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百七十章 半路跑出来个娘舅!
    “哇~!那前面的马车,不就是奇趣阁刚刚推出的别摸我吗~?”
  
      “嘶~!是的是的,这东西昨天可是有人愿意出两千多贯买一辆呢?难得韩家居然舍得拿出来呀!”
  
      “是啊~!人韩里正这一番举动没说的,不贪财,够爷们儿!”
  
      “嗯嗯~!不错不错!”
  
      有点眼力劲儿的立刻看出来送嫁妆队伍那为首的三辆马车来历不凡,再结合着昨天奇趣阁门前的加价买马车事件,人们看向这只队伍的眼神愈加炽热,这嫁妆实在是太丰厚了~!
  
      也有人看到这么丰厚的嫁妆眼馋、不服气的。
  
      “李县男娶这门亲事不亏呀,你看韩家送来的嫁妆里面,有好多珍稀的金银玉器,算起来价值不菲啊~!啧啧,真是走了狗屎运,咋就没人愿意带这么多嫁妆嫁给俺刘风水呢~?”
  
      “啊呸~!就刘麻子你这鸟样谁家闺女会嫁给你~?再说,这李县男可不简单,年纪轻轻官居高位不说,做生意也是做得风生水起,简直是做什么都能赚的金盆满钵,好多商贩私下都管他叫财神爷呢~!韩家丫头能嫁入李家日后算是享福了~!”
  
      “是啊是啊~!刘麻子你懂个屁!我一直都想让我家闺女嫁到李家~!出再多的嫁妆我都愿意啊~!”
  
      “哈哈!黄老板你家闺女长得跟个黄脸婆似的,就是送给俺刘风水,俺都不要!人家李爵爷怎么会要~?”
  
      刘风水先是被训了个面红耳赤,这时听到后面这人说话,顿时捧腹大笑。
  
      “混账~~!刘麻子你个狗东西欺人太甚,三福,带人揍他~!”
  
      “是~!老爷~!”
  
      ..................................
  
      今天的送嫁妆队伍是胡汉云跟铁蛋带头,感受到周围人艳羡的目光后,这俩人不由挺起了胸膛,雄赳赳、气昂昂地阔步前行。
  
      对于老爹给姐姐送出去这么多嫁妆,铁蛋心底没有任何怨恨的。
  
      首先,童年与韩雨惜相依为命的那段日子,在铁蛋心里刻下了很深的记忆,他知道,没有这个姐姐,也就不会有他的现在。此外,铁蛋觉得自己现在拜了李泽轩为师,将来肯定不会为生计发愁,所以韩里正倾尽家财为韩雨惜置办嫁妆,铁蛋心里是支持的。
  
      “哎哟~!那边又有谁家嫁闺女啊~!”
  
      “还真是,怎么又有一支送礼队伍来了?”
  
      正看着热闹呢,有人发现那边街上又出来一支送礼队伍。
  
      “嘿,这礼物不少啊,你看这长队。这是哪家啊,居然跟韩家撞上了。”
  
      看热闹的总是不嫌事大,闲着也是闲着,这群吃瓜群众一边看热闹,一边聊聊天,惬意至极。
  
      “好像是杜家的马车啊,你看,那都有标记的。”
  
      “杜家~?那个杜家?难道是郑蔡国公(杜如晦)家嫁女啊?”
  
      有人立即笑道,“放屁,杜尚书何曾有闺女了?”
  
      旁边那人醒悟过来,顿觉失言。
  
      “崇化坊杜家杜彦衡给外甥女添妆!铜钱八十万,绫罗绸缎、金银玉器三十车!”
  
      这时那个送礼队伍前方,一个小厮一边向前走,一边敲锣打鼓、大声喊道。
  
      在春秋之时,诸侯嫁女,公卿都要送女做媵妾,还要送陪嫁做媵器。到后来,那些大家族嫁女,一般亲友都会送礼,叫添妆。
  
      “哦~!原来是崇化坊的杜酒圣家!没想到杜家竟然是韩家丫头的娘舅~!”
  
      有人恍然大悟地叫喊道。
  
      也有人没听过杜家名头的,“什么杜酒圣?俺怎么没听说过这个杜彦衡啊~!”
  
      “呵呵~!杜彦衡你可能没听过,但杜道陵你肯定听过吧?那可是前朝鼎鼎有名酿酒大师,货真价实的酒圣(杜康)传人,人称小酒圣呢!这杜彦衡正是杜道陵的长子。”
  
      “哦~!原来是杜酒圣的儿子,这个俺知道,他们家的酒圣坊以前可是非常有名啊!郢州富水、乌程若下、河中桑落、袁州宜春酒圣坊皆能酿造,并且味道极其纯正。不过自从醉仙楼推出神仙醉后,他们家的酒就不行喽~!”
  
      “你懂个屁~!那是因为杜老爷子死后,他两个儿子争家产才让酒圣坊没落的!你没看今天只来了杜彦衡吗?他弟弟杜绍坤都没来!”
  
      “哦~?这么说他们家庭不睦~?”
  
      “呸~!你俩真是闲操心!人家家里和不和睦关你们屁事?现在的问题是,杜彦衡怎么就成了韩家丫头的娘舅了?”
  
      人群中有一位半百老者,捋了捋胡须,沉吟道:
  
      “哎~,这个老夫知道,据说十七年前,杜老爷的小女儿杜十娘跟一个将门私生子私定终身,杜老爷子不同意这门亲事,但杜十娘以性命相要挟,非那人不嫁!杜老爷子大怒之下就要将杜十娘逐出家门,还好杜老夫人不忍爱女受苦,好说歹说才备了一份嫁妆将杜十娘嫁给那穷小子,但自此以后,杜老爷子就不再认这个女儿了~!”
  
      “啊~!竟然有这等事?孟叔您老再给咱们详细讲讲?”
  
      唐人也喜欢八卦,对于这种情情爱爱的事儿,吃瓜群众最喜欢听了。
  
      “去去去,该讲的都讲了,还有什么好讲的?”
  
      ..............................
  
      “胡大叔?我怎么还有舅舅~?”
  
      铁蛋出生的晚,哪里知道哪些陈年旧事?他看了看后面的车队,一脸懵逼地问道。
  
      “呃~!铁蛋你的确有舅舅,后面那个就是你娘的大哥,只不过以前很少往来罢了!咳咳,这事儿说来话长,等你回去问你爹吧!”
  
      胡汉云明显是知道内情的,但当着铁蛋的面,说他老爹老娘的爱情史,似乎有点儿不大好,他只能含糊其辞道。
  
      “那当年我娘走了后,我跟姐姐相依为命,怎么不见他们来看看我们?”
  
      铁蛋心里不糊涂,他一言直指要害,有些不悦地说道。
  
      当年他跟他姐姐所受的那些苦,他可都是记在心里的。
  
      “呃~~,这个~,这个嘛~~~”
  
      胡汉云挠了挠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你就是铁蛋吧?话可不能这么说,当年的事情实在是另有隐情。”
  
      就在胡汉云不知所措的时候,一个身材伟岸,肤色古铜,五官轮廓分明的中年男子,从后面添妆的队伍里走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