,都没人能比得上他了,可谓是大唐最尊贵的王子。
  另一方面,李恪文武兼备,他的神武果断像极了李二,所以李二对他格外厚爱。这不,半天没见到李恪,李二就念叨起来了吗?
  “陛下,恪儿这会儿怕是在北衙跟独孤将军习武吧!”
  提起儿子,杨妃脸上浮现出一抹慈爱的圣光,那是身为母亲,所独有的温柔。
  北衙即皇城北面,李渊称帝后,从太原起义的军队中选拔出三万禁军驻扎在皇城北面,负责皇宫的守卫工作,称为元从禁军,又称为北衙。
  “嗯~,不愧为朕的儿子,还真是好学!”
  李二赞赏地点了点头,他瞥见不远处的桌子上放着一摞报纸,好奇地问道:“爱妃平日也看报纸?”
  “嗯~,偶尔看看!”
  杨妃随意答道,其实根本不是偶尔看看,而是经常看,她平常在后宫闲得无聊,报纸给她提供了一个非常好的消遣方式,基本上每一期的报纸,她都是从头到尾看完的,但她却不能这样说,因为这话要是说出来,就会显得她好像在埋怨李二不经常过来看她一样。
  深处人心复杂的皇宫,杨妃早就学会了如何谨言慎行,如何保护自己。
  “嗯,把今日的报纸拿来给朕看看!”
  李二没精力去琢磨女人的复杂心思,他想到今天的报纸还没工夫看,于是说道。
  “是,陛下!”
  杨妃起身,轻移莲步,将今日的《大唐日报》拿了过来,递给李二,李二接过,将报纸放在饭碗旁边,开始一边吃饭,一边看报纸。
  “嗯~~?”
  李二当然没工夫去看报纸前面那些人的之乎者也,他直接看的是头条新闻,只是看完这则新闻后,李二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
  “怎么了?陛下?”
  杨妃这会儿吃完了,她拿着手绢擦着红唇,见李二这副表情,她不由疑惑道。
  “今日的头条新闻你看了吗?”
  李二问道。
  “哦~!臣妾看了!陛下是觉得这新闻不妥吗?”
  “岂止是不妥!简直是大大地不妥!”
  李二拍了拍桌子,连饭也不吃了,他起身负手而立,道:“先前李泽轩创立《大唐日报》,朕还没当成一回事,但从今天这新闻来看,这小子怕是早有图谋!今日他可以用报纸抹黑攻讦他的大臣,明日他是不是就能利用报纸拉帮结派了?小小的一份报纸,就能成为党争的利器,这小子真是好算计!不敲打敲打他,岂不是要上天?”
  “陛下,臣妾听说李司业年纪轻轻就学识渊博、品性纯良,应该不会做那等争权夺利之事吧?”
  杨妃嗫嚅一阵,犹疑道。
  “哼!朕也觉得他不会,但是该敲打的必须敲打!不然这小子手握利器,难免有一天会误入歧途!”
  李二冷声道。
  他对于李泽轩的性子还是了解的,心里估摸着李泽轩这次应该是还击崔善友等人,但虽然猜到了,他也不赞同李泽轩的处事方法。报纸左右舆论的能力,让李二心里生了一根刺,觉得非常不舒服。
  ………………………
  河间郡王府。
  “哈哈,李司业这个大忙人可是不好请啊!”
  李泽轩刚进王府,迎面便走来了一个贵气逼人的年轻男子,李泽轩一眼就认了出来,正是李道宗,他前天在灞上见过。
  “原来王爷也在,失礼失礼,小子在国子监被些许公务耽搁了,这才来迟,还望王爷不要见怪!”
  看到李道宗,李泽轩吃了一惊,这会儿他有些不清楚郡王妃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了。
  “哈哈,不怪不怪!你小子快跟本王去见王嫂去!都等你好久了!”
  李道宗哈哈大笑道。
  其实他今天是被郡王妃请过来的。
  因为李孝恭出海在外,王府里没有男主人,郡王妃一个妇人,邀请外客多有不便,于是就把李道宗请客过来,还可以当李怀仁拜师的见证人,可谓一举多得。
  “王爷说的是,您先请!”
  “哈哈,走吧!”
  ………………………
  李泽轩跟随李道宗,来到河间郡王府的正厅,郡王妃果真在里面等候,旁边还站着两个十几岁的青年。相比于上次李泽轩见她时那妖艳的打扮,这次她穿的庄重许多,眉梢眼角间隐露疲态,看上去约莫有二十六七岁年纪,脸上不施脂粉,肤色白嫩,骨子里的那种成熟的风韵,却怎么也掩盖不住。
  “也不知道李孝恭那老色鬼,从哪儿淘来了这么个媳妇儿,啧啧!历史上李孝恭英年早逝,是不是跟这个有关?”
  李泽轩心里有一搭没一搭地胡思乱想道。
  “李司业来了?快快请坐!”
  见李泽轩进来,郡王妃连忙起身笑脸迎道。
  “郡王妃客气!小子姗姗来迟,还望王妃赎罪!”
  李泽轩从乱七八糟的思维中,跳了出来,拱手行礼道。
  “呵呵~~无妨无妨,崇义、怀仁,还不快过来给李先生见礼?”
  郡王妃呵呵笑了一声,然后冲旁边的两个青年招手道。
  “小子李崇义见过先生!”
  “小子李怀仁见过先生!”
  不管这俩人平常调不调皮,此刻在郡王妃的眼神威慑下,都显露出一副乖宝宝的样子,上前给李泽轩躬身行礼。
  “两位世子不必多礼!快快请起!”
  李泽轩心里极为舒爽,平常他都是在别人面前自称小子,现在轮到别人在他面前自称小子了,虽然李崇义的年龄说不定跟他差不多大,虽然李怀仁也就只比他小两三岁,但师道礼仪不可废啊!
  “谢先生!”
  两个毛孩子起身道。
  “本妃估计李司业应该还未来得及吃饭,怕是饿坏了吧!本妃这就令人上菜,其他事情饭后再说,如何?”
  郡王妃眉眼含笑道。
  “哈哈,这小子肯定饿了!王嫂你直接让人上菜吧!”
  李道宗笑道。
  “但凭王妃和王爷安排!”
  李泽轩拱手笑道。
  他的确有些饿了,只是他这句话,怎么有些怪怪的?
  …………………
  (本章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