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百三十三章 新思路!
“轩儿,你...你喝酒了?”
  
  回到家里,李泽轩本想回西院休息休息,却在前院遇到了老娘。
  
  他体内剩余的酒精虽然不多了,但是从体内逼出的那部分酒精,都沾染在了衣服上,李夫人隔得老远,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味儿,不由大惊。
  
  自从李泽轩从龙虎山归来这么久,李京墨和李夫人早就知道了儿子是不沾酒的,最多就喝一喝那种不醉人的温柔乡。
  
  此刻见到自己儿子一身烂醉的样子,哪儿能不惊讶。
  
  “娘,孩儿没事!这些酒只是刚刚在王府,一个下人不小心把酒洒到了孩儿的身上而已,孩儿没有喝醉!”
  
  李泽轩笑着解释道。
  
  李夫人见儿子吐字清晰、思维并不混乱,她松了一口气,笑道:“呵呵,那就好!轩儿你自去忙吧!娘和你爹午后还要安排人去采购些你大婚用的物什,再过几天,我家轩儿就要成亲了!”
  
  “嗯,那孩儿去了!”
  
  李泽轩心里一动,估摸着日子,还有差不多一个星期,自己就要成亲了,前世自己寒窗苦读十余年,马上都要参加工作了,自己都还没有结婚呢,结果却因为一顿酒宴,莫名其妙地穿越到了这个时代。
  
  而现在,自己竟然要成亲了,李泽轩心中莫名地涌动着一股复杂。
  
  “少爷!夫人!宫里来人了!”
  
  三宝匆匆过来,躬身汇报道。
  
  “啊~?快请天使进来!”
  
  李夫人惊呼道。
  
  “轩儿,你先去招待天使,娘去叫你爹。”
  
  “娘,不用了,应该是陛下派人来叫我的,我一个人去就成,您和我爹忙你们的去吧!”
  
  李泽轩心里有数,他摇了摇头,道。
  
  “那,那轩儿,陛下不会找你麻烦吧?”
  
  “娘,不会,孩儿肯定没事的!您快去吧!孩儿一会儿应该要进宫一趟。”
  
  李泽轩笑了笑,答道。
  
  “那...那为娘先去了!”
  
  .................
  
  “爵爷,陛下有旨,宣您即刻入宫觐见!”
  
  不一会儿,便有一个黄门内侍,端着拂尘,走了进来,对李泽轩说道。
  
  “嗯,小公公稍待,我这便随你前去!”
  
  李泽轩心里并不惊讶,上午他跟孔颖达一番争论后,就想过李二应该会找自己问话,现在来看,果然如此。
  
  他让内侍在正厅等了一会儿,自己去西院换了身衣服,然后二人一同乘车,前往皇宫。
  
  “陛下,李县男来了!”
  
  甘露殿。
  
  李二正在看书,闻言面无表情地吐了一个字,“宣!”
  
  “传李县男觐见~!”
  
  “小臣参见陛下!”
  
  李泽轩听到太监的传唤声,便迈着小碎步走了进来,冲李二行礼道。
  
  这甘露殿他也不是第一次来了,正所谓一回生、二回熟嘛!
  
  静,大殿内接着便陷入了沉静。
  
  李二不发话,李泽轩也没啥好说的,李泽轩知道老李今天是生自己的气了,这会儿怕是在故意给自己施压呢!
  
  但李泽轩心里不虚,这次报纸的事儿,虽然自己做的有点过分,但终究还是打了擦边球,没有逾越那条红线,至于暗中雇佣小孩儿去崔善友等人家门前拉屎的事儿,他做的很隐秘,肯定不会落人把柄。
  
  所以,李二没理由会因为这点事儿就把自己怎么样,大不了国子监司业不干了呗!反正他待在国子监,除了教学生外,从来没想过去争权夺利,人之一世,过得开心就好。
  
  重活一世,再加上当了这么久的官,李泽轩心里已经非常有逼数了!
  
  “咳,你可知朕今日叫你来所为何事吗?”
  
  李二见自己故意压制气场,并没能把李泽轩吓住,不由有些恼怒,暗道这小子现在已经不像当初初入官场时那种畏畏缩缩的模样了,现在都成老油子了。
  
  两人不可能一直这么沉默下去,身为皇帝,李二还有一堆事儿呢!于是他率先出声道。
  
  “陛下智慧如海,小臣不敢妄加揣测~~”
  
  李泽轩送了一个万金油的马屁。
  
  他现在这样子,还真有些像官场老油条了,很难想象这货两个多月前,还只是一个初入官场、畏首畏尾的小萌新。
  
  “混账!朕让你说,你便说!”
  
  李二放下手中的书册,恼怒道。
  
  “额,小臣想来,陛下应该是看了今日的报纸,所以才.....”
  
  李泽轩纳罕道。
  
  “哼!看来你自己也清楚啊!你来给朕说说,今日报纸上的头条新闻,你想做什么?”
  
  李二冷哼一声,说道。
  
  “回陛下,小臣知道陛下定是恼怒今日的新闻头条,认为小臣是在故意抹黑崔博士等人,但陛下有所不知,所谓新闻,即新近听来的事,《大唐日报》当初的办报宗旨,就是为了实事求是,不能因为所报道的人,身居高位,就包庇纵容他,无论什么人,我们都会做到一视同仁。”
  
  李泽轩将心底早已准备好的说辞,说了出来。
  
  “呵~~,照你这么说,你还把你的《大唐日报》,当成了民间的“御史”了?”
  
  李二第一次听到这么新鲜的说法,但他还是忍不住冷笑道。
  
  “陛下,小臣正有此意。我大唐疆域千千万,各地州府官员小吏加起来少说也有数万,长安周围还好,一些偏远地区的官员,难免会失去监督。小臣认为,权力一旦失去监管,必然产生腐败。而臣当时创立《大唐日报》,就想着日后将其发展壮大,到时候我《大唐日报》的记者,遍布大唐每个角落,各地的贪官污吏,将无所遁形,这也算是变相地为朝廷整顿吏治!”
  
  李泽轩见自己成功地把话题扯歪了,连忙再接再厉,继续忽悠道。
  
  李二眉头一皱,陷入了沉思。
  
  大唐建国初期,的确花过大工夫整顿吏治,因此,当下大唐各地的吏治都还算清明,并没有出现过什么重大的贪腐案件,但李二是一个非常有远见的君王,他深知以前的各个朝代,之所以会亡国,大多数都是由于王朝末期,国内的吏治太腐败导致的,而李泽轩的一番话,似乎给了他一个解决官吏腐败问题的新思路,这让他不由得开始认真考虑这个方法的可行性。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