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百六十四章 乐极生悲!

      “老爷!妾身刚刚在外面听到了一个好消息!”
  
      傍晚时分,崔家。
  
      崔夫人笑容满面地端着一碗药走进崔善友的房间,笑道。
  
      昨日崔善友就已经从太医署转移回家了,毕竟他又不是什么大病,只是气的吐了两口血而已,太医署的医官哪儿能让他天天住在那儿?
  
      经过这几天的调养,崔善友的气色明显好了许多,不过他心里有些郁闷,因为眼看就要到国子监的田假了,他却还没有完全康复,当时李二可是说过要等他完全病愈了,再重新启动上次八博士弹劾李泽轩一案的,现在看来,在田假前是不可能的了,他心里遗憾呐!
  
      说到底他弹劾李泽轩的目的还不是为了上位,为了向国子监的师生证明他崔善友不比李泽轩差,要是等到放田假之后再重新启动弹劾案,那他还怎么在大家面前露脸?到时候别人都放假回家了,他还“秀”个毛线啊!
  
      所以,虽然身体在一天天好转,但崔善友心里还是非常郁闷的。
  
      这个时候听到自己夫人说有好消息,他一下子来了精神,连忙坐直身子,问道:“什么好消息,夫人快说说!”
  
      “老爷,您趁热先把药喝了吧~!”
  
      崔夫人端过药碗,柔声说道。
  
      “不喝不喝!夫人你先说什么消息!”
  
      崔善友拿开药碗,催促道。
  
      现在对他来说,一条好消息可是比得上十碗良药啊!
  
      “那…好吧!”
  
      崔夫人见丈夫坚持,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说道:“妾身回来的时候,正好遇到了刚放课的郑博士,妾身听他说,李司业前几日主动向圣上请辞了,今天中午,已经趁着请婚假,提前离开国子监,再也不会回来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哈哈哈哈!”
  
      崔善友愣了两秒后,激动地拍了拍大腿,仰天狂笑,这几天盘绕在他心中的忧郁在这一刻终于一扫而空。
  
      “咳咳咳!”
  
      正所谓乐极生悲,连续的大笑,牵引动了肺气,使得崔善友心肺一时出现功能障碍,咳,从科学的角度来说,就是过于激动引起动脉粥样硬化或者血管畸形,严重的还会导致血管破裂而致人死亡。还好崔善友不太严重,要不然他可能成为国子监历史上第一个笑死的博士吧!
  
      “老爷!老爷!您没事吧!”
  
      崔夫人连忙上前,拍打着丈夫的后背,紧张地问道。
  
      “咳咳~!没想到啊!恶人自有恶报,老夫还没出手,他李泽轩自己就败逃了!痛快!痛快啊!咳咳~咳咳!”
  
      崔善友缓了一口气,虽然还在咳嗽,但仍挡不住他激动地大叫。
  
      这货也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李泽轩要是听到了肯定会呸他一脸,离开国子监,自建书院根本和崔善友没有直接的关系,完全是李泽轩看不惯孔颖达处理事情的方式而已,可不是因为怕他崔善友,要是正面刚,李泽轩表示即便他们八个乌合之众一起上也不虚。
  
      “还是老爷厉害!老爷您喝药吧!”
  
      崔夫人知道崔善友是个什么尿性,只能顺着他的话跟哄小孩儿喝药一样哄道。
  
      “咳咳!哈哈!不用喝了,老夫的病已经好多了!咳咳!”
  
      崔善友摆了摆手,面色潮红道,这货终于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人逢喜事精神爽了。
  
      ……………………………
  
      “青雀,听说你午后没去国子监?怎么了?”
  
      甘露殿内。
  
      父子二人吃过晚饭后,在一起叙话。
  
      李二看着坐在他下面不远处的李泰,亲切问道。
  
      “回父皇,儿臣午后的确没去!因为李先生从今天开始,便不再去国子监了,儿臣就回来了!”
  
      李泰知道李二应该只是随便问问,并没有责怪他“逃学”,因此他神色淡然地回答道。
  
      去算学馆学习,本来就是他的即兴决定,他从来没把这个当做是自己必须完成的学业任务,李二也没指望过他成为无所不能的智者。
  
      “哦~!对!朕险些忘了,昨天才刚批了那小子的婚假呢!”
  
      李二拍了拍脑袋,笑道:“说来也怪,你家先生一向喜欢偷懒,这次明明可以在四五天前就请假的,没想到距离他成亲只有三日了才请假!真是难得呀!”
  
      李泰嘴角微微一抽,暗道先生这是懒惰出名了呀!稍微勤快一次,别人反而会觉得不正常了。
  
      “先生是不舍算学馆的四十四名学生,因此坚持到今日才离去!”
  
      李泰一本正经地说道。
  
      这个时候,他觉得自己有必要为自家先生正名。
  
      “呵~!既然不舍,何故又要坚持离去!这小子真是自讨苦吃!”
  
      李二摇了摇头,对于李泽轩的境遇他丝毫不同情,谁让李泽轩当时不愿意让他掺一脚呢?
  
      “青雀,那你以后是不是就可以呆在你的文学馆专心治学了~?”
  
      由于李泰才华横溢,聪敏绝伦,好士爱文学,工草隶,集书万卷,在书法、书画上面有些极高的造诣,李二为特地允许李泰在府邸设置文学馆,任他自行引召学士,以示恩宠,现在,李泽轩走后,此算学馆非彼算学馆了,在李二想来,李泰肯定不会再去了。
  
      “父皇,儿臣想随李先生一起去炎黄书院!”
  
      李泰拱手道。
  
      “呵~!朕昨日只是跟你提了几句炎黄书院,你怎么现在就决定要去了~?”
  
      李二站起身,拧着眉头严肃道:“朕虽然看好炎黄书院的将来,但是目前,炎黄书院却是一无所有,甚至连教舍都没建好,青雀你可想好,当真要去~?”
  
      “是的!孩儿一定要去!”
  
      李泰也连忙起身,冲李二恭敬行了一礼,诚恳道:
  
      “儿臣认为,儒学修心,工学利世!自从泰学会读书认字伊始,儒学已经伴随了儿臣六年,儿臣心性已定,不想以后每天还去学这些!而李先生的工学,儿臣觉得更加新奇、更加实用!曲辕犁、滑板车、造纸机,以及最近听大哥和长乐妹妹说的那种能相隔很远传信的无线电报机,越是深入了解,越觉得先生的学识渊博如海,简直是无所不能!”
  
      “儿臣不想修一辈子心,变成只会之乎者也的腐儒,儿臣想变成一个像李先生一样几乎无所不能的人,望父皇成全!”
  
      李泰嘹亮的话语,在大殿没不断回响,李二怔怔地看着眼前这个不足十岁的小胖子,仿佛是第一次认识李泰一样,片刻后他哈哈笑道:
  
      “儒学修心,工学利世!这句话说得好!青雀你长大了,朕心甚慰,你想做什么便做吧!父皇绝不拦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