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百四十六章 男儿不展风云志,空负天生八尺躯!
第346章男儿不展风云志,空负天生八尺躯!
  
  “事情就是这样,或许在别人看来,小子的这番决定,可能是愚蠢至极,但有些事情,不尝试永远都不会成功。小子家中家缠万贯,本来小子可以这么衣食无忧、安安逸逸地过一辈子。但是,男儿不展风云志,空负天生八尺躯。”
  “小子认为一个尝试错误的人生比无所事事的人生更荣耀,并且有意义,所以不管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弘扬我师父的一生所学,这个书院,小子都必须去建,而且要建成我大唐最好的书院!。”
  编辑部,偏厅。
  “男儿不展风云志,空负天生八尺躯!”
  李纲还沉浸在李泽轩要自立门户,开设书院的事情中,这时又听到后面一句话,不由怔在了座位上,喃喃自语道,然后他的眼睛越来越亮,片刻后抚掌赞叹道:
  “好!好!好!老夫本来以为你只是负气离去,倒是没想到你还有这么一番凌云壮志!你先前平了纸价,现在又推出了《大唐字典》,日后还要建书院教化平民子弟!”
  “小子,不管他人怎么看,也不管你的学问是不是杂学,老夫支持你!你对我大唐文教所做的贡献,终有一天会载入史册!以后若是有用得上我这把老骨头的地方,你尽管直说!哈哈!”
  李泽轩大喜,心道这李纲虽然接受的是正统儒家教育,但是思想一点都不迂腐啊!日后书院要是建好了,把李纲请过来当一个“荣誉教授”也是不错的呀!
  “马某也支持爵爷!数月之前,爵爷曾经说过,要让我大唐所有的贫寒子弟都能读得起书,那时候所有人都不信,可是如今,我们奇趣文化正无限接近于这个目标!现在爵爷又自立门户,创办书院,马某非常愿意助爵爷一臂之力!”
  先前李泽轩在跟李纲诉说他昨日与李二的君臣对话时,马周就已经从印刷部那边回来了,因此对于整个事情的始末,他也了解了个七七八八,此时他也毫不犹豫地站在了李泽轩这边。
  “多谢老先生理解!多谢马兄支持!日后书院建好,还得劳烦李先生去为学生训诫一二!”
  李泽轩诚心诚意道。
  品行高洁、豁达包容的人,最是容易得到别人的好感,李纲就是这么一个人。
  “哈哈!那到时候你小子可得好酒好菜招待,不然老头子我一大把年纪才不会去折腾!”
  李纲指了指李泽轩,笑着打趣道。
  “呵呵~!先生若是愿意来,甭说好酒好菜,金山银山小子也愿意给您送去!”
  李泽轩笑呵呵地说道,
  “嘿!老夫都大半截身子入土的人了,才不要你小子的金山银山!”
  李纲笑骂道。
  “诺,李先生,这是我们工坊研制的新式马车,内部空间宽敞,设施也齐全,坐上去丝毫感觉不到颠簸!您家距离这儿也挺远的,不如就乘坐这马车回家吧!”
  傍晚时分。
  李泽轩和马周将李纲送到了工坊前院。笑着说道。
  李纲的家住在曲江坊,地处长安城的最东南角,距离工坊所在的安邑坊大概有十来里的距离,而李纲回去的时候,还带着四坛温柔乡,李泽轩肯定不会让他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儿,独自跑那么远啊!
  “啧啧,若论享受,整个大唐怕是没人能比得过你小子啊!行!老头子我就却之不恭了!不然这老胳膊老腿儿,回家还得费一番力气哟~!”
  李纲掀开车帘,看了看车里面豪华的内饰,转身指着李泽轩笑眯眯地打趣道。
  “嘿嘿!老先生过奖!人活一世,努力赚那么多钱,除了用来帮助别人之外,自己也得好好享受、及时行乐啊!”
  “哈哈!你小子有意思~!”
  李纲哈哈一笑,在旁边小厮的搀扶下进了马车,试了试上面的沙发,他不由惊叹道:“啧啧!老夫还是小看你小子了!这马车比想象中的更舒服啊!”
  “老先生若是喜欢,不如小子送你一辆如何?”
  李泽轩在车窗外笑道。
  “哈哈!无功不受禄,你这马车奢华无度,肯定价值不菲,老头子我受不起哟~!”
  李纲毫不犹豫地摆手拒绝道。
  几坛温柔乡他可以收下,但这辆马车,就太过昂贵了,李纲如何肯收?
  “话可不能这么说,老先生最近为了《大唐字典》的修撰,可是不辞辛劳,居功至伟,区区一辆马车,又怎能抵得上老先生的付出呢?”
  “嘿~!老夫帮你修撰字典,可不是为了你!这字典可是我大唐文坛,日后繁荣昌盛的根基啊!”
  李纲叹了一口气,说道:
  “走了!时间不早了!老夫回去喽~!明日老夫就为《大唐字典》写一篇序稿再给送过来!”
  “老先生慢走!小四,路上好生照料老先生!”
  见李纲坚持不收,李泽轩也不再勉强,他冲李纲拱手一礼,然后跟宋小四吩咐道。
  “是,少爷!”
  宋小四应了一声,驾着马车缓缓离去。
  “马兄,日后工坊腾出一辆马车,专门用于接送李老先生!”
  见李纲离去,李泽轩回身跟马周说了一句。
  “嗯,的确应该如此,李老先生年纪太大了!”
  马周点了点头,答道。
  “哎,少爷,正好您在,老朽有事想要跟您说!”
  此时,福伯匆匆走了过来。
  李泽轩诧异道:“哦~?福伯您有何事?”
  “少爷,您先前吩咐让工坊加紧生产新式马车,我们这边也一直没敢懈怠,截止到今日,工坊生产出的新式马车,一共有五十余辆!您看,是不是可以先把这批新式马车,拿出去售卖?这样也可以收回一部分银钱,用作周转了!”
  福伯上前忧心忡忡地说道。
  一辆新式马车的成本多达四五百贯,工坊积累这么多马车,福伯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毕竟这光成本就有两万多贯,不是一个小数目,尽早卖出去,就会有富余的回笼资金,所以福伯才这么急切地想把新式马车卖出去。
  (本章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