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三百八十章 当年之事,联手撑场!

      “是这样的,飞机你现在去右武侯府请示下尉迟伯伯,看明日能不能把你手下的弟兄跟我一起前去韩家庄迎亲!”
  
      李泽轩跟庞非基缓缓道出了他的目的。
  
      迎亲的排场可不仅仅是体现在车队上,队伍的规模也要搞上来,今天韩家送妆的人加起来都有二百号人了,他明天的迎亲队伍要是低于这个数,岂不是要丢人?
  
      李府的下人,满打满算也就一百多号人,而且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去的,有庞非基手下的这队武侯加入,再好不过。
  
      “迎亲~?哈哈!这个好!”
  
      庞非基听到李泽轩的打算,激动地差点跳起来,在他看来,李泽轩这是把他当做心腹呀!他连忙道:“爵爷,这个事情就不用找尉迟将军了,当时在下被派到奇趣文化的时候,尉迟将军可是亲口交待过,庞某这一百弟兄,任凭爵爷您差遣!”
  
      李泽轩摇了摇头,坚持道:“不行!还是去禀告一下的好,免得落人话柄。你现在就去吧!要是尉迟伯伯同意,明天辰时,你就带着你的那些人来这儿集合,记得来之前让他们收拾得利落点,可别给我丢人!”
  
      “好嘞~!爵爷您放心,俺今天就勒令他们每个人都必须洗澡!那在下现在就去找尉迟将军了!”
  
      庞非基哈哈大笑,说道。
  
      “嗯,去吧!”
  
      …………………
  
      没过一会儿,程咬金跟秦琼两个军方大佬居然一起来了,李泽轩连忙上去迎接。
  
      “程伯伯、秦伯伯,您二位怎么来了~?”
  
      将两位大佬迎到正厅奉茶,李泽轩笑问道。
  
      “哈哈~!今天满长安城可都在议论韩家送妆呢!你小子这下可是出名了!啊呸~!真不懂事,上什么茶?上酒!”
  
      不用猜,能说出这么臭不要脸的话的,肯定非程咬金莫属了,李泽轩满脸黑线,挥了挥手,连忙让下人端上来一壶酒。
  
      “呵呵~!小轩呐~!老夫也没想到今日给雨惜送妆的人会那么多!也没想到天虎居然是寿光县公之子,当年韩家也是名门望族,如此说来,这门亲事还真是门当户对~!”
  
      秦琼捋须,一脸感慨地笑了笑,说道。
  
      “寿光县公是谁~?哦,对了,今天卫国公家也来送妆了,还说雨惜是他侄孙女儿,小子现在还迷糊着呢!秦伯伯可否为小子解惑~?”
  
      李泽轩郁闷道,这种众人皆醒我独醉的感觉让他心里很不爽。
  
      “哈哈!这个我们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药师说的也没错,韩雨惜的确算是他的侄孙女儿,当年前朝上柱国韩擒虎的妹妹,就是药师的生母,而韩天虎正是韩擒虎的孙子——韩天林,这小子这些年隐姓埋名可是满了我们所有人。”
  
      (韩擒虎的原名是韩擒豹)
  
      “天虎本是韩世谔的私生子,韩家当年为了避免家丑外传,就让韩世谔将天虎的生母纳为小妾,天虎也就成了韩世谔的第三子,但韩家主母卢氏善妒,在一年之内,就将天虎的生母迫害致死,天虎一个人在韩家也就饱受虐待。”
  
      “十五年前,也就是大业八年,天虎偷学族中武学被发现,卢氏欲联合族老,借此将其彻底逐出家门,天虎心有所感,连夜离家出走,隐姓埋名,浪荡江湖!”
  
      “同年,天虎又与杜家小姐,也就是小酒圣杜道陵的小女儿杜十娘互生情愫,私定终身,杜家当年是皇宫御用酿酒师,声势正隆,当然不会同意这门亲事,但无奈杜十娘性情刚烈,以死相逼,最终杜老夫人心软,略备一份嫁妆,悄无声息地将杜十娘嫁给了韩天虎。”
  
      “次年,大业九年,韩世谔随楚国公杨玄感犯上作乱,进逼洛阳,最终杨玄感兵败自尽,韩世谔也被俘,妻儿全部下狱,韩家也就此彻底没落。所以,当年天虎离家出走,也算是避免了这场无妄之灾的牵连。”
  
      李泽轩震惊地张大了嘴,他前世看了好多个版本的《隋唐英雄传》,当然知道韩擒虎、韩家,在隋朝是一个多么牛逼的存在,他本以为韩里正只是一个老实憨厚、勤勤恳恳的庄户而已,哪里能想到人家居然是出自当时的顶级将门。
  
      而且韩里正貌似魅力很大呀!以一个落魄将门子弟,都能勾搭到杜家的千金小姐,李泽轩不得不对韩里正刮目相看了,实在是我辈楷模啊!
  
      “哈哈~!怎么样?小子?是不是觉得捡到宝了?你这娶得可是韩擒虎的曾孙女啊!啧啧!”
  
      程咬金见李泽轩一脸惊诧的模样,不由挤眉弄眼地坏笑道。
  
      “额,程伯伯说的哪里话,无论雨惜是出自普通人家,还是王侯将相、名门世家之女,小子都是以诚相待,门当户对这个观念,在小子这里并不存在!”
  
      李泽轩正色道。
  
      他娶韩雨惜,根本就不是为了贪图韩家的什么,无论韩雨惜的身份是尊贵还是平凡,嫁入到李家也就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他的妻子。
  
      “噫~!酸,你小子真酸!”
  
      程咬金闻言,夸张地用手在鼻子前挥赶着空气。
  
      秦琼忍不住出声道:“咳咳,知节你怎么没一点长辈样子!老夫倒是觉得小轩说的不错,是个好孩子!雨惜嫁给你,老夫放心,哈哈~!”
  
      陪着两个大佬唠嗑了半晌,李泽轩才明白他们的来意,原来是为了明天一起迎亲,给自己撑场子的。
  
      秦、程两府的家将仆役加起来大概有将近四百人,明天秦琼和程咬金将会带着这些人随同李泽轩一同去韩家庄迎亲,用老程的话说就是,今日人娘家来了这么多人送妆,明天这边迎亲要是去的人少了,排场小了,那岂不是很没面子?
  
      弄明白了这两人的来意,李泽轩心下也是非常感动,躬身给他们行了一礼,然后亲自将二位大佬送出门。
  
      程咬金表面嘻嘻哈哈、大大咧咧,可却是真把他当做子侄看待的,每当李泽轩遇到事情,程咬金总是第一个跳出来撑场的,而秦琼就更不用说了,这场婚姻之后,秦家跟李家算是亲上加亲了。
  
      ……………………