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百七十五章 圣酒坊、酒圣坊!
第375章圣酒坊、酒圣坊!
  
  先是蹦出了一个舅舅,接着又跳出来了一个叔叔,李京墨的脑子不由变得有些懵逼,韩家庄他不是没去过,韩家的情况他也不是没了解过,可是他从来没听说过韩雨惜有这些亲戚呀~!
  还有,李德謇这个名字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啊~?
  “李叔,德謇他是卫国公的长子~!”
  秦怀玉见李京墨的一脸疑惑,他小声地出声解释道。
  “嗡~!”
  李靖,居然是李靖的儿子,李京墨的脑子被这个消息震的“嗡嗡”作响,要说在民间的威望,李靖的名声肯定比秦琼大一些,那可是大唐军神啊!百战百胜的大唐军神啊~!
  如果杜彦衡过来送妆可能会有借韩雨惜的关系来攀附李家的意思,那李靖派儿子来认亲,就只有一种可能——韩雨惜肯定是李靖的侄孙女无疑了。位高权重、声势如虹的李靖,是不可能因为李泽轩现在所取得的那点成就而过来胡乱攀亲戚的。
  “失敬失敬~!有劳国公他老人家挂怀,德謇快快里面请~!”
  几乎就在一瞬之间,李京墨就想明白了里面的关节,他有些受宠若惊地连忙道谢,至于李靖为何会成为韩雨惜的叔公,那就是韩家自己的家事了,他不便多问。
  “呵呵~!李老爷客气~!”
  李德謇憨厚一笑,拱手回礼。
  “啊~!这~!这~!”
  站在秦怀玉旁边的李泽轩傻眼,之前在秦府给秦琼治病时,李靖也在场,当时他还喊李靖为李伯伯来着,短短数月,自己仅仅是娶了个媳妇儿而已,怎么就突然矮了一辈呢~?
  这个亏吃的有点大啊!回头得找韩雨惜好好问问才行。
  浩浩荡荡的送妆队伍以一种十分缓慢地速度,进入李府,各式礼物堆积如山,前院根本都放不下,最后还在西院堆了一部分。李老爹看人手吃紧,连忙派人从铺子里调来了三个账房,八个伙计,这才在正午之前给礼物做好了归类,至于将这些礼物入库,就只能等到午后了。
  礼物很多,来的人就更多了,光帮韩家送妆的人就有近二百人,其余三家带过来的人加起来也有三百余人,这么多人肯定不可能让人家大老远白跑一趟,最起码一顿午饭是应该管的。
  五百多人的午饭,凭借李府自身的后厨绝对搞不来,李京墨虽然没料到今天会来这么多人,但他也早有准备,醉仙楼的后厨全被他提前调来了,今天醉仙楼的生意肯定是凉了,不过李家也不在乎这些。
  于是这五百多个平常百姓,今天可是走了大运,不花一分钱,享受了一把醉仙楼大橱亲自做的大餐。李府前院摆了三十大桌,府前的空地上,也摆了二十大桌,正厅摆了两桌,专门招待今天来的重要人物。
  开饭时刻,当真是香飘十里,整个永乐坊都弥漫在李府的酒宴佳肴香味中。
  “啧啧~!李老爷可真是大气!嗯~~!真香~!”
  “这是啃的**~?没想到啊~!今天居然能吃到这一贯钱一份的啃的鸡,没白来啊~!”
  “天呐~!这酒好香~!额,就是有些少~!”
  “呸~!王大狗,你小子真是不知足,知道这是啥酒不?这可是醉仙楼的温柔乡!两贯钱一升呢~!咱们每桌上一壶已经很难得了,你小子就好好珍惜吧~!”
  “嘿~!原来这就是温柔乡,俺还从来没喝过,今天可得好好尝尝~!”
  “呔~!王大狗你个混蛋给我们留点~!”
  “就是就是~!”
  …………………………
  今天来送妆的人,在李府内大吃大喝、不亦乐乎,外面路过的行人,看到里面的动静,闻到里面的香味,忍不住顿足小声议论,羡慕之情溢于言表。
  “嚯~!这李家今天的排场可真够大的~!摆了这么多桌酒席~?”
  “嘿,你是没看见早上送妆的排场吧~?那个才叫大场面~!长安城已经好多年没有出现过这么隆重的送妆仪式了~!”
  “哈哈~!闻了这么一会儿香气,中午都不用吃饭了~!李家的厨子手艺真是没的说啊~!”
  “你懂个屁,李老爷今天可是专门让醉仙楼的厨子过来做的酒宴!没看到今天醉仙楼都关门了吗~!”
  “啊~?那李家今天可真是大手笔啊~!”
  “嘿嘿~!这韩家老爷咋就没找俺去送妆呢~!能吃上这一顿饭,就是干一天活也值啊~!”
  “阿娘~!我饿了~!”
  路边一个小女孩儿,抽动了一下鼻子,对旁边的夫人说道。
  “妞妞饿了~!那娘现在就回去给你做好吃的好不好~?”
  妇人弯下身子,揉了揉女儿的小脑袋,轻声说道。
  “不不~!妞妞想吃他们家的饭~!”
  小姑娘眨着眼睛,指了指李府的大门。
  “这…………”
  ………………………………
  崇化坊。
  杜府,侧厅。
  “老爷~!妾身听说,大哥还是去给那丫头送妆了~!”
  一位三十来岁的紫衣妇人,对上首的中年男子说道。
  “哼~!大哥可真是唯利是图,见那丫头攀上高枝儿了,就吧咧咧地过去捧臭脚了,真是丢我杜家的人~!”
  中年男子一脸阴桀,闻言拍了拍桌子,怒声道:“当年父亲在世时是怎么说的~?他全忘了吗~?再说,李家如今的神仙醉和温柔乡,据传都是那丫头帮忙调配的,可抢了我们酒圣坊不少生意~!那丫头吃里扒外,用她娘教给她的酿酒术,反过来对付我们,大哥居然还去给她送妆?真是不知廉耻~!”
  “老爷说的对~!那野丫头着实可恶~!害的我们杜家现在日益没落,倒没想到她竟能攀上一个县男,真是走了狗屎运~!”
  紫衣妇人一脸恶毒地恨恨说道。
  “哼~!区区一个县男,要是放在往常,别说一个县男,就是伯爵,咱杜家也不会放在眼里,杜家在大哥的带领下真是越来越没落了,不过还好分家了~!我倒要看看,老大去捧那野丫头的臭脚能得到多少好处~?”
  阴桀男子,抿了一口茶,冷笑道。
  “嗯嗯~!还是老爷英明~!咱们家的圣酒坊上个月可是比老大家的酒圣坊赚的多呢~!”
  “哈哈哈哈~!”
  ………………………
  (本章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