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百六十六章 安床!

      “破电报机?破电报机你还能玩那么久~?”
  
      李泽轩捏了捏小丫头的脸蛋,气道。
  
      “呀~!这不是没其他好玩的吗~?哥哥和铁蛋先前每天都要去国子监,兰儿一个人在家很没意思的~!”
  
      兰儿不断摆动小脑袋,一边试图摆脱哥哥的魔抓,一边笑道。
  
      兰儿一个人在家很没意思的………
  
      李泽轩听到这句话,心里有些难受,本来去捏兰儿脸蛋的手,轻轻地落在了小丫头的发髻上,李泽轩柔声道:“是哥哥不好,哥哥以后会经常陪兰儿的!”
  
      “嗯嗯~!”
  
      兰儿开心地点了点头,突然眼珠儿一转,古灵精怪道:“嘻嘻~!才不要呢!到时候有雨惜姐姐陪兰儿玩就行了!不需要哥哥你了~!”
  
      李泽轩无语,这小丫头真是白心疼了。
  
      “少爷~!韩家那边派的安床队伍已经到了,老爷让您赶快出去!”
  
      就在李泽轩想要收拾收拾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丫头时,小兮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小姑娘可能是跑的太急,小脸儿都红扑扑的。
  
      兰儿被李夫人责骂过很多次,也知道她现在的样子不雅,见小兮进来了,她连忙从李泽轩腿上跳了下来,站在一旁,扮作乖乖女。
  
      这明显掩耳盗铃的举动乐的小兮抿嘴一笑,其实她对于这现象早已见怪不怪了,就是看见了,她也不会出去乱说的。
  
      “哦~?这么快就来了~?行,我去看看!”
  
      李泽轩拍了拍腿,起身说了一句,便出了房门。
  
      “哎~!兰儿也要去,哥哥等等~!”
  
      …………………………
  
      来到前院,就见院子里堆满了各色礼物,从丝绸布匹到瓷器金银再到吃用车马等等,每样都准备了八挑,铜钱拉了八大车,不是韩家小气,因为这只是安床的礼物而已,并不是嫁妆,嫁妆是另算的。
  
      按礼制,一般安床完毕后,女方才会将嫁妆送过来的。
  
      “师父~!”
  
      铁蛋过来拱手行了一礼。
  
      昨天李泽轩在国子监宣布自立门户后,铁蛋也就不用再去算学馆了,而且昨天下午,他就回到了韩家庄,毕竟他老爹一个人在家忙前忙后也挺辛苦的,他回家后还能帮帮忙,不得不说,在算学馆学了几个月后,铁蛋已经变得懂事的多了。
  
      今天韩家过来安床,韩天虎不方便来,铁蛋就跟着过来了。
  
      “呵呵,铁蛋你马上就不能叫师父,应该叫姐夫了~!”
  
      一个胖乎乎的妇女走了出来,正是刘月娥,这喜庆的日子,她也难得地在李泽轩面前说了句俏皮话,不过也没人去怪她。
  
      她跟老胡夫妻俩今天穿的都是大红衣衫,看上去非常喜庆。
  
      不像其他大家族,直系旁系亲戚一大堆,韩天虎是经历过战乱时代来到韩家庄的,韩家这真是名副其实的小门小户,家里没有主母,韩天虎思来想去就只能请胡汉云、刘月娥夫妇过来安床了,讲道理他也可以去请秦琼跟秦老夫人,毕竟他们是韩雨惜的义父义母,但那两位身份太高,韩天虎哪儿好意思去请呀!
  
      “你个瓜婆娘,少爷的玩笑你也乱开!”
  
      老胡拽了拽自家媳妇儿的胳膊,气道。
  
      “哈哈~!月娥说的没问题!老胡你就别怪她了,还有你们,都进屋用茶、用糕点,都不用客气!”
  
      李京墨连忙摆了摆手,对院子里的众人笑道。
  
      “谢谢李老爷!”
  
      这次韩家带来的礼物可不少,除了几车铜钱之外,其余东西可全是靠人挑过来的,韩家庄的一半青壮都过来帮忙了。
  
      “哈哈!对对对!刘婶儿说的没错!胡大叔你们一路辛苦了!”
  
      李泽轩好久没看到老胡了,今天看到也是倍感亲切,当初韩雨惜在犀牛坡遇难被劫,老胡奋不顾身地挺身而出,拖延了一会儿时间,李泽轩最终才顺利救出韩雨惜,这份恩情李泽轩是不会忘记的。
  
      “不辛苦,不辛苦,少爷可说的是哪里话,这都是俺老胡应该做的!”
  
      抛开李泽轩给韩家庄每个庄户带来的福利优惠不说,他一双儿女的病可都是在李泽轩的帮助下治愈的,李泽轩感激他,他更感激李泽轩。
  
      “呵~!果然和竟然最近还好吧~?好久没见他们俩了!”
  
      李泽轩见老爹把其余人招呼进去用茶点了,他就跟老胡边走唠起了嗑。
  
      “嘿嘿~!好好好,托少爷您的福,都好着呢!现在果然这孩子在韩家庄梅村两边跑,那边可是有不少农户都要学他那本事呢!俺和月娥就是挺想念竟然这孩子的!”
  
      老胡挠了挠头,嘿嘿笑了一声,然后一脸怀念地说道。
  
      “怎么~?竟然她一直没回来吗~?”
  
      李泽轩皱着眉头,有些担忧地问道。
  
      他心里不由在低估,莫不是老孙带着胡竟然出门在外,遇到了什么歹恶之徒,生了什么危险?
  
      “嘿~!少爷别担心,那丫头前几日才给俺回信了的,俺和月娥不识字,是找了韩家丫头才看明白了,信上说孙神仙要炼一种药,缺一味药材,她跟孙神仙最近在太白山一带采药,顺便帮那儿的山民瞧瞧病!没什么危险!”
  
      老胡看李泽轩的神色,连忙摆手笑道。
  
      “呵呵~!那就好~!胡大叔进来坐吧~!”
  
      李泽轩释然一笑道。
  
      …………………
  
      众人在前厅休息了一阵,李京墨和李夫人便带着胡汉云、刘月娥他们来到西院,开始进行安床仪式了。
  
      新房选择在了李泽轩平常睡的那间屋子,因为那间屋子最大最豪华,不过这样一来,后面两天,李泽轩就只能睡在其他小客房了,因为安床后任何人皆不得进入新房及触碰新床,直至新人于结婚当晚进房为止。
  
      来到门口,老胡脱下鞋子,准备进去安放新床,几个韩家庄来的青年,在老胡弯腰前,就身手敏捷地捂住口鼻,跳得老远。
  
      老胡顿时气的脸色发红,想骂人又怕犯忌讳,只能恨恨道:“牛大壮、韩二虎,你们几个小子跳那么远干嘛~?为了今天过来安床,俺老胡可是从半个月前就开始每天泡一个时辰的脚!”
  
      “哈哈哈~~!”
  
      李老爹以及随同而来的人闻言哈哈大笑,刘月娥看老胡那熊样儿,真是气的直跺脚。
  
      李泽轩也是忍俊不禁,暗道老胡骨子里还是有逗逼基因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