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百六十一章 要前程,还是要真理!
“先生您什么意思?”
  
  “为什么是最后一堂课?距离田假明明还有七天啊!”
  
  “先生是要去哪儿吗?”
  
  教舍内,孟文浩发声之后,其余学生也都反应了过来,柯世清、程处默、王猛等人纷纷出声,只有李泰安坐于前排,悠然轻松,就好像他的名字一样,安然若素,稳如泰山。
  
  李泽轩压了压手,示意众人安静,看着面前这些学生一脸焦急的神情,他心中多少有些欣慰,短短数月,他已经在算学馆留下了自己的烙印,他舍不得这群孩子,这群孩子同样也舍不得他,对于一个即将离职的老师来说,还能有什么比这个能更让人欣慰的呢?
  
  “各位安静!听我说!三日后是我大婚之日,我昨日向陛下请假,陛下欣然应允,所以,今日上完课后,我便会回家筹备婚事!”
  
  按《大唐律》,官员结婚有九天假,亲属结婚,也依远近有一至五天假。按道理李泽轩早就可以请假回家准备成亲的,但说到底他还是舍不得这些学生,于是一直拖到了今天,但眼看还有三天就要到大婚之日了,实在不能再拖了,他这才选择在今日向这些学生告别。
  
  他最初的打算是,等到国子监放“田假”时再跟他们道别的,但现在看来,只能将离别之日提前了,因为即便三日后他成亲了也没时间过来授课了。
  
  所以,这真的是他最后一次在算学馆上课了。
  
  “呼~!原来是这样!学生祝先生和师母白头偕老~!”
  
  孟文浩听李泽轩说这是最后一堂课只是因为婚假而已,他不由大松一口气。
  
  “原来先生你要成亲就成亲嘛!说的那么吓人做什么!还最后一堂课~!可吓死俺了!”
  
  王猛拍了拍胸脯,一脸“吓死宝宝了”的神情,说道。
  
  其余学生正想跟着附和,就听李泽轩一声干咳,大声打断道:
  
  “不仅仅是婚假的原因,即便三日后我不成亲,七日后我也会离开国子监!前几日我已与陛下请辞,七日后我便不再是国子监司业,更不会再是你们的先生了~!到时候会有其他博士来教授你们算学!”
  
  李泽轩这番话无异于是晴天霹雳,算学馆的学生们都是心中狂震,忍不住议论纷纷。
  
  “什么~?先生竟然要离开国子监~?”
  
  “这怎么行?先生的新式算学我才刚入门,先生怎么能离开啊!”
  
  “先生为什么要走?”
  
  “对啊对啊!先生不能走!谁来了也替代不了先生!”
  
  “对,先生不能走!不能走!”
  
  “不能走!不能走!”
  
  学生们先是震惊,接着便是慌张无措,到最后全都不约而同地喊着“不能走!不能走”,声音一浪盖过一浪,站在讲台上的李泽轩禁不住被这恢宏激昂的氛围所感染,这一刻,他真的有那么一丝冲动,不顾一切地留下来,但,强大的意志力还是让他克制住了这种不理智的情绪,为了工学的未来,他必须跳出国子监,自己建书院!
  
  “安静!安静!”
  
  李泽轩压了压双手,郑重道:“谢谢你们的挽留,只是我非走不可!具体原因我不方便与你们细说………”
  
  “为啥不能细说?”
  
  王猛大吼一声,打断李泽轩的话,叫道。
  
  “对,为啥不能细说?是不是祭酒让先生走的?要是这样,我们都去找孔祭酒说理去!”
  
  “对对对!我们说理去!”
  
  顿时就引起一群人在后面符合,就属孙子凡、余东才等几个刚转过来的学生叫的最凶。他们来算学馆的时间虽然短,但是已经喜欢了算学馆内自由向上的学习氛围,喜欢上了李泽轩的新式算学。
  
  “住口!王猛、孙子凡!你俩都住口!”
  
  眼看这群逗比一脸跃跃欲试地想出门去找孔颖达“干架”,李泽轩又是感动,又是生气,他大喝一声,道。
  
  “不住口!先生你不说清理由,我们就不住口!”
  
  “对!先生您快说到底是谁不让您继续教我们了!我们去捶他!”
  
  “对!谁不让先生继续叫我们,我们就捶谁!”
  
  王猛、孙子凡等人,虽然平常惧怕李泽轩,但是现在这几个货好像丝毫不害怕了。
  
  “啪啪啪!”(咳,别误会!)
  
  “哎哟~!”
  
  “靠!”
  
  “哎呦~!”
  
  李泽轩折断一支粉笔,“三箭”齐发,精准命中王猛、孙子凡、余东才这三个跳的最欢的小混蛋,他冷声道:
  
  “现在我还是你们的先生,我说的话都没人听了吗?”
  
  一言既出,教舍内立刻恢复了安静,不少人这才回忆起李泽轩以前的“淫贼”,纷纷停止了起哄。
  
  “无论出于什么原因,我都要离开国子监,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但身为我的学生,你们必须遵守纪律!聚众起哄捣乱,我的学生肯定不会做出这种事!”
  
  李泽轩说罢,摆了摆手,便准备离开。
  
  孟文浩连忙起身道:“那先生可否告知,您离开国子监后有何打算?”
  
  其余学生闻言,纷纷眼睛一亮,向这边看了过来,但这一次,却没人敢跟着起哄了。
  
  李泽轩顿足,沉吟道:“为师打算自建书院,传授工学!”
  
  “敢问先生何为工学?”
  
  孟文浩拱手道。
  
  “为师把自己的一身所学,命名为工学,所谓工学,便是工程之学,研究万物之理,创造人间利器,改善百姓生活的学问,你们所学的算学,正是工学的基础!”
  
  李泽轩答道。
  
  孟文浩仔细品味了这番话,然后神色复杂地问道:“那先生为何不在国子监传授工学?”
  
  “国子监并未开设这门学科!再说,工学是一门包含很多学科的庞大学术体系,要在国子监传学,会多有不便!所以为师便向圣上自建书院,传授一身所学!”
  
  李泽轩摇了摇头,说道。
  
  “那先生的书院,招收什么样的学生?”
  
  “对啊,俺到时候可以去先生的书院啊!”
  
  王猛一拍脑袋,兴奋道。
  
  孟文浩犹豫片刻,问道。
  
  “待书院建成,为师会举行一场入学考试,到时候无论是达官贵族,还是贫民百姓,凡是我大唐人,只要能通过入学考试,都能入学,并且书院的学费全免!不过,文浩你们可要想好,是选择呆在前程似锦的国子监,还是去为师那前途未知的书院,寻找遥远的真理~!要知道凭你们大部分人的算学水平,年底的国子监岁考,你们有很大可能升入四门学馆!”
  
  李泽轩严肃道。
  
  他是希望算学馆的学生都去炎黄书院,但是,这个年龄段的人最容易冲动,所以一些利害关系必须得提前给他们说清楚,以免他们到时候追悔莫及。
  
  ………………………
  
  (本章完)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