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百六十九章 十里红妆~!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既然老爹希望自己怪乖乖呆在家里,老老实实等待新娘子进门,李泽轩也就随了老爹的意,继续在家里当宅男。【△網WwW.】
  
  “嗯~!舒服~!小兮你再使点劲~!小荷~!你也别停啊~!继续念~!“
  
  咳,别误会,我们正直的男主角并没有干羞羞的事情,只是趴在竹床上,一边享受着小兮的按摩,一边听小荷念报纸上的故事呢~!
  
  还别说,那个“天外芳华”写的《张小华修仙记》,越到后面,越是精彩,毕竟那写作之人不是跟李泽轩一样的穿越者,看待问题的角度都是从唐人的角度来的,虽然开篇部分仿照了《凡人修仙传》,但是后面的剧情有非常多的原创剧情,用来打发时间还是非常不错的。
  
  “嗯~!少爷,这个力度可以吗~?”
  
  小兮加重了力度,柔柔地问道。
  
  “嗯嗯~!阔以阔以!小荷你快继续念啊!”
  
  感受到后背上柔弱无骨的小手,在各个穴位上游走,李泽轩舒服的直哼哼,他于是对旁边的小荷吩咐道。
  
  小荷无奈地翻了翻白眼儿,家里这位爷真是越来越像大爷了,不过能有啥办法呢?她只能乖乖地念道:
  
  “哦~!蒋天武的眼中闪过不甘之色,咬牙切齿的咒骂了一句,但还是遁光像远处逃去,他虽然凶残邪恶,但也仅仅是筑基初期的修为而已,绝挡不住凝丹期修士掌心雷的一击。
  
  见对方要逃,云颖素手挥出,一道法诀打入到蓝光之中,顿时,如滚油中被泼了一瓢水,整片蓝光沸腾起来。
  
  刺啦,一道碗口粗的电蛇,向着对方呼啸而去…………”
  
  ....................................
  
  六月二十四日,清晨。
  
  韩家送嫁装的人来了。
  
  韩家虽然比不上李家那么土豪,但韩雨惜她娘以前就是出自大户人家,生前自是将自己那一笔丰厚的嫁妆留给了女儿,金银器物、绫罗绸缎就装了十大车,可是晃瞎了旁人的眼。韩雨惜在生命中最困难的时候,都没有动用这批嫁妆,现在却把它带到了李家来,也足以说明韩家对这门婚姻的重视程度。
  
  韩天虎从战场上回来后,辛勤劳作这么多年,也为女儿攒下了一小笔嫁妆,虽然比不上韩雨惜她娘留下来的那些,但也装了五大车,包括三车铜钱,两车绸缎。
  
  他知道女儿这次嫁入李家,嫁给一个县男,实在是高攀了,所以为了女儿能在李家过得舒服一点,韩天虎在嫁妆上也真是下了血本,几乎倾尽了家里所有的财产,不仅如此,李泽轩上次送来的奢华聘礼,他也如数奉还,添进了女儿的嫁妆里。
  
  古代可跟现代不一样,这个时候的风俗就是女子厚嫁,诗歌《氓》中记载:“以尔车来,以我贿迁”,描述了当时的卫国女子出嫁时的情景。你驾着马快来吧,我带着嫁妆嫁到你家去,可见厚嫁这一风俗是由来已久的。
  
  人们常说得“良田千亩,十里红妆”,就指的是发嫁妆的队伍排列绵延数里,古代“厚嫁”这个风俗几乎是普及到家家户户的。甚至坊间还有一种谣传,无嫁妆则难以成亲。当时皇家同宗的“宗女”,如果家境贫寒也常常嫁不出去。
  
  即使是寻常人家的女儿,家里人也会从一出生就帮忙给女儿攒嫁妆。为的是以后自己的孩子不仅能找到好婆家,出嫁以后还能在婆家的地位高一点、过得幸福一些(从古至今父母为儿女操碎心真是一点没变啊)。
  
  大婚前女方的家人一般还要专门去男方家里量尺寸,用来订做陪嫁的家具,甚至还有的家庭因为婚礼前凑不够嫁妆而要去抵押房产。
  
  《衡水县志》中也曾经这样描述:“豪富之家,间有以数百金做嫁资者,此则准诸古昔,大不侔矣。毕婚后,男家之费什一,女家之费什九。”
  
  由此可见当时女子陪嫁的费用远远高于男性聘礼,女方父母认为这样能让女儿在夫家得到重视,而且万一女儿受到欺负时,有丰厚嫁妆作依靠,也能好过一些。
  
  古人的厚嫁,现代人的厚娶,经济形态也由“婆婆经济”变成“岳母经济”,有人说中国的房价是由“岳母”推高的,这个说法对与错暂且不论。但无论厚嫁和厚娶其实都不可取,用父母的一生积蓄满足儿女对婚姻的奢侈的想象,实在是不妥。
  
  韩家这么一大出血,估计往后的日子会很艰难,韩天虎自己也明白后果,但一向耿直的他,还是坚持穷尽家财送出了这么多的嫁妆,他认为李家当初用五万多贯的财货下聘礼,给足了他跟他女儿的脸面,现在轮到他们家送聘礼了,岂能小气?自然是家里有多少就送过去多少了,不然女儿嫁过去以后可要被人笑话。
  
  所以刨去昨天给李家送过去的安床礼,韩家今天送来的嫁妆,算起来光铜钱就拉了二十五车,足足有两万五千贯,良田一千亩,金银器物、绫罗绸缎、衣服、被褥、家具、书籍药材,压箱底等物什足足拉了三十五辆牛车,其余比较便宜的例如小件器物、家禽和牲畜等等也挑了四十挑,韩家庄、梅村数百青壮全部被韩天虎请了过来送嫁装。
  
  六十辆牛车,四十挑货物,以及数百人的队伍,在三辆奇趣阁新式马车“别摸我”的带领下,特地选择了从长安城城东的春明门进入,途径道政坊、常乐坊、东市这些长安城的繁华之地,向李府所在——永乐坊开进。
  
  这浩浩荡荡的送嫁装队伍,走在长安城的街道上,自然吸引了无数人围观、惊叹。
  
  “天呐~!这是谁家嫁女,居然这么大的排场?”
  
  “这个我知道!是长安城东韩家庄韩里正嫁女!”
  
  “他们家很有钱吗~?这嫁妆怎么这么多~?看那拉铜钱的牛车都有二十多辆,怕是有两千万钱了吧~?”
  
  “呵~!韩家倒是没有那么多钱,依我看呐~,这里面大多数都是李家送过去的聘礼!”
  
  “李家?哪个李家~?”
  
  “就是李县男、李司业他们家啊~!韩家闺女这次要嫁的就是李县男,啧啧,那闺女真是有福气啊!李县男可是我大唐少有的年轻俊杰啊~!”
  
  “哦~!我想起来了!李家半个月前送了三万贯外加三十车的礼物,去城外下聘,原来就是韩里正家啊!”
  
  “是啊是啊!那聘礼少说也有四千万钱,这李家可真是舍得啊!”
  
  “韩家这次可是赚大发了~!”
  
  “呵~!话可不能这么说,上次李家下聘,我也亲自看了,那聘礼可没有韩家送来的嫁妆多~!韩家这次估计不仅没赚到,还额外出了不少!”
  
  “啧啧~!还真是~!这韩家也挺大方,要是换做别家,那么多聘礼能送回一半就不错了!”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