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百三十二章 鸡哥的庆幸!
“咳咳,我想说的是,崔善友等人的事情,应该跟爵爷有关!”
  
  书房内。
  
  马周强忍住将庞非基拍死的冲动,直接将话给挑明,不然以这货的智商,猜到天黑估计都猜不对。
  
  “啊?那啥…爵爷怎么可能跑到别人门前拉屎?而且还拉…拉那么多?”
  
  鸡哥仿佛发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一脸瞠目结舌地呐呐道。
  
  “滚!爵爷何等身份,岂会亲自做这等事?”
  
  儒雅如马周,被鸡哥这三番两次地激怒,也忍不住爆了粗口。
  
  “哦~哦,我明白了!”
  
  鸡哥也是第一次见马周发怒,他忍不住缩了缩脖子,连忙道:“马爷您的意思是,这些案子都是爵爷派人去做的?”
  
  听到鸡哥说“我明白了”,马周忍不住心里一抖,他还真担心这逗比会再说出什么“离奇”的答案,所幸这次鸡哥的思想总算没跑偏,“猜”到了正确答案。
  
  “嗯~,虽然这只是马某的猜测,但想来应该八九不离十,崔善友等人联名弹劾爵爷,爵爷毕竟年轻气盛,不甘平白受冤枉,就派人去对崔善友等人略施惩戒,至于今日《大唐日报》上的头条新闻,马某本来不同意刊登那篇的,但爵爷一意孤行,马某也只能舍命相陪了!”
  
  “因此,种种迹象表明,崔善友等人今日的声名狼藉,很可能是爵爷一手促成的。并且马某估计,尉迟将军很可能也猜测到了这一点,所以才派你过来负责这个案子,一方面是给那八位博士一个表面上的交待,另一方面,怕是专门为了给爵爷一个方便!”
  
  马周眸中折射出睿智的神光,他不再循序诱导,直接将自己所有的猜测,和盘托出,主要是马周已经对鸡哥的智商彻底失去耐心了。
  
  “哦~~,竟然是这样!那尉迟将军为何不跟庞某直说啊?”
  
  “废话!这种事情怎能直说?岂不是会落人把柄?”
  
  “哦~哦,庞某明白了,多谢马爷您指点!”
  
  听马周这么一说,鸡哥才彻底明白这件事背后的来龙去脉以及尉迟敬德的深意,他不由庆幸,多亏自己来后衙找了马周,不然傻头傻脑地前去查探,要是什么都查不到还好说,要是查到真相了,不仅会得罪李泽轩,更严重的是,也会触怒尉迟敬德,身为下属,办事不能摸准上司的心思,可是大忌啊!
  
  “呵呵,不必客气!那庞司戈快去查案吧!”
  
  马周挥了挥手,他不想再看到鸡哥了!
  
  “嗯!那马爷您忙,庞某先走一步了!”
  
  鸡哥兴奋地起身,拱手告辞道。
  
  ……………………………
  
  “王爷……郡王妃……留步,小子自行回家即可!”
  
  河间郡王府门前。
  
  郡王妃、李崇义、李怀仁几人将李泽轩送至门外,仔细查看的话,就会发现人群中少了李道宗,而且李泽轩的脸色竟然有些泛红。
  
  其中缘由倒是颇为有趣,席间李泽轩暗中用真气“灼烧”酒精的事情,没过多久,就被李道宗觉察到,李道宗虽然境界比不过李泽轩,但是也到了化气中期,于是也开始用起类似的“逼酒”法门,跟李泽轩拼起了酒。
  
  一来二去,两人战的端是“天昏地暗”,郡王妃、李崇义俩兄弟都是大开眼界,神仙醉的威名他们不仅听说过,而且还亲自喝过,更何况李孝恭以前喝神仙醉时,也没有这么猛啊!
  
  一番“大战”下来,李泽轩凭借功力的微弱优势,略胜一筹,即便他可以用真气“灼烧酒精”,但也扛不住这么喝呀!至于李道宗,当然是不胜酒力,一睡不醒了。
  
  “不如让怀仁与李司业一起吧!正好也让他顺便从今日开始就随李司业学习!”
  
  郡王妃看了看自己的小儿子,对李泽轩说道。
  
  “唔,那行!王妃请留步!小子告辞!”
  
  被外面的风一吹,李泽轩的脑袋稍微有些清醒了,他拱手告辞道。
  
  “嗯,怀仁,你随李司业一同去吧!日后我儿当随李司业好好做学问!切莫再调皮了!”
  
  郡王妃拍了拍李怀仁的脑袋,柔声道。
  
  没有哪个母亲愿意将自己的儿子送到远离自己的地方,但郡王妃也算是个深明大义的女子,她虽然不舍,但也知道这时候得目光长远些。
  
  “孩儿知晓轻重,还请母妃宽心!”
  
  李怀仁心里有些雏鹰离巢的感伤,但更多的是对外面生活的期待,他这些年一直生活在郡王府,虽然偶尔出门与一些纨绔子弟玩闹,但总的来说都还是在他爹娘的背后下生活的。
  
  “好!我儿快去吧!”
  
  ………………………
  
  坐在郡王府给准备的豪华马车中,李泽轩跟李怀仁随意闲聊两句,便坐在一旁打坐运功了,他不喜欢身体里存在过多的酒精。
  
  李怀仁离的老远,都能感受到李泽轩周身散发出的恐怖热量,他对李泽轩不由越来越好奇。
  
  “李先生似乎还是个武道高手啊!也不知道功力相比父王如何?唔,肯定比不上父王,他还这么年轻!”
  
  身为河间郡王的儿子,李怀仁对于李孝恭的武道能力,还是有非常深刻的认识。不过李泽轩的年纪这么轻,能有这么不俗的功力,已经让他很是震惊了,再联想到今日在王府,李泽轩用真气虚空将他托起的情形,李怀仁现在对自己这个先生越来越好奇了。
  
  “二公子,李司业,已经到了国子监了!”
  
  两刻钟后,马车停了下来,车夫冲车内恭声道。
  
  “嗯~,那怀仁你先去国子监吧!徐先生会给你安排入学,算学馆里面应该有许多人你之前就认识,为师也就不带你进去了!”
  
  李泽轩闻声,睁开眼睛说道。
  
  “是的,先生!学生与魏王、怀玉、丑牛曾经都在一起玩闹,先生您去忙您的事情就好。”
  
  “嗯!”
  
  李怀仁拱手行礼,然后跳下马车,向国子监走去。
  
  “送我去永乐坊!”
  
  李泽轩轻声道。
  
  他酒快醒完了,也就只能让郡王府的马车,顺路送自己回去了。
  
  “好的!”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