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百四十五章 厉害了马管事!
第345章厉害了马管事!
  
  “李司业,你若是不嫌弃,就由老夫为这《大唐字典》写一篇序稿,刊登在报纸上如何?”
  眼见马周出门,李纲放下酒杯,趁机跟李泽轩提建议道。
  这就是他今天要找李泽轩说的事情,文人好名,纵然李纲辞官归隐这么久,面对《大唐字典》这么一部必将流传千古的划时代神作,他也还是忍不住想要在上面留下一丝自己的印记。
  李泽轩闻言,会心一笑,道:“老先生说的哪里话,您老若是愿意动笔,小子求之不得!”
  李纲身为两个太子的老师,学问自然没的说,社会地位也非常尊崇,算是当下的老牌大儒之一,连李二都要对他礼敬三分,这个一个大佬,要主动给《大唐字典》做宣传,傻子才会不答应。
  “哈哈!你小子!”
  李纲开怀大笑,指了指李泽轩,道:
  “听说你先前在龙虎山学艺,但自从你回来后,今年的长安城就格外热闹,诸如滑板车、曲辕犁、《大唐日报》、神仙醉、温柔乡等新花样一个接一个,有吃的、喝的、玩的、用的、看的,可谓是种类繁多。”
  “老夫虽是赋闲在家,也能切身感受到外面的变化,你的故事,老夫也听人说了不知多少遍,今日一见,却没想到你竟然这般年轻,当真是后生可畏哟~!”
  李泽轩拱手谦虚道:“老先生过奖!”
  李纲似笑非笑道:“哈哈!老夫可没有夸奖你!老夫是想问问,你师父灵虚真人到底教了你什么?你小子怎么弄了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
  李泽轩无语,敢情这老头儿说了那么多,是在故意消遣他呢!
  “哦,老夫近日听好友说你小子被国子监八位博士联名弹劾了,现在怎么样了?”
  李纲看李泽轩一脸苦闷的表情,就见好就收,停止了玩笑,正色道。
  “唔,陛下那边倒没什么,可是孔祭酒那边却把小子申饬了一顿!”
  李泽轩想了想说道。
  “哦~?这是为何?你跟老夫说道说道。”
  李纲露出一副感兴趣的表情,问道。
  人一旦年纪大了,一般对于个人得失会看开许多,但取而代之的是,会变得有些八卦,具体来说,差不多就像李纲这样,性格会很豁达,但对于别人的事情会特别感兴趣。
  李泽轩无奈,只能将最近朝堂上以及国子监内发生的事情跟李纲简略地说了一遍,李纲听得津津有味,听罢,他捋了捋胡须,摇头道:
  “仲达(孔颖达,字仲达)身为祭酒,这么做倒也无可厚非,不过却有些不近人情,李司业你入职算学馆以来,为国子监做的一些贡献,连老夫都略有耳闻,仲达却有些令人寒心了!下次老夫跟他喝酒时,帮你跟他说道说道。”
  李泽轩一愣,他倒是没想到李纲的思想,居然这么开明,会站在完全公正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的确有些难得了。
  “呵呵,多谢老先生美意!不过不必如此了!小子昨日已经跟陛下请辞,日后不会再任司业一职了!”
  说实话,孔颖达一开始要是能跟李纲这样,就算国子监有崔善友这样背后捅刀子的人,李泽轩还是愿意留下来带领整个国子监走向新生的,但现实没有如果,现在他已经决心要自立门户了,再说这些也没什么意义了。
  “什么~?”
  李纲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惊呼一声,接着便是有些痛心疾首地说道:
  “糊涂!糊涂啊!你怎能因为一时意气之争,就放弃你那些学生,你师父传授你的那些学问,你难道就不打算继续传承下去吗?”
  “尉迟将军,属下昨日带人现场勘察了受害的八位博士家门口,发现几乎全部是小二粪便,而且根据这几家的家仆描述,那些粪便应该全是清晨卯时之前拉的,那个时候所有人都还在梦中!”
  皇宫西侧,右武侯卫府。
  鸡哥躬身递过一页卷宗,汇报道。
  “嗯~!那你今早可有带人提前在那几处地方埋伏抓人?”
  尉迟敬德端坐上首,并没有接过卷宗,只是随意扫了一眼,然后粗声问道。
  “回...回将军,属下今早寅时五刻就带人在八位博士的家宅附近提前埋伏,结果...结果直到天亮,都没有发现任何异样!属下估计,他们应该...应该不会再来了!”
  鸡哥倍感压力,他不知道尉迟敬德会不会因此治他一个办事不利之罪,他的额头都紧张地沁出了汗水。
  “呼~!”
  不知道是不是出现了幻听,鸡哥忽然听到了一个呼气的声音,就听尉迟敬德道:“嗯~!那你可有在附近挨家挨户查访,询问是不是有哪家小孩儿,前两日出来在崔博士等人的家门前拉屎了?”
  “回将军,属下查过,但基本上每家每户都言之凿凿,说是自家小孩儿清晨绝对没有外出过!”
  鸡哥准备的很充分,连忙回答道。
  李泽轩这回拨的“活动经费”非常多,八大博士所住的坊里,有小孩儿的人家基本上全被李泽轩雇佣了,这种时候,哪会有人跳出来认罪啊!
  厅堂的气氛一时变得很压抑,就在鸡哥认为这次肯定要受罚,在心里嘀咕马周先前的分析太坑爹时,尉迟敬德终于开口说道:
  “嗯~!既如此,那此案就这样了结吧!你去将卷宗归档,并前去通知那八大博士,将武侯卫的调查结果告诉他们,不是我们不帮他们查,是凶手太狡猾、不再出现了!”
  鸡哥闻言,瞬间惊喜莫名,连忙道:“是!将军!”
  说罢他便准备去武侯府的档案库了。
  “慢着!”
  尉迟敬德叫道。
  “将军~!”
  “这次,你做的很不错!好了,你下去吧!”
  尉迟敬德看了鸡哥一眼,意味深长、心照不宣地说道。
  “诺!”
  鸡哥兴奋地差点跳起来,连忙退了出去!
  “看来马管事分析的不错啊!尉迟将军派我去查案,果然只是走个过场而已!厉害了马管事!这次必须得请他大吃一顿,好好报答他才行!”
  鸡哥在心里默默赞叹道。
  (本章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