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百六十五章 你这不行!

      翌日,六月二十三。
  
      当初定的婚期是六月二十五,算起来也就只剩两天的时间了。
  
      李家对于李泽轩的婚事十分重视,韩雨惜虽然不是出自高门大户,但她是秦琼老两口新认的义女,相对于老牌世家,秦家、程家这样的是属于朝廷的新贵集团,这是一股不能忽视的力量,所以讲道理韩雨惜有了这么一个身份,的确为这次的结亲增加了不少关注度。
  
      当然,最重要的是李泽轩很喜欢韩雨惜,既然儿子喜欢,那李京墨和李夫人还有什么好说的?正所谓爱屋及乌,他们也对这么亲事在意的紧。
  
      “一定得大操办,得热闹,该有的排场都不能少,要不然让人看笑话了。”
  
      这是李京墨一个月前说的话,事实上,他也的确这么做了。
  
      李老爹和李夫人这几日每天都是红光满面,精神焕发,重焕第二春,阖府上下也是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红布、红帘早已经提前挂好,李夫人组织家丁进行了好几次大扫除,各个地方都清扫了好几遍,基本上毫无死角,不说纤尘不染,但你用肉眼看,是在任何一个房间里都看不到一丝灰尘的。
  
      这样弄得李泽轩每次回房间,都必须脱鞋,不然屋内的木质地板(唐朝的地板材料有多种,石材、木地板、陶砖、夯地等都有应用)肯定又要重新擦洗,幸好现在是夏季,不然没有地暖,光着脚丫子岂非要冻死~?
  
      半个月前,李家已经将聘礼给韩家送了过去,光铜钱就拉了三十辆牛车,合计三万贯,风靡长安的神仙醉,足足拉去了五十坛,程咬金知道后可是眼馋的不行,暗恨自己为啥就没有生个女儿(正史上程咬金的确没有女儿,电视剧上的当然不可信),新式马车“别摸我”送了三辆,良田一千亩,其余各种礼物若干,初步合算,这聘礼的总价值少说也有五万贯。
  
      如此巨额聘礼,当时可把“吃瓜群众”惊了个呆,整个长安城都为之沸腾,韩家庄以及周边的邻村百姓,隔了这么久都还在议论纷纷,对韩天虎找了这么个女婿是各种羡慕嫉妒恨。
  
      许多有女儿的人也都在寻思着,是不是把自家闺女带到李府去过过眼,万一李泽轩看上了,那自己一家岂不是发达了?
  
      别人怎么想李泽轩不知道,反正他现在想到后面几天要经历的那些繁琐婚礼流程,就忍不住脑仁儿疼。
  
      他自己其实觉得婚礼简单点就行了,但他得为韩雨惜考虑,若是婚礼弄的简单了,寒碜的不是自己,而是韩雨惜。虽然韩雨惜不是那种嫌贫爱富的人,但这种女人一辈子一次的大事,谁不想隆重幸福一点呢~?
  
      因此老爹老娘说要大办,李泽轩也跟着说大办。不怕花钱,为了给韩雨惜这个新媳妇脸面,花再多钱都值得,现在的李家根本不差钱。
  
      昨日午后,韩家就派人传信说今日会那边会派人过来铺床,因此一大早,李夫人就张罗了起来,府里上下自然又重新清扫了一遍,家丁们也没人抱怨,反而一个个喜滋滋的,任劳任怨,因为有赏钱的啊!
  
      铺床,也称铺屋或者安床,一般是在婚礼前数天由好命佬将新床搬至适当位置。然后,再由好命婆负责铺床,将床褥、床单及龙凤被等铺在床上,并撒上各式喜果,如红枣、桂圆、荔枝干、红绿豆。安床后任何人皆不得进入新房及触碰新床,直至新人于结婚当晚进房为止。
  
      自从确定婚期后,李夫人可是一直在李泽轩耳边念叨这些成亲时的流程,要不然这些繁文缛节,李泽轩上哪儿知道去?
  
      吃过早饭,李泽轩老神自在地靠在躺椅上,优哉游哉地看着新鲜出炉的《大唐日报》,任由老爹老娘在院子里忙前忙后、指挥调度。
  
      不是他不帮忙,而是他只会越帮越忙,关于这点,李老爹和李夫人是有深刻共识的,李泽轩也所幸落了个自在。
  
      啧啧,不用上班的日子就是爽啊!
  
      李泽轩惬意地想道。
  
      “哼~!臭哥哥又偷懒!”
  
      陡然腿上一沉,就见兰儿横坐在了李泽轩的大腿上,两只手还有伸过来揪李泽轩的脸,也不知道是李泽轩的脸长得太帅还是怎么滴,除了经常拽李泽轩的胳膊外,兰儿最喜欢的就是揪李泽轩的脸。
  
      李泽轩连忙将小丫头的手打开,没好气道:“快下去!成什么样子!”
  
      对于兰儿,他着实是有些头疼,这丫头都快七岁了,在这个女子普遍十一二岁就出嫁的年代,这个年龄也不算小了,虽然唐朝民风开放,但是兄妹之间这么亲昵的可很少见,从现代过来的李泽轩是觉得没啥,但老爹老娘可没少为这事儿训斥过他跟小丫头。
  
      “就不!就不!哥哥你又在看报纸吗?怎么不去跟雨惜姐姐聊天~?”
  
      兰儿摇着头,用两只白嫩嫩的小胳膊抗争着李泽轩的拉扯,就是不愿意下去。
  
      李泽轩怕弄疼她,也就懒得管了,反正现在老爹老娘都忙的不可开交了,他没好气地瞪了小丫头一眼:道:
  
      “你还好意思说~?你天天霸占着电报机,我哪儿有的用~?”
  
      小丫头现在脸皮真是越来越厚了,完全是因为她,李泽轩跟韩雨惜的聊天时间才急剧减少,当然,对待家里的这个“小霸王”,李泽轩只能忍了~!
  
      “嘻嘻~!哪儿有嘛!兰儿以后不会霸占了,哥哥现在可以去用了~!”
  
      兰儿不好意思地嘻嘻笑道。
  
      “为啥~?”
  
      李泽轩狐疑地看了小丫头一眼,问道。
  
      “嗯~~,哥哥你这电报机做的不行~~,它只能传送文字,又不能听到雨惜姐姐的声音,实在是太差了,兰儿觉得没啥意思!还有,听娘说,雨惜姐姐从后天开始,就要永远住在我们家了,到时候就能天天找雨惜姐姐玩了,干嘛还要用这破电报机呢~?太费劲了!”
  
      你这不行~~!太差了!破电报机………
  
      李泽轩一脸黑线,这跨越时代的通讯工具竟然被小丫头鄙视了!兰儿这玩儿电报机还玩儿出优越感来了,她现在眼光高的也是没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